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讲述】两战两捷皮旅在霍山,那段历史...

霍山微生活 2018-06-13 21:21:05

1946年7月,皮旅在霍山清风岭、磨子潭两战两捷,是皮旅冲出大别山的最后两场恶战,彻底粉碎了敌人的围追堵击,不仅完成了战略转移时所赋予的光荣使命,也给活动在皖西一带的游击队伍以巨大的鼓舞和支持,为皖西革命史增添了光辉的一页。

1
激战清风岭

  1946年6月,中原军区一纵一旅(即皮旅)在旅长皮定均、政委徐子荣率领下,胜利完成在河南光山地区掩护主力部队向西突围的光荣任务后,于7月10日中午抵达霍山千笠寺,决定由千笠寺越过清风岭,跃出大别山,转往苏北。

  清风岭位于千笠寺东南约十几华里,是霍山西南山区进出大别山的必经通道。这里道路崎岖,山岭峻峭,地势险要。敌安徽挺进纵队前卫第二团约两个营的兵力已在此布防,凭借自然天险,妄图阻止皮旅东进。而皮旅后面有敌两个师衔尾追来,形势严峻。皮旅详细分析了敌情,立即制订战斗方案,决定拿下清风岭。由一团正面佯攻吸引敌人注意力,二团从右翼攀登陡崖峭壁,以极神速的行动,插入敌后。英勇的二团指战员在当地青年黎原清的带领下,走小道,用绑腿带吊上峭壁,在丛林荆棘中用刺刀劈开一条通道,迅速登上右侧主峰,神兵天降,用密集的火力向敌人发起猛冲。敌首尾受击,乱了阵脚。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皮旅胜利拿下清风岭,毙伤敌200余人,俘敌19人,打通了前进的道路,保障了全旅顺利通过。

  磨子潭是大别山东陲门户,位于淠河西岸、距清风岭40余里,是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深山小镇,四周高山环抱,白水河奔腾于镇东的群山之中,水流湍急。敌磨子潭乡公所闻讯,乡长李孝海偕乡警同敌48师军粮仓库的库长库兵狼狈逃窜。皮旅一枪未发于当天下午五、六点钟胜利地占领了磨子潭,缴获了敌军粮仓库的军粮十几万斤,除食用和装满每个战士米袋外,余均发散给当地群众。

  为摸清敌人动向,皮定均旅长利用伪乡公所电话,假乡长李孝海之名与国民党霍山县政府联系,得知敌48师的527团已从县城出发,午夜12时前可达磨子潭的紧急情况。旅部随即命令部队迅速渡过淠河,占领河东的几个山头,以阻击敌军来犯。时值阴雨季节,山洪暴发,水深流急,不能徒涉。于是,工兵连长刘贵堂率领工兵架设浮桥,三次架设均未成功。部队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在上游选择了几个河面较宽的徒涉点,分路冒险涉水。身材高大的战士跃入河中,手拉手结成一条“人索”,让战友扶着他们的身体蹚水而过。个子小的战士由战友搀扶或抓住马尾巴泅渡。另外,部队找来船工王祥瑞、项兴树等人用仅有的5只小木船摆渡。夜11时许,当全旅23位女同志和伤病员及三团一营渡到河东时,敌先头营已到,占据了东岸的金家山头,用密集的轻重机枪隔河扫射,封锁渡口。渡到河东的一营,立即分兵两路向敌占山头猛冲。敌不支,在向另一山头撤退时,被我拦腰切成两段。我军随即占领了沿河岸的几个山头,消除了敌对河面的封锁。旅部和一、三团于当夜全部渡到河东,占领了前进的有利地势,等待担任后卫的二团。

  11日拂晓,敌全团赶到,占领了靠渡口的沿线山头,将渡口封锁,浮桥被摧毁。这时,担任后卫的二团刚到磨子潭的花场,一、三团用全部火力压制敌人,以掩护二团渡河。为了避免伤亡,二团无法从渡口过河,在船工王祥瑞指引下,沿淠河西岸而上,在离渡口上游2华里的蛤蟆石湾套处隐蔽下来,避开敌人的射击圈,急速渡河。天大明,待敌人发觉全团已渡过白水河,跟上大部队。

  全旅集合后,甩开敌人,向东西溪进发,途经白水畈时,路遇邮差陆荣高,得知舒城至安庆沿途驻有大批国民党军队,企图从东南方向阻止皮旅出山。于是部队由陆荣高领路,在舒城晓天附近来个90度大转弯,向北疾进,跳出了敌人的合击圈。

  皮旅在霍山清风岭、磨子潭两战两捷后,胜利东进。


2
喜添两“千金”

       皮旅突围途中还增添了两个小生命:一个叫“中原”,一个叫“突突”,合起来意指“中原突围”,这里面也有着感人至深的故事。

  清风岭战斗中,皮旅三团参谋长青雄虎与何济华的女儿突突(青碧涛)在战火中出生,名字带有火药味。大概因为一来到人间便受到枪炮的洗礼,小突突习惯于枪炮声,习惯于行军路上的颠簸,甚至在出生后的第二天强渡磨子潭时,敌人的机枪子弹打穿了她的襁褓,她也没有一点惊吓。但是一旦枪炮声消失,一旦停住脚步,她反倒是哭了起来,这种习惯一直到度过朦胧的幼儿时代才告结束。

  皮定均听说三团参谋长青雄虎与何济华的孩子出生了,赶忙跑过来看个究竟,抱着孩子忙说:“你是突围路上出生的第二个新生力量,就叫“突突”吧,祝你健康成长!突围路上,战火纷飞,婴儿诞生,我们的革命后继有人啦!同志们,我们的事业必胜!”说完,他把身上的灰色军衣脱下来,给小孩包上。突突随皮旅成功突围,健康成长,后来分别在南昌、石家庄飞机制造厂工作,直至退休。

  今年5月21日上午,突突随皮旅后代寻访团一行来到出生地清风岭,老人感慨万千!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我是第一次来到出生地大别山,通过这次走访,我们能够更进一步、更深刻地体会到父辈们当年战斗的艰苦,更能够体会到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是突围途中在霍山出生的,人们都叫我“突突”,大名反而叫的很少,我很喜欢。突突这个名字我要永远地叫下去!”

  而突围途中出生的另一位女孩则没有“突突”那么幸运。

  在强渡磨子潭的枪炮声中,供给部长范惠和妻子薛留柱因战斗行军、无法抚养,为了不拖累部队,为了部队突围的胜利,他们夫妇商量好,将女儿用布包裹好,放上几块银元和一张写着“如蒙收留抚养,以后定当厚报”的纸条,忍痛将他们在金寨吴家店出生的女儿范中原留在了磨子潭。后被船工项性会发现,将女婴及纸条、银元交给忠厚可靠的金积善。金积善把女婴养到3岁,岳西一农户领女婴回去做童养媳,因无力抚养,后又几经周转,总计经历了8家。1975年秋天,薛留柱由总参谋部派来的干部陪同来到当年战斗过的磨子潭寻女,顺藤摸瓜,在岳西县招待所,母女见面。孩子已经结了婚,癞痢头,穿一条补丁裤子,成了4个孩子的妈妈。薛留柱看见女儿右脚跟上的暗记,便抱住失散近30年的女儿失声痛哭,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范中原后随父母到了北京,但她没有城市户口,不能久待,又怀念大别山里的养父母、丈夫、孩子,只好听他父亲的话,又回到大别山岳西县来榜镇务农。现在张家港与小儿子一起生活,生活过得和和美美。


作者:汤祖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发帖!!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