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微尘散语|黄廷付:风吹桂花香两岸

微尘细流 2020-07-13 08:49:02



         

黄廷付,网名,心在梦不在。安徽亳州人,重庆二月文学社会员。




 风吹桂花香两岸       黄廷付



安庆和大渡口只有一江之隔,六号码头曾经是我人生中一个停泊的港湾,千年的渡口安静地守候,起航的汽笛拉响,等待着凯旋的勇士把赞歌唱响,桂花香里藏着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多少脚印被层叠的浪花覆盖,再归于平静!

六号码头是一个让我心头一颤的名字,如她一般,在我心里刻上了一个深深的印记,每每梦醒时分,就会在不经意间跳出来,我没有想起其他的码头,犹如我在那一刻没有想起其他的人一样。

那个秋天的记忆,又一次被翻出来,那样鲜活。在陌生的城市里看到六号码头的字样,心里就莫名的兴奋,虽然我无数次想象你的模样,虽然我知道你只是长江的一个门窗,但是对一个第一次看到长江的人来说,难以形容当时的心情有多激动,虽然书上有很多文章介绍长江的美丽和宽广,但身临其境的时候,才发现不是书上写的那样,奔腾的江水在秋天里泛黄,张开双臂,想要拥抱那滚滚东去的江水,却发现根本无法追上它的脚步。都说长江无风三尺浪,有风浪三丈,看着浪花冲击着江堤,那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让人顿觉自己无比渺小。

 





六号码头,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浪漫的爱情故事,又承载着多少迎来送往的过客的眼睛,那一双双眼睛早已把他藏在心里,所以,每一次把他从心里拿出来的时候,都隐隐的痛。

一块钱就可以乘风破浪,领略千古英雄人物的高亢,从码头到船只有一步之遥,我每次总喜欢站在靠窗的位置,看着浪花飞进船舱,细数飞溅到身上的水滴,摇晃的船儿如腾云驾雾一般,让你瞬间感受到水上漂的感觉,把自己幻化成一名行走江湖的侠客,只是手里少了一把宝剑,闭上眼睛,那种飘飘欲仙的醉意绵绵而来,美不胜收。

船客里除了如我一般的青春少年,余下的多是挑着担子的菜农,他们早出晚归,从江南到江北,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他们或许看惯了这些风景,不以为然,甚至把我们惊讶的神态当作不一样的风景,是的,我们也是如此,平原上长大的我对这些挑夫的举止也觉得新鲜,看着他们奔跑的神态,仿佛去晚了船就会开走一样,我当初还觉得可笑,15分钟一班轮渡,可以等啊,因为那时候年轻,有的是时间。只是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当初的我们都在虚度光阴,自己才是让人可笑的人。

船客里偶尔会出现一两个尼姑,只是没有武侠剧里的尼姑那么美丽,个个都比灭绝师太还难看,粗糙的皮肤,粗壮的胳膊腿再加上虎背熊腰,眼睛里也没有出家人的柔和与慈祥,让人心里有些莫名的恐惧,于是,尽量在狭小的空间里和她们保持距离,并非是歧视她们,而是真的有些怕,有的尼姑居然手上还夹着香烟,让人难以想象庵内是否真的还是清净之地。

 



从六号码头到对岸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船还没停稳,大家都已争先恐后地上了岸,我时常被夹在中间,偶尔抬头看看那些冲锋陷阵的人们,更多的时候让他们先走,挑夫的扁担把路拓宽,圆盘一般的菜篮子让我们不敢靠前,任由他们跑在前面。

站在江南的土地上,回过头才能看清对岸那些高楼大厦,迎江寺里的振风塔如在云雾里,那个地方我去过一次,大概是1999年迎接新生的时候。作为老乡的大师兄我带着她们去拜过寺庙里的各位菩萨后,就沿着狭窄的楼梯上了宝塔,大概到了第四层,楼梯太窄了,让人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透过窗子能看到江面的大船在奔跑,然后看到地上的行人越来越小,大家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时,一个老乡说:“听说第七层以前有一对情侣在那里殉情了呢。”
       
真是个倒胃口的家伙,现在讲这个,谁还敢上去,果然,一个比一个逃的快,都想赶紧离开那狭小的空间,仿佛跑慢点就会被鬼魂追上一般。

又到桂花飘香的时节,往事像开闸的洪水,一幕幕在心头飘荡,青春的脚步早已走远,笑声穿过万水千山,穿过时空的隧道,在深夜里敲打着我的窗,那一张张青涩的笑脸在床头的柜子隐藏,凝视着窗外树梢上弯弯的月亮,心里有个声音在歌唱,附和的声音在耳旁。



注:图片来自网络



微尘细流征稿

一、投稿要求

1、原创首发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注:与水相关优先选发,没在其它平台推送过,请勿一稿多投。)

2、来稿附个人简介、生活照和微信号,稿件和简介请使用word格式,以附件方式发送;生活照(横版为佳)附件发送,勿放文档内。

二、投稿栏目

1、微尘诗意:诗歌100行内。2、微尘散语:散文3000字内。3、微尘百味:小说3000字内。4、微尘评说:评论3000字内。5、微尘跨界:作家写的诗歌;诗人写的散文和小说。6、微尘新星:学生作文2000字内。

三、投稿邮箱

296609638@qq.com

四、投稿待遇

A、读者打赏金,按5:5分发作者稿费和平台编辑费(五天内),以红包的形式发送。为方便联系,投稿后请加小编微信:qh1314777

B、平台择优向纸刊推荐稿件。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