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谢平|驼背老太

同步悦读 2018-04-19 18:56:31



驼背老太

 

谢  平

 

 

驼背老太佝偻着近呼九十度的腰,挑着一担近百斤时令蔬菜,手里还拎着一只装满菜的篮子,正艰难地迈着缓慢的碎步,颤颤巍巍地向菜市场走来。老人满头银发如同荒山上枯萎的野草,在凛冽的寒风中舞动,一身补丁加补丁的衣服,刺得人眼疼,令人心酸无比。除叫花子外,现在竟然还有如此这般穿着的人?老人找到自己的摊位,先是将手里一篮鲜亮的蔬菜轻轻地放下,后慢慢地缷下担子,拿出随身带来的两个蛇皮袋,放在水泥板上摊开抚平,将两大团篮诸如白菜、大芹、韭菜、山芋藤等蔬菜,一样一样地拿出,整齐摆放在蛇皮袋上。

一切准备就绪,驼背老太开始张开喉咙吆喊:“买点菜吧?我的菜是自家种的,不打农药,是用菜籽饼新的,可放心地吃啊。”老太边说,边用手指着身旁一溜排新鲜水灵灵绿得发亮的蔬菜。老人一双眼睛随着买菜人的目光而游移着。由于驼背老太为人憨厚,善结人缘,待人热情,服务周到,品种多样,价格公道,菜鲜环保,足斤足两,每天一担蔬菜不用几个时晨就销售一空,羡煞卖菜小贩们。

驼背老太住在枞湖县县城旁边一个百号人的僻静小村庄里。那年驼背老太七十五岁,老伴比她年长五岁。老伴生性善良,为人谦恭仁厚,退休后协助老太太种菜,其它的事老爷子一概不问,家里家外都是老太太全权负责。老伴退得早,月退休金只有一千零几百。两个老人一生共育四女二男。如今,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另立门户。在二老们眼里,唯一牵肠挂肚放心不下的就是大儿子一家人。

宋鹏是驼背老太的长子,现年三十有六。宋鹏自小就患有小儿麻痹症,由于那时医疗条件差,加之老太儿女多,家境贫寒,无钱继续为宋鹏医治,以致于宋鹏左手和右小腿落下终身残疾。待宋鹏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驼背老太先后找了很多人为大儿子做媒,最终都因儿子手脚残疾,人单体薄不成告终。为此,宋鹏也恢心意冷,一来家里穷得叮当响,如同蚯蚓屙屎腰杆不硬;二来自己又不能负重,倘若有幸找个女人,也会拖累她一生啊。

尽管儿子有此想法,但驼背老太是绝不依从儿子的心想。驼背老太想尽一切办法,打通关系,攀亲沾故,找远房亲戚,利用他的职权,为儿子找一份工作,以备日后儿子讨亲时也是一个优越的条件。

就在宋鹏二十七岁那年,驼背老太好不容易托人帮忙,好话长处说了一大堆,终在隔壁村庄为儿子找了一房媳妇。

婚后头一年,驼背老太媳妇还能心身两安地呆在宋鹏那个一贫如洗的家里,老太太看到儿子和媳妇生活得琴瑟和鸣、甜甜蜜蜜时,老太太菊花脸上溢满了笑容,眼里也是笑意涟涟。

然,好景不长,就在媳妇来宋鹏家一年半后,小俩口一改曾经的恩恩爱爱卿卿我我,夫妻俩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每次吵架都因经济而起。夹在中间的驼背老太老俩口左右为难,如帮儿子,得罪了媳妇;若帮媳妇又得罪了儿子。但是为了留住媳妇,老俩口还是毅然决然地坦护着媳妇。驼背老太与老伴商好,在他们有限的退休金里拿出五百补贴给大儿子,加上宋鹏自己每月八百工资,将就着过日子还行。家庭经济宽裕了,小俩口又回到从前的卿卿我我之中。

自从宋鹏媳妇为宋家开枝散叶,有了大女儿宋婉琴以后,这个本已穷困的家庭更增添了负担,小夫妻俩又开始闹矛盾,每次宋鹏与妻子为经济伴嘴,或为孩事争吵,驼背老太不管三七二十一,总是拿儿子开涮,为媳妇辩驳。说媳妇要买菜洗衣忙家务带孩子,还要照顾宋鹏,也确实不容易,叫儿子要多体贴关心媳妇云云。原本一肚子怨言的媳妇,在婆婆的坦护中,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一瞬间化解得无影无踪。

