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方观承与乾隆皇帝《御题棉花图》

六尺巷文化 2018-06-19 23:05:06

方观承(1698~1768年),字宜田,号问亭,祖籍安庆府桐城县。清康熙五十年(1711),其祖父和父亲因受“南山集案”牵连,被流放到黑龙江,方观承幼年是寄食于江宁清凉山寺长大。然而历经坎坷的方观承,在雍正末年因征战准噶尔立功,授内阁中书,乾隆初年入职军机处,此后官运亨通,历任吏部郎中、直隶布政使、浙江巡抚,乾隆十四年(1749)之后任直隶总督长达20年之久。据考,自清雍正年间设直隶总督以来的187年中,方观承是仅次于李鸿章,任职直隶总督第二长的官员,堪称一代名宦。


方观承画像

《国朝先正事略》记载:乾隆三十年(1765),乾隆皇帝南巡,方观承迎驾,其在直隶总督任上的成绩获得乾隆帝“赐诗褒美”。同年四月,方观承“条举木棉事十六则,绘图说以进。”乾隆帝大悦“御题诗十六章,并令将公(指方观承)所作诗,书于每幅之末。”这便是方观承《棉花图》的来历。


乾隆帝画像

方观承将原本进呈后,留有摹本,并请工匠将《棉花图》和乾隆御题诗一并镌刻于质地优良的端石上,刻石共计12块,尺寸巨大,其中11块长118.5厘米、宽73.5厘米,另一块长98厘米、宽41厘米。这12块刻石一直到清末都放置于直隶总督府中,后来也有一些拓本流传出来,进一步扩大着《御题棉花图》的影响力。而12块御题棉花图刻石,在清朝灭亡后流散到保定市半亩园街的两江会馆,1954年由河北省博物馆收藏保存。

 棉花图拓本-采棉图

我们现在从一些书籍上能够见到各种御题棉花图刻石的拓本图片,前不久笔者从一家学术网站搜索并下载到乾隆三十年《御题棉花图》原拓本的电子版,观其拓本为“乌金拓”,传拓与装帧均颇为考究。册首引文曰:“天恩事,窃臣前于行营绘列棉花图说,恭呈黼座,仰蒙睿鉴,品题特贲,天章炳焕,伏承宣示,欣幸难名。钦惟我皇上:德备文明,思参造化,虞弦播煦,庆解愠以歌风,豳管迎寒,廑授衣而奏雅,千载补农桑之政,洵称比谷比丝,九重惠耕织之谋……乾隆三十年七月十六日奏奉。”其后绘图16幅,分别为:布种图、灌溉图、耘畦图、摘尖图、采棉图、拣晒图、收贩图、轧核图、弹花图、拘节图、纺线图、挽经图、布浆图、上机图、织布图、炼染图,它们包括了从棉花种植到染织成布的全过程,均采用阴文刻线,线条工整而谨密,画面形象而生动。又在每幅图左侧刻有乾隆皇帝的16首御题诗,以及方承观对每个工序的文字说明,堪称一本图文并茂的种棉技术“教科书”。

 棉花图拓本-纺线图

不知什么原因,方观承的《棉花图》问世后,备受文化人和收藏者的青睐。比如南京博物院就收藏有清乾隆官窑《御制棉花图》瓷册,而更为多见的是“棉花图集锦墨”,据北京故宫博物院统计其收藏的棉花图贡墨就多达上万件。这些棉花图墨虽由多家墨店生产,但内容都基本相同,一套由16锭组成,每锭墨正面绘《棉花图》中的一道工序图案,背面为乾隆帝御题行书诗一首,并有方观承楷书工序介绍文字一段。从乾隆三十年到清末历经近150年,各时期、各墨店的棉花图墨却都遵从方观承《棉花图》的原本,这也可见此图形式和内容都非常好,又配以精工典雅的诗文,义蕴万千,成为后世永恒的经典。


 直隶总督府内的“御题棉花图”刻石


 《御制棉花图》瓷册

在清代中晚期,安徽徽州诸多墨店中,最著名且经久不衰的当属胡开文墨店,其出品的棉花图墨也最受珍爱。胡开文,徽州绩溪人,本名胡天柱,清代徽墨四大名家之一,虽发迹于乾隆年间,起步晚于另三家(汪节庵、汪近圣、曹素功),但通过不断钻研努力,博采众家之长,既保证产品质量,又重视经济效益,最终成为制墨业界的后起之秀。其墨店也走出徽州,在安庆、芜湖、南京、镇江、扬州、上海、杭州、九江、汉口、长沙、广州等十多地开设分店,几乎垄断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制墨业市场。 


 《御制棉花图》集锦墨

如今,安徽博物院不仅收藏有胡开文各类墨品,还收藏有一套16件的胡开文墨店“棉花图墨模”(即生产墨锭的模具),是1963年从皖南休宁县胡开文老店中征集的。据考这套墨模是清光绪年间胡开文墨店泾县籍知名墨工王绥之翻刻的(乾隆、嘉庆年间均有产生棉花图墨的墨模,后损坏、散佚),其雕刻之精细,让人叹为观止,其中墨工倾注的智慧和汗水是不言而喻的。一套墨模开发出来后,可以制造成千上万枚墨锭,而墨模是唯一的,因此墨模比墨锭更为珍贵,也成为研究制墨业发展的重要实物资料。

❖精华推荐❖  

 这些桐城才女,你认识几个?(上)

【桐城记忆】桐城孟侠小学、孟侠公园的老照片

潘赞化:陈独秀一生的挚友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