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妻子”各地说

方言与文化 2021-01-11 08:23:49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湖南人,《一家老小向前冲》可以说给我留下了很多的回忆,其中对剧中的“几个堂客们”更是印象深刻,而“堂客”就是湖南长沙对妻子的称呼。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全国各地“堂客”的说法。


普通话的称谓词十分丰富,汉语方言尤是如此。就全国范围来讲,妻子的称呼可以说是五花八门,而且大多数地方都不止一种说法。但梳理下来,主要有这么几大类:


称“媳妇儿”,这主要见于北方,并且这里的“媳妇儿”一定是儿化的。因为在一些北方方言中,“媳妇”指儿子的妻子,也就是“儿媳妇”。儿化与否,差别很大。若是你去了北方,误把别人“媳妇儿”说成“媳妇”,不但没入乡随俗,反倒弄巧成拙闹了笑话,说不定还会引起一场纠纷。如此看来,懂点各地方言,走遍天下都不怕了。



称“婆娘、婆姨”,这主要见于重庆、云南、山西、武汉、宁夏等一些地方。“婆娘”这个称呼出现的比较早,不过除指妻子外还能指妇女,例如在《西厢记》中说到:“我虽是个婆娘,有志气”,很明显,这里的“婆娘”是自称而非指妻子。



称“女人/女客”,主要见于江苏、湖南、广西等一些地方,这与“婆娘”这个称呼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借用表示“妇女”这一泛称的词还转指妻子。还有称“老嫚子/婆婆子/老婆子”,不过这一类有点特殊,一般是年老时才这么称呼。


称“家里的/屋里的”,将“家里的/屋里的”同妻子联系起来,可谓是含蓄而又颇有深意。这一说法也可以算是一种承古的说法。自先秦时期以来,就能见到“家”指“妻”的用法了,如《左传》就有记载:“男有家,女有室,毋相渎也。”并且在现代汉语中也还保留着“家室”的说法。



而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堂客”除湖南外,还见于重庆、湖北武汉、仙桃等一些地方。所谓“堂客”,字面上理解就是“堂屋里的客”。堂屋是供奉祖先、讨论大事的地方,可见这个“堂”字道出丈夫和妻子进了一家门,但妻子毕竟是外姓,所以又冠以“客”,遂成“堂客”。



称“内人”,主要见于广州、厦门等地,这种说法也较为古老。早在《礼记》中就写到:“内人皆行哭失声。”这里的“内人”就是指妻妾,这一说法也自古流传下来了。但可能是由于“内人”这一称呼过于书面化和文言性,有这一说法的方言点只有零星几个。


在安徽桐城、枞阳、安庆、芜湖等地,妻子被称为“烧锅的”,这是因为旧社会时期,女人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日便是围着锅台转,由此“烧锅的”称呼也就被流传下来了。类似的说法还有“烧火的、做饭的”等等,但由于这种称呼略有不雅,说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当然,现如今,在全国范围内,最为普及和常见的一种称呼应该是“老婆”了。“老婆”一词的出现是伴随“老”字这一虚化轨迹而来的,出现之初是指年纪大的妇女,如唐代笔记小说中就有“见一老婆树下卖食”之说。后来宋元时期开始出现将“老婆”作夫妻称谓的用法。


在“老公、老婆”铺天盖地的今天,偶尔戏称自己的妻子为“堂客、内人”倒也不乏一种生活情趣,也是对方言文化的一种传承和保留。在推普的大背景之下,保护方言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说和用,正如汪涵所发起的“響應”计划中的“響應”二字所透射出来的一样,乡音就是最响亮的声音。


作者:王毅  主审:阮桂君  编辑:马俊彦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