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序言|生命如焰

林凌文字工作室 2021-01-10 13:18:45

 生命如焰


——序凌明焰《他乡是故乡》


每个人,走上文学之路的缘由各有不同,有的是从小爱看书,有的是喜欢古诗词,有的是一篇作文被老师当范文在全班诵读而引起兴趣,有的是从写新闻报道起步……出生在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农村的凌明焰,是从写新闻报道而发展到写诗为文的。实话说,从这一路入门的,一般文学功底要浅一些,但成就与基础并不绝对成正比,因为会受诸多因素的影响,比如天赋,比如勤奋,比如机遇,等等。


光阴如梭,我认识凌明焰大约已有八九年了吧。那时我刚退休,应区工商联之邀帮忙编辑《商会》会刊。中等个子的他当时自然很年轻,登门后自报家门,说来余杭打工有了些日子,因为在老家时通过学习写报道而爱好文学创作,初来乍到,很想得到当地写作人的指点和帮助。对他这个谦虚的说法我深以为然,觉得文学创作确实非常需要交流,需要环境。而且外来打工者中喜欢写作的凤毛麟角,所以我一贯很看重,送了他些书和杂志,我们就这样认识了。过了几天,通过他的介绍又认识了来自四川绵阳的涂兴佳,后来成为我组织写作活动时又快又好的“写手”和“帮手”。


凌明焰说话聊天有些木讷,但很有活动能力。所以对一个人的了解,往往要通过交往。记得五六年前,我区搞过一个旅游散文征文比赛,凌明焰和涂兴佳都投了稿。但几个月过去了,音讯全无;他俩多方打听,觉得当初大赛启事上的若干条款没兑现,认为这是不应该的,便向主管部门反映了情况,没署名,但留下了电话。信转给大赛承办人后,承办人约他们去面谈。这事前后我是知道的,他们去见面前来我处征求意见。承办人我是认识的,出于保护“告状人”起见,我极力劝他们别 “曝光”,但他们觉得无妨。结果一见面一沟通,不打不相识,他们和承办人成了朋友了,有写作任务,有采风活动,都邀请他们参加。这事让我感触良深,一个是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有朝气,有闯劲,坦荡无私,后生可畏;一个是感佩承办人不记恨、肯自检、化干戈为玉帛的胸襟度量。相比较之下,显得自己前瞻后顾、小人之心了。


凌明焰从安徽潜山来到临平打工,故乡情怀始终,赤子之心长存。他多次对我说起,潜山县有座天柱山,四海闻名,有不少中央领导人到过。我早已被洞霄宫的天柱山弄倒了胃口,有点将信将疑。他又说,天柱山附近,他的家乡潜山县塔畈乡板仓村,有个省级的板仓自然保护区,风光不错,正在引资开发。他听说双溪漂流、山沟沟、东天目山董事长高长虹,开发旅游弄一个成一个,便想邀请高董去考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前途,有没有兴趣。能成,家乡干部群众该多高兴啊!高董本是忙人,但在凌明焰一次又一次的询问、联络与安排下,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终于成行了,我也有幸同行。我们去了板仓,也去了天柱山,感觉天柱山真有特色,堪称大牌景点。板仓有特点,但外围交通是瓶颈。也许好事多磨,也许时机没有成熟。有些事情就蕴含在过程之中,在这个过程里,我们认识凌明焰的一些原来不了解的方面。


我不知道凌明焰写新闻报道,有没有作为一名普通的农村青年想改变命运的粗浅动机。有也无妨,幻想嘛,幻想是青年人的专利。但就是这点幻想也充满曲折与风波。凌明焰曾因报道了负面的一些情况,受到某些机关的打压和不公平的对待,甚至酿成轩然大波。但是公理总在,在上级新闻部门的介入下,委屈终于过去。凌明焰也历练了一番。都说历练是人生的财富,但像这种历练宁愿少一点噢。


刚才说到凌明焰的才华因为功底的限制,更需要他的努力。而他的努力也确有所成,看这本集子里的作品,有一些早期的确实比较稚嫩,但成长的轨迹也是很明显的。这里的文章,一是题材广,甚至有点杂,但都言之有物,感之有情;二是文风亲切、质朴,少有技巧、做作和故弄玄虚;三是体现出一位时代青年的正气、朝气和热情。他奋力前行,不知气馁,乐观向上,这也许是性格使然。却正是这种令人羡慕的性格,使他的人生即使有坎坷,底色始终是明亮的。


    来到余杭这八九年中,凌明焰始终努力地融入“他乡”,融入余杭。首先是努力工作,在公司有很好的口碑;同时,尽管工作繁忙,他总是很好地处置时间,对区作家协会的会议和活动,努力争取机会;旅游口的一些活动,他也积极参与“抢票”,跑景区,交朋友,写观感。他以主动和热情融化陌生人之间的冷漠和隔膜。是啊,面对热情,人们很难以冷面对之,而机会往往就蕴含其中。尽管凌明焰其实并没有碰到多大多多的机会机遇,但他生活得充实,努力得自在,这就很不错了。


由于努力,凌明焰的作品,不断出现在《余杭作家》、《美丽洲》、《城乡导报》、《临平山》等报刊上。最近杭州市总工会和杭州日报主办“我的杭州 我的家 我的梦·杭州市外来务工人员诗歌大赛”, 凌明焰的一首50余行抒情诗《中秋夜又梦故乡》,刊登在2015年7月18日《杭州日报》上,这对凌明焰是一种肯定 ,也是一种鼓励。在他的努力下,不但成为余杭区作家协会会员,在早就是安庆市作家协会的基础上,去年又加入了安徽省作家协会。这本文集的出版,是凌明焰的第一本,第一步,也是一个丰硕的成果,有志者,事竟成,藉此向他表示由衷的祝贺。


我说“有志者,事竟成”,有一个插曲。凌明焰年轻时,很被村里几位所谓的大佬看不起:“想弄文墨出人头地?做梦吧!看你能整出啥出息……”这类话广为播说,甚至毫不忌讳地当着他的面,用一句俗话说,真把人瞧扁了,看死了。血气方刚的凌明焰自然蹩着一口气,也蹩足了一股劲。这种“蹩气”往往成为动力,成为好事,造就了人,造就了成功,我们可以找出很多例子。这也是合乎情理的,不是说“人争一口气”嘛!也有人说“憋气”做事似乎不太客观和科学,但我觉得,有气总比没气好,奋斗的路千条万条,“蹩一口气”至少可以算是其中一条吧!


是朋友就该说实话,凌明焰自已也认为,自身文字功底不够扎实,这在他的作品中也能感觉出来。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奋不顾身地前行。在为生计奔波的同时,需要比常人数倍地努力与辛勤,去看书,去学习,去交流,去琢磨……而看书无疑是一条捷径——我以为。希望凌明焰能继续努力,走出自己的一片新天。


是为序。


 


                         2015.7.24于余杭区临平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