日子在锅碗瓢盆中流淌,两年后,宋鹏喜得贵子,小孙子的到来为宋家增添了无上荣耀。最高兴应是驼背老太老俩口,孙子“洗三朝”那天,驼背老太买了十斤大白兔奶糖,用了一天的时间,挨家挨户送喜糖。经驼背老太一轰动,整过一个村庄的人都知道驼背老太媳妇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一个月只有一千三,养活一家四口,生活自然捉襟见肘。有时孩子生病一次性就花去一两百,还有儿子买奶粉钱等等,有时半个月不到一千余元就花个精光。长期的贫穷生活,使宋鹏老婆内心深处感到惶恐与危机,在生活无望的情况下,她几次想离家出走,均被婆婆一惯待好,碍于情面,打消了心中想法。

生计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再意志坚定的人也会背离初衷。婚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一个秋日的下午,宋鹏媳妇料理完一切家务,将两个孩子吃饱喝足后,收拾自己的行履,乘着宋鹏在单位上班的时间,丢儿别女,抛夫弃情,又恋恋不舍,泪水涟涟地离开了宋家,追逐她想要的生活福祉。

“七年之痒”,驼背老太媳妇自嫁给儿子宋鹏还不到七年,就因家境贫寒耐不住生活窘迫,改弦易辙,抛家丢子,寻求新的幸福生活。

面对媳妇的不辞而别,断然出走,驼背老太并没有诅咒和怒骂媳妇半句,唯怨他们宋家家寒,留不住人啊。

驼背老太媳妇离家出走那年,他们的大女儿宋婉琴只有五岁,小儿子宋曌只有三周岁。

媳妇离家出走后,驼背老太就担负起大儿宋鹏一家仨的吃喝拉撒,除照顾好儿子宋鹏生活起居外,还有一对孙女孙子的生活学习任务。对膝下儿女们来说,每个做长辈的都愿意把生活的压力和人生的沉重,全都隐忍在自己心中,不肯说出,不肯表现出来罢了,许是爱的圣洁吧!

 

 

宋鹏一家仨与父母一起生活,加上当时驼背老太还有两个未出嫁的女儿,一家七口,每月只靠老爷子一个月一千多点退休金和大儿子宋鹏每月八百,生活如同杯水车薪。尤其是在物价日益攀升的今天,还有花样迭出的人情消费等,即便是小资家庭,也有收不抵支的窘境,何况驼背老太一家七口?

人是随着命运行走,有些会在峰回路转里获得新的方向。在粥少僧多的情况下,为想孩子们生活过得体面些,增加家庭收入,补贴家用,迫在眉睫。驼背老太与老伴商定——走开源节流之路。遂是驼背老太领着老伴,利用居住附近的边边角角,及别人撂荒的土地,全将它们一一拾取,开荒种菜。

经过半年多日晒雨淋,披星戴月,驼背老太共开垦荒地面积达一亩之多,大大小小共计十四处。将整理好的一垄一垄的荒地,刨坑播种日常时令蔬菜。如大白菜、萝卜、韭菜、大蒜、玉米、花生、山芋、芝麻、绿豆、各种瓜果等,共计二十多个品种。一家人一年食用的蔬菜除自给外,一年四季有近万斤蔬菜销售市场,一年仅卖菜一项就有一万多经济收入。第二个开源节流,就是日常生活节衣缩食。一家七口,其中五口人每日“两稀一干”,考虑孙女孙子长身体和学习用脑需要,姐弟俩一日“两干一稀”,都是粗粮淡饭。有时一家人一个月,一次荤腥都吃不上也是常有的事。一家人一年的衣裳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但对两个孙女孙子来说,一年里都有几件新衣服或新鞋穿。

驼背老太无怨无悔乐此不疲的辛苦劳作,是因她心中藏着希冀和梦想,就是希望膝下一对孙女孙子能健健康康的成长,快快乐乐的生活,将来考个理想的大学,为宋家光宗耀祖。老夫妻俩辛勤劳作,勤俭持家,不仅受到四方乡邻们交口称赞,也感动着一双孙女孙子。在姐弟俩幼小的心灵里,对爷奶就怀有深深的崇敬之情。特别是祖母,为了这个大家庭,为了他们一家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近于痴迷,忙于生计。岁月又为奶奶添加了些许的沧桑,一双手布满了厚厚的老茧,硬如顽石。辛酸充斥神经,大孙女宋婉琴流着眼泪拉着祖母的手说:“奶奶,我不想念书了,我想帮助您们种菜卖钱养家。”

孙女的简短话语着实感动了驼背老太,她抹着辛酸的泪水强颜欢笑:“孬丫头,念书才有出路,念好书将来考上个铁饭碗,吃国家饭多好哩。”驼背老太稍作停顿后又笑呵呵地对孙女说:“老话说得好,有能吃能,无能吃力,就像我没有文化的人,一生只有与泥土们打交道啊。”

