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大麻历史上最大的帮会组织

麻溪文史 2021-03-06 07:33:55

    以前的帮会,到底是什么性质,真当是说不清楚的。就如清朝末年的帮会,清廷称他们为“匪”、为“强盗”、为“枭”;而辛亥革命前后的那些革命党人将他们引为同道中人,称为“义士”。光复会首领、后来被蒋介石刺杀的绍兴陶成章曾写《浙案纪略》一书,里面就写到不少的帮会人物乃是光复会成员,那里面有当时巢湖帮的首领。巢湖帮以安徽、江北人为主,尤其以合肥一带人士居多,是青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派别,盘踞苏锡常杭嘉湖六府的运河,因其势力强大,本地不少的帮会也依附于他。

 

大麻,在清朝末年就是巢湖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据点,当时的新闻报纸也曾报道了这一情况。1902821日《申报》有一条新闻,题目叫《请勇捕枭》,勇就是士兵,枭则是强盗。新闻不长,只是当时没有标点,我简单的将其标点一下,方便阅读,“杭州访事友人云,浙之湖州府属德清县境,有大茅村焉,距塘栖二十余里。巢湖枭船靡集于此,大开赌场,旗鼓高张,毫无顾忌。县主过玉书大令闻之,密禀省宪,请派营勇前往拘拿。本月某日,抚宪任筱沅中丞饬内河水师统领吴、副戎世泰带队赴德,会同大令,严密搜捕,务绝根株”。这里面的“大茅村”就是大麻,据音写字写错了。这则新闻说明了当时大麻帮会巢湖帮三个事实:一、三府交界的大麻,河道众多,这样的地势适合帮会生存,否则不会“靡集于此”,“大开赌场”;二、赌业是大麻巢湖帮的一项主要收入来源;三、巢湖帮实力强大,而且兵器应该不弱,德清县已经无法剿灭。

 

新闻里说要“严密搜捕,务绝根株”,结果如何,后面几期的《申报》没有记载,自然就没有了“且听下回分解”。然而三年后的1905827日的《中外日报》又记载了大麻巢湖帮的消息,可见难以剿灭,也算为《申报》续写了一个“下回”。那条新闻比较长,说的是海宁斜桥镇的事情,但和大麻有莫大的关系。在该年的农历八月初七、初八是斜桥当地的总管菩萨生辰,按例是要演二天总管戏,四方而来的看客异常的多。“巢湖匪目郑道江即真老班及方老窝子,与本邑周王庙匪高四毛等五十余人,由湖属大麻镇驾舟而来,摆列枪炮,开场聚赌,势甚凶凶”。这架势是大,摆出了大炮枪支开设赌场。后来当地士绅密报海宁知州,于是从当时的海宁州衙门所在地盐官派了士兵来拘捕。结果是官兵大败,运兵的五艘船反被巢湖帮抢去,可谓颜面扫地。主要是双方的武器相差实在太悬殊,按照报纸的记载是“匪用后膛快枪,兵持前膛旧枪”,可见大麻的巢湖帮已经使用先进的后膛发射的枪支,出弹速度快,而清朝的官兵还在使用早期的前膛发射的枪支,推力小,出弹速度极慢,完全不是同一级别。那会的海宁知州姓郭,他看看实力不及匪徒,便赶忙去请驻守湖州、嘉兴的湖嘉营官兵来剿匪,可是湖嘉营拒绝来海宁。于是到了八月十四,郭知州只能去省城请兵,那时候这些巢湖帮“仍在城西许村镇聚赌”。

 

这些巢湖帮人员走什么水路到达斜桥呢?没有记载,但从新闻里提到的地名以及大麻境内的河道分析,大致可以画出一个路线。他们应该盘踞于大麻塘北一带,横穿运河后,过西桥、南星桥河道,可直达许村,这条河道是海宁新江塘河的源头,然后沿新江塘河可到周王庙、斜桥一带。走该条河道是极其方便的。

 

1905年《中外日报》所刊登的这则新闻更加可以证明,以大麻为据点的巢湖帮以赌业为重要收入来源。同时第一次出现了两名巢湖帮首领的名字,郑道江绰号真老班,老班或许为安徽北部的方言;方老窝子,是一方姓首领的绰号,老窝子是安徽安庆一带的方言,就是指小儿子,可见此人应该排行最小。从这些绰号分析,符合历史对巢湖帮人员的记载,以安徽、江北人为主。尤其值得注意是郑道江这个人物,因为根据其他一些清末帮会资料的记载,巢湖帮里许多的首脑是姓郑的,由此可推测盘踞于大麻的巢湖帮不会是一个极小的组织,极有可能是巢湖帮里面的一个重要分支。

 

 1902年的时候只是在大麻的运河上开设赌场,而到了1905年已经发展到大麻周边乡镇,这是其实力得到进一步加强的表现。在斜桥被追剿后,不急于返回大麻,而在返回途中于许村镇再次开设赌场,足以证明大麻的巢湖帮已经成为当时德清、崇德、海宁、余杭一带最大的帮会组织。能在这些地域的河道里来去自如,很大程度是因为有当地的帮会分子加入,替他们做向导,就如新闻里所记载的“本邑周王庙匪高四毛”,海宁周王庙的匪徒高四毛也加入其中,可以设想许村、大麻一带同样有不少的本地土匪、强盗加入其中。

 

1905年农历九月二十一,浙江巡抚聂缉槼的奏折里记载:“就浙省目前情形,定办法之先后,则湖属猖獗,宜先惩创;嘉属、杭属未闻有滋扰情事,只须防堵。”这奏折亦说明当时湖州府境内的巢湖帮最为猖獗,大麻正是湖州府所辖。故而指定了先剿灭湖州府内巢湖帮的政策。

 

据1905年农历十一月十六,统管浙江全省军务的杭州将军瑞兴给光绪皇帝的奏折所述,在该年的九月二十七,在许村将方老窝子、王老窝子、高四毛及余党曹小麻子、朱祥松抓获。没有提到郑道江,想必郑道江作为最大的首领是逃脱了。

 

关于高四毛其人,近来海宁所出版的地方史料上有记载,说他无恶不作,主要是设赌场和设妓院,当年因为帮派之争失利而投靠了盘踞大麻的郑道江。最后是由海宁著名绅士、后来成为同盟会会员、孙中山故交的周王庙镇许行彬写状,官府才在许村的赌船将其抓获,被判斩首。但刚刚解放,高四毛的族人旧案重提,将清朝末年的事情弄到新政府里重审,于是这必然也成了许行彬的一条罪状,罪名就是“杀害贫农高四毛”。强盗再一次变成了受苦受难的贫农,成为反抗地主阶级的英雄人物。

 

历史真是一地鸡毛!是可以变来变去的。




麻溪文史,述说大麻的前世今生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