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聆听朝歌】杏 花 春 雨

墨上青城 2021-01-10 06:05:22

杏 花 春 雨

作者 : 董改正 朗诵:朝歌


友人刻一方印:杏花春雨江南。阳文,篆体,看得久了,像吴冠中的水墨江南。

春天开在枝头的花,杏花给人的印象深刻。风犹自冷冽,花却极为艳丽,像是要自己开出暖来,绝对是入眼的第一个明媚。花落时,桃李正春光,正是踏春季节。“春日游,杏花吹满头。”丰子恺的漫画中,家人几个,长幼相偕,欢声笑语,墙内和道旁,杏花簌簌落下。因何而落?一个“吹”字,在画面之外,带来想象中的香气。


杏花惹雨,无端的。为何是杏花?为什么不是桃花春雨、梨花春雨?有人问东坡,“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两句,用来形容桃杏,难道不可以吗?东坡说:“不是不可以,是桃花杏花不敢当啊!”桃花春雨?嗯,不妥。


杏花春雨连在一起,就是江南了,这是中国人基因里的图画。余光中说,“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那磁石一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这幅图景中,庭院深深,一树杏花耀眼,微雨中,老屋顶上的黑瓦,闪着湿湿的光泽,炊烟袅袅,门半开半掩,随时会走出一个撑伞的人来。


这样的地方当然是故乡,每个游子的故乡,即使你不在江南。


小楼听一夜春雨,已是思乡情深,而檐角滴沥着清音的清晨,那一声卖杏花的吟唱,勾起了前尘。杏花润雨,犹如雨里光晕,是忧伤的情味,与乡愁应该相近。庞德的那句诗:“人群中这些面庞的闪现;湿漉的黑树干上的花瓣。”我向来以为不及“人迹板桥霜”的雅驯,但此处用来解释杏花春雨江南,竟是如此贴切。西人也有他们的“江南”,若以“闻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译为英文,当可博得他们一声叹息。


那年去池州杏花村,微雨蒙蒙,杏花正开,来来往往的游客走在绵延的花海里。杜牧若能在时间深处看见,不羁如他,也会生出温柔的神色来。


【诵】朝歌。女,90后。安徽安庆人。典型文艺青年一枚,自小热爱中国古典文化,对诗词情有独钟。尤爱志怪小说,奇闻异事。以蒲松龄老先生为偶像。兴趣广泛,以写作、摄影、朗读为主;吃喝玩乐、风花雪月为辅。人生目标是做一名自由撰书人,行走世间,阅尽世情百态,笔绽万千莲华,然初心不忘。贪嗔痴,爱别离,百毒侵。以此为引,勘破人心。个人微信号:cengjishuilanchuan

【文】董改正。男,1976年生,安徽铜陵人,主要从事散文创作,崇尚淡远简朴的文风,有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

【特别声明】

  本公众微信平台音频、视频及活动图文信息报道系「墨上青城」独家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下载、转载、摘编、复制或以其它方式用于商业目的;本公众微信平台所使用的诗歌、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若阁下发现本平台存在侵权情形,欢迎来函告知并探讨版权合作:msqc2016@163.com。

有事联系我们,微信号:fhsy284711067(风荷丝语).

投稿邮箱:msqc2016@163.com

墨上青城编辑团队:

文字编辑: 章 芳(风荷丝语)

                     朱晓红  (梧 桐)

                     周光辉(伊兰小语)

                     章宝贵(西湾农夫

音频编辑: 韩传忠(声桥品诵)

                     刘海龙(润物)

图片编辑: 周曼雄(湖东曼公)

文字编辑: 

点击下方“阅读全文”了解更多资讯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