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原创|这条路,我要慢慢走

南方传媒书院 2021-01-09 13:02:09


这条路,我要慢慢走

南方传媒书院学员

作者娄梦瑶



是什么时候,决定学习新闻学这个专业呢?记不清了。似乎已经很久很久,然而真正开始学习新闻专业的相关知识也不过一年有余。每天早上醒来,都会悄悄地跟自己说:“今天要离成为一个真正的记者更近一点。”

只是,我有些急躁了,这是进入报社实习的时候才发觉的。很多时候,真的只是,自以为是。

暑期实习的时候,没有去什么大型的媒体,只是到县城里的一家党报单位,叫做《今日邹平》。第一天,主任带我到那个有15个人左右的拥挤办公室时,我皱了眉头;当我偷偷打量了一遍办公室里的成员以后,眉头皱得更深了,几乎都是年龄在35岁左右的“叔叔阿姨”,看不到一丝活力和热情。

尽管感觉不是很舒服,也牢牢记得老师的叮嘱,浅笑着跟他们打招呼,简单的作自我介绍······似乎他们刚刚发现我的存在,回了微笑给我,然后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小声问主任,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做的吗?然后,第一天的实习,我一直在敲一篇又一篇各种笔迹的手写稿。

下班回家,跟老爸说得第一句话就是:“我的手都僵了!”然后就是一长串巴拉巴拉的抱怨,可惜的是我爸懒得理我。其实心里有一点点不服气,总觉得我也可以去采访,也可以写稿子,我也会排版,为什么只让我录入文字?

我就是那种过过嘴瘾的人,发完牢骚第二天还是早早去办公室,扫地、打水、整理桌子,期待今天可以有新闻让我跟。在后来的两三周里,从整理采访资料到自己写采访提纲,然后跟着采访,再到不停地写稿子改稿子,每一天都是相同的节奏。不是很忙,但是有点烦。

也是,生活了接近二十年的小城,发生过的影响较大的新闻事件一个巴掌都可以数的过来,而我不到一个月的实习,又去哪里找那么多轰轰烈烈的大新闻呢。记得负责生活版的董姐跟我说,“我们总不能为了有新闻可以写,就天天盼着别人出事儿啊”,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但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新闻人的生活吗?

我理想中的新闻工作者,应该是时刻跑在事故(事件)现场的最前沿,用勇气和智慧去一步步调查还原事件的真相,把最最真实的情况告诉大众;他们应该是充满活力的,像跳动的火焰,而不是在办公室等各种各样的会议活动通知,写着一篇又一篇大同小异的稿件。

后来,跟主任说起我的这些想法,她说我想象的那些是极少数的记者会有的生活状态,因为我们会遇到的需要深入调查的大事件真的寥寥无几,而且即便调查了、有了结果,很多时候还有一种叫“见光死”的说法。她还建议我,如果真的想要过想象中的那种生活,我应该做刑警。

第一次实习,接触到了跟想象完全不同的新闻人的生活,虽然前辈们给的意见很中肯,我始终觉得即便如此,等我真的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也会努力让自己做的与他们不一样。只是,在那之前,“新闻”这条路,还要一步一步慢慢走。


——END——


  往期推荐  


原创 | 最终,谁来为你买单?

原创 | 朴槿惠与她跌宕起伏的政治剧

原创 | 当面临突发事件时,新闻价值与新闻报道孰轻孰重






南方传媒书院

道南正脉,毓德树人

新闻黄埔·记者摇篮

欢迎扫描二维码(shendusikao1)加入资深媒体人陈安庆(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微信媒体采编业务研究交流群!


本微信群实名验证:单位(界别、行业)+姓名+职级、职务+工作资历,按照不同归类分组交流,欢迎关心新闻实务高校教师、新闻学子、资深媒体人、媒体从业记者编辑、企事业单位朋友广泛参与!


制作团队  ID:shendutuji  

 总出品人:陈安庆 

执行主编:卢文斌 ◀

副  主  编:丁丽霞 ◀

编辑校审:李美琳 ◀ 

 ▶ 责任编辑:杨亚林 ◀  

南方传媒书院 · 出品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