宋婉琴宋曌姐弟俩,许是一直生活在贫困形成的阴影里,或在爷奶勤劳朴素的熏陶下,两个孩子自小就养成不铺张浪费,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从不乱花爸爸或爷奶们一分钱,也从不向父亲或爷奶要一分钱买吃。过年爸爸爷奶给的压岁钱,或平常长辈给的零花钱,姐弟俩都舍不得用一分,而是把钱攒起来用于购买学习资料和用具等。日常穿戴上,懂事的姐弟俩,从不跟别家孩子攀比。买衣买鞋总是拣便宜的买,弟的上衣都是从姐处继承来。有一次,驼背老太给孙女十五块买鞋,结果宋婉琴只花八块买了一双,薄得不能再薄的橡胶底,踩在夏天被烤化了的柏油路上,脚板却好像要被灼伤。

驼背老太深知自己吃了没文化的苦,年轻时儿女多,那时候朝不保夕,一天能有三餐进肚就是非常高兴了,哪里还有钱培养孩子们上学?现在无论如何,就是豁出老命也要将两个孙女孙子培养成才。

为了不分散两个孩子学习,让孩子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业,驼背老太不让两个孩子做任何家务。两个孩子坚持不迟到不旷课,学习也非常的刻苦。姐姐宋婉琴也为弟弟树立良好的榜样,坚持每天完成老师布置的各种作业,还买来有关同步学习资料作习题,汲取营养,蓄势待发,有朝一日能化茧成蝶。姐弟俩每天学习至深夜,为此,驼背老太还准备一些干粮,如饼干、米糖、方便面等,供两个孩子夜间补充营养,还时常为孩子们做夜霄吃。驼背老太怕孩子们学习到深夜引响身体健康和第二天上课,老太太每夜都要起床好几次,催促两个孩子们早点休息。

如今流行孩子学习陪读,对于驼背老太家庭来说,自己儿子残疾,媳妇又弃家出走,爷爷年事已高,唯一自己还要忙于一家人生计,哪里有人陪读?

家贫出好儿,两个孩子在没有家人陪读的情况下,孩子们自觉发奋读书。两个孩子自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年年都是班上前三。姐姐宋婉琴不仅学习好,成绩优异,而且还是一个貌美如花,苗条身段,婀娜多姿的窈窕淑女,还获得一个学霸和校花之美誉,是驼背老太引以为豪的孙女!

时光清浅,辗转流年,随着年龄地增长,驼背老太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生活中有很多事她想去做,可她是有力不逮啊。大孙女宋婉琴心想,奶奶是我们一家人的经济收入支柱,看着奶奶身体大不如从前,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和小弟宋曌商量,不影响自己学习的前提下,利用双休假期时间帮助奶奶一把,为蔬菜拨草、施肥、浇水。姐弟俩因年纪尚小,身单力薄,挑不动担子,姐弟俩就抬水或抬粪浇菜。遇到盛夏天气,每天都要给蔬菜浇水,那段时间里,平均每天都要抬四五十桶水浇菜。晚上洗澡时姐弟俩每人肩膀都磨破了一大块皮,遇到热水,像盐洒进伤口,疼痛无比,姐姐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努力不让泪水落下。弟弟就忍不住发出:“哎哟,哎哟,疼死我了啊……”

光阴荏苒,转眼到了宋婉琴高考冲刺阶段。在这个节骨眼上,驼背老太不仅要伺候好一亩多菜地,同时还要抽空多陪陪孙女,排解孙女心里紧张压力,安排好孙女饮食等。其实,那段时间里驼背老太比孙女还要紧张,还要火烧火燎,老太太暗地里许着心愿,念着期朌,巴不得孙女一举成功,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光耀门庭,耀祖光宗。

弹指一挥间,十二年辛苦不寻常,一份耕耘,一份收获。20128月一天,秋高气爽,艳阳高照,宋婉琴收到来至东北吉林大学录取通知书。宋婉琴急不可待地打开录取通知书纸袋,目不转睛飞速浏览完后的那一刻,她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仰头一任热泪从眼里奔涌而出。此时此刻的她,太激动,心里默想着:她宋婉琴终于没辜负爷奶爸爸们这些年的辛苦付出;也没辜负他们深情的期冀和疼爱;她终于为宋家整过家族几十号人,第一个考取全国重点大学的先河。

 

 

