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我儿子是当官的 \/张金初

爱投稿 2020-06-29 15:49:00




老王总是满面春风,与人说话,说不了三句话,就会情不自禁地说:“我儿子是当官的!”在别人羡慕的眼光和话语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听说老李中风瘫痪了,老王大吃一惊,他身体好好的,怎么就中风瘫痪了呢?在这个地方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得去看看。

老李坐在轮椅上,愣愣地望着老王:“你是谁啊?”老王望着轮椅上的老李,感叹生命无常,急忙说:“我是老王啊,你不认识我了?”老李上下打量了一番,说:“你是哪个老王啊?”老王急了,脱口而出:“我儿子是当官的!”

老李眼睛一亮:“你儿子是当官的?”老王喜出望外:“知道我是谁了吧!”老李表情木然;“你儿子是当官的,当的什么官?”老王怅然若失:“跟你说了多少次,怎么又不记得了?”老李噢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你是老王啊!”

老王心花怒放:“老李,你终于知道我是老王了。”老李也不说话,旁若无人地闭上了眼睛,很快打起了轻微的呼噜。老王满脸尴尬。老李的老伴赶紧说道:“对不起啊,老李他昨天一晚上没睡觉,不到半个小时,就喊,我要拉尿,我要拉尿。”

老王连说没事,怏怏不乐地走了

从老李家走出来,老王感到自己生活得无比幸福,我儿子是当官的,我也身体健康,哪像老李,儿子在超市做保安,自己还中风瘫痪了,活得真惨。


天有不测之风云,说的不错。三个月后,老王忽然中风瘫痪了,也坐上了轮椅,天天黯然神伤,唉,我儿子是当官的,要中风瘫痪还是要中风瘫痪!时间一天天过去,不到半年,老王就死了。

黑白无常来接老王,老王问:“老李死了没?”黑无常摇摇头,“没有,老李活得好好的。”老王心痛如绞,唉,我儿子是当官的,要死还是得死。

到了阎王殿,阎王和判官经过善恶大审判,叫老王在枉死城等着转世投胎做人。老王急忙问要等多久,判官回答;“这个还不能告诉你,先等着吧,有的人等了上万年,也没机会转世投胎做人呢。”

老王急得焦头烂额:“我儿子是当官的,能不能早点让我转世投胎做人?”阎王也不搭理他,叫牛头马面将老王带走了。老王心都凉了,在阴曹地府说我儿子是当官的,是没人搭理的。

老王在枉死城等了十五年,也没等到转世投胎做人的通知。

这一年,老李死了。奇怪的是,老李死的第七天,就转世投抬做人去了。老王知道这个消息后,急得不行,就去找阎王讨说法。阎王哭笑不得,叫他找判官。老王找到了判官,说:“早死早投胎,怎么老李晚死的先投胎去了?”

判官郑重其事地说:“要怪,就怪你当官的儿子吧。”


老王满脸惊讶:“我儿子是当官的,怎么怪我儿子?”判官只好实话实说;“老王啊,你儿子是个当官的,这不假。可是,你中风瘫痪后,他只回家看过你一次,瞅一眼就走了。你的老伴服侍你,可是,她也年老体弱,扶不动你,你只能天天躺在床上过日子,时间长了,你身上都长蛆了。”

提到这事,老王眼泪哗哗流:“我,我一直想隐瞒这个事,丑啊,没想到你们都知道了。”

判官说:“神目如电,没事能瞒天过海。你看老李,他的儿子没有当官,但经常回家帮他洗澡,他就这样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活了十五年多。”老王这才发现,我儿子是当官的,实在不值得炫耀。想到这儿,老王小心翼翼地问他什么时候能够转世投胎做人。

判官叹了一口气:“还是很难说呀,等你身上的蛆虫都转世投胎了,才能轮到你。”

老王一听,脑壳轰的一声大了。


作者简介:


 张金初:微信号: zjc888h湖北资深帅哥,写诗三十多年了,依旧乐此不疲,却发现,写一首好诗,难矣!写一首好诗,足矣!曾经参加《诗刊》全国青年诗歌函授学院第四期学习一年。在《四川日报》、《粮油市场报》、《楚天都市报》、《孝感日报》、《孝感晚报》、《安庆晚报》、《石家庄日报》、《今日早报》、《黔东南日报》、《云浮日报》、《井冈山报》、《团结报》、《中国教育报》、《苍梧日报》、《每日新报》、《中老年时报》、《现代快报》、《西安商报》、《盐城晚报》、《柳州日报》、《番禺日报》等纸媒发表诗歌一百多首。



原创投稿请附照片一张及简短个人简介一份。投稿邮箱:710701345@qq.com。文章选用后请作者主动加小编微信anxiaoli9,以便每月15日发放上月赞赏。


您的酬金100%作为作者稿酬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