驼背老太数年的辛苦努力没有白费,终于将大孙女宋婉琴培养成才,老太太满是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花。高兴之余,驼背老太又愁着孙女上大学的费用。为了提供两个孩子吃喝拉撤,上学费用,家里之前的那点微薄积蓄已悉数投入到两孩子学习身上。现在家庭生活勉强日火照中,哪里还能拿出那么多钱给孙女交大学学费?无奈之下,驼背老太只得找膝下的几个女儿女婿及小儿子一家借点,日后卖菜还给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东借西凑,终于将孙女第一学期学费凑齐。

自大孙女考上大学以后,驼背老太家庭生活更加的拮据,日子也更加的捉襟见肘。老俩口除供应孙女大学里一切费用外,还要培养小孙子学习任务。大孙女考取大学那年,小孙子正好初中升高中,也是孙子学习生涯中最后关键的几年。令驼背老太欣慰的是孙女孙子自小就深知他们的家庭非同别人家境,两个孩子从小就乖巧文静,从不带爸妈爷奶们淘气。不仅如此,姐弟俩还为人善良,孝敬长辈。

寒来暑往,转瞬间到了宋曌高考录取分数线通知的时间。宋曌距一本分数线一分之差,让他大失所望,心有不甘啊。那段日子里宋曌因心愿难遂,整日都是愁眉苦脸,郁郁寡欢,懊恼不已;那种万念俱灰、痛彻心扉的心境,是常人无法感同身受的。

宋曌不想走二本,也不想再复读。原因是爷爷奶奶为他和姐姐付出了太多太多。为了他们姐弟俩,奶奶风里来雨里去,吃尽了苦头,累弯了腰。一双沟壑纵横的手,粗糙刺人,两个手背也青筋暴起,恰似一条条爬行的蚯蚓。尤其冬天,奶奶由于频繁地接触泥土和冷水,每个指头都皴裂成无数条血痕,稍不小心碰到患处,鲜血就涸涸流淌。无奈下,奶奶就将十个指头都缠满了创可贴。

宋曌没考上一本,驼背老太没有责怪孙子一句,反而慢声细语地宽慰孙子说:“今年没考上,明年再考嘛,有什么好垂头丧气的呢?”老太太稍作停顿,接着又说:“别家的孩子连二本都难考上哩。”那段时间里,驼背老太和老伴花了很多的时间找孙子谈心,梳理心情,客观分析,耐心劝导。最终,宋曌决定再拼搏一年。

一年的时间,倏忽而过,这一年宋曌励精图治,带着巨大的压力,带着一棵谦卑的心,带着爸爸爷奶们殷切的期望,也带着自己的梦想出发,全身心地投入到复习。这一年宋曌倍感珍惜,他比全班所有复读生都要发奋用功,他每天起得比别人早,每晚学习到零晨一点多,天天如此,夜复一日,尽管奶奶每晚起夜几次催他休息。

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宋曌的知识面也随时光流淌而不断地提升。勤能补拙,天道酬勤,20168月一天,宋曌拿到录取通知书,他以理科总分724分好成绩,为安纯市理科状元,考取了全国排名前五的上海复旦大学。

这是上苍的眷顾,也是勤奋的结果。拿到复旦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刻,宋曌欣喜若狂,热泪滂沱,激动得扼腕不已道:“我终于考取复旦大学了!”一阵狂喜过后,宋曌大脑第一想到的就是想把这天大的喜讯告诉爷爷奶奶,让他们也分享他来之易的丰硕成果。

爷爷看完宋曌考取复旦大学,一时乐得合不拢嘴,连眉毛也笑成一弯新月……

宋曌告诉爷爷后又从家里一口气跑到奶奶开荒菜地。此刻,奶奶正在菜地里躬身忙碌。“奶奶,您猜我考取了什么大学?”

奶奶抬起头,撇下手中的活计,回孙子说:“你说你考取了什么大学?”

宋曌走近奶奶身边,诡秘冲奶奶又笑笑:“现在我告诉您吧!我考取了上海复旦大学了!”

当驼背老太听清楚孙子不仅考取了一本大学,而且还是国家名牌大学。老太太激动得喜极而泣,不停地挽衣拭泪。一阵高兴之后,只见驼背老太缓缓闭上了眼睛,掌心相对,合成一个十字,仰首对天作揖:“托菩萨保佑,我孙子终于考上了理想大学,谢谢菩萨!谢谢菩萨……”

时夜晚餐,驼背老太破例烧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还特地请来了家族里德高望重的长辈们与家人一起聚餐。驼背老太这么做自然有她的用意——一是庆贺孙子考上名牌大学;二是通过长辈们传话族里,炫耀他们宋家也出了一个全国名牌大学生。这不仅是她宋家的光荣,也是整过宋家家族的荣耀啊。席间,长辈们夸驼背老太:“孙子能有今天,您老功不可没啊!”

那夜,驼背老太太高兴、太激动了。

翌日,太阳升起有一丈多高,宋曌发现奶奶还没有起床,平日奶奶天麻麻亮就下地干活了。宋曌用手轻轻地敲着奶奶的房门:“奶奶,您还不起床呀,太阳都升起老高了哩。”宋曌连敲了几次都没有回应,他稍用力边敲门边大声地喊:“啪,啪,啪,奶奶,您还在睡觉吗?”宋曌见奶奶房门里仍无动静,无奈之下,他找来了隔壁吴二爷。

吴二爷问宋曌:“你爷爷呢?”

宋曌回吴二爷:“爷爷昨晚去我小伯父家了。”

吴二爷用手作骨粟状,连敲了几次门无果,吴二爷憋足气,用肩膀踹开了驼背老太房门。两人走到驼背老太床边,只见吴二爷先是用手摸了摸老太太额头,发现有一种渗透肌肤的冰冷。后吴二爷又用食指、中指并起来伸向老太太的鼻尖,发现老太气数已尽。吴二爷心里咯噔一下,先是眉目凝重,继而脸色煞白。

“奶奶,您怎么啦?”宋曌迫不及待地喊着,声音有些颤抖,这声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驼背老太溘然离逝,本村有人议论猜测:“没见老太太生病,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一定是积劳成疾,劳累过度而死啊。”大多数人分析:驼背老太一定是孙子考上了名牌大学,高兴过了头,猝然而亡。

在送葬驼背老太数十人群里,哭得最伤心、最撕心裂肺,当是驼背老太的大孙女宋婉琴和小孙子宋曌了。沿路两旁围观的人群里,有很多人被两个孩子声嘶力竭地恸哭声,感染得泪眼婆娑。也难怪啊,宋婉琴和宋曌两个苦命的孩子,虽然从小少了母爱的庇护,可他们却佣有比母爱更多的爷奶的大爱,这种爱是纯洁、质朴,是无可回报;这种爱如大海般深沉、宽广;这种爱不仅温暖了一个个清冷的日子,也温暖着两个孩子人生的旅程;这种爱像盏明灯,不仅照暖了两个孩子的心,还照亮他们前行的路。

驼背老太无疾而终,时隔多日,与老太生前一起卖菜的菜贩们打听别人说:“好长时间没见驼背老太来卖菜了?”以及常在驼背老太那里买菜的人也问市场菜贩们:“这些天怎么没见老太太来卖菜呀?”那些常在驼背老太摊位买菜的客户,他们都知道老太太人品甚好,与人和善,为人热情,服务周到,买菜的人都喜欢买她的蔬菜,买她的菜足斤足两,买她的菜可放心食用。当市场那些卖菜小贩和曾在驼背老太那里买过菜的客户们,得知驼背老太已离世多日,闻讯后的那些人既惊呀不已,又嘘然长叹……

 

 




谢平,现供职于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省、市作协会员。爱好文学廿余载,先后有近百篇文学,如小小说、散文、生活随笔等稿件,发表在省内外报刊。譬如,深圳青年、中国工商报、恋爱婚姻家庭、安徽青年报、新安晚报、黄山日报、安庆日报、安庆晚报、安徽老年报、铜陵晨刊等。

 


 

 



让阅读无处不在      让悦读丰富人生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进入《同步悦读》公众号


         倡导全民阅读     打造书香中国


《同步悦读》微刊是一个面向全国的新媒体,宗旨是“倡导全民阅读,打造书香中国”。设有【名家名作】【美文欣赏】【好看小说】【诗歌在线】【热点评说】【教育随笔】【同步素描】【故事传说】【图说社会】【传记纪实】【最新发布】等专栏。投稿作品必须是微信公众平台原创,稿件(后附作者简介)word文档和作者彩照(横幅)均通过添加附件方式发送至邮箱tbyd2016@163.com。付酬机制:作品80%赞赏付给作者。

声明:《同步悦读》发表的所有作品,其他公众号若要授权白名单,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茅仙洞风景区(国家三A级风景区),系安徽省三大道观之一,内有淝水之战古战场、四千年茅仙古洞道观、华夏人文洞府、千里长淮第一硖、黑龙潭等景观,是全国极为稀有的儒释道三教合一圣地。地址:安徽省凤台县城南3公里,竭诚欢迎四海宾客前来观光探幽!旅游热线:(0554)2311880。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