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民国天字第一号治安事件——校长一脚踹向领袖裆部

真历史 2020-06-28 11:50:18


看到这个题目,很多屌丝,啊不是,很多粉丝一定会不屑的说一句MD标题党。在这里,小编不得不说其实呢,虽然好像貌似是标题党,但实际上,它真的不是标题党,而是一个真实而悲伤的故事。

很多热衷于民国故事的小朋友们一定猜到了,对了,就是民国时期的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大战国家元首蒋介石的天字第一号治安事件。

说实话,对于这种事情,我一开始还是不相信的,毕竟蒋介石虽然也是一个校长(黄埔军校),但他更是一个国家元首,刘文典除非吃了八达岭老虎的胆,不然不会这么作死的。可是当你稍微了解下刘文典的为人就知道了,这厮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硬茬,老蒋碰到刘文典活该他倒霉。

与其说刘文典是个硬茬,不如更确切的说他是一个狂徒,一件事体现的最为透彻。;刘文典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尤其对庄子研究造诣极深,他自己就说过:中国最了解庄子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庄周,一个就是我。

听这话,一点不符合中国文人谦虚谨慎低调的作风,足以说明他性格的狂放。

好了,我们快速进入主题,1929年的时候,很多地方在闹学潮,尤以安徽为剧。当时的安徽大学在安庆,也闹的非常厉害,安庆又在国都南京的上游,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蒋介石就决定到安徽师大去视察一下。

委员长满以为元首来了,安大应该锣鼓喧天、彩旗飘飘、人山人海,没想到根本没人鸟他,连个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都没听到,只有几个清洁工老头在门口扫地。

因为闹学潮憋了一肚子气的委员长立刻让人把校长找来,很快,一个像流浪汉犀利哥的老头来了。这人不修边幅、胡子拉碴,头发像夜叉一样从左右两边飞了出去,脸也不洗,穿的长衫简直像厨房用的抹布,扣子都扣错了行也不管。这人走路没精打采,看上去有气无力,要不是怕走路撞树上的话,恐怕眼睛都懒得睁,没错这人就是校长刘文典。

看到这么个邋遢货,一向注重形象的蒋介石恨不能用浙江话大骂一句:娘希匹!不过,他忍住了,怒气冲冲问道:你就是刘文典?没想到刘文典的回答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你就是蒋介石?

娘希匹!这下委员长真怒了:无耻文人!你怂恿共党分子闹事,该当何罪?”刘文典可不管委员长那套,说着说着就和老蒋吵了起来,还说:“你是带兵打仗的,把军队管好就行,大学里是我校长说了算!”蒋介石大怒:娘希匹,给你脸你还想上天?

(以下这段摘自岳南《南渡北归》)(蒋介石)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照准刘文典的面部“噼啪”扇了两记耳光,而后又抬腿用笨重的马靴在刘的屁股上猛踹两脚。刘文典一个趔趄,身子摇晃着窜出五六步远,头“咣”的一声撞在一个木头柜子上,巨大的冲击力将木柜拔起,“轰隆”一声撂倒在地上四散开来,刘文典也在惯性的牵引下扑倒在地。但仅一眨眼的工夫,刘文典就于满地乱书与碎瓷破铁中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身体后转,倏地蹿到蒋介石面前,像武侠小说中飘然而至的英雄人物一样,飞起一脚,“噗”一声闷响,踢于蒋介石的裆部。蒋“啊”了一声,躬身猫腰,双手捂住下半身在屋内转起圈来……众人见状,大骇……

这下闹大了,虽然蒋介石可以用浙江话骂刘文典:娘希匹。刘文典也可以用安徽话骂蒋介石:奶奶个比,但大学校长和国家元首打成一片,不是,是打成一团,哦,好像打成一堆更合适,这就太不像话了,更何况还把元首的下半身给踢了,这个也太彪悍了。

关于这件事,很多人都提出质疑,因为这事刘文典做的太逆天了。

不过从很多人的嘴里都可以证实这件事,胡适、鲁迅、何兆武以及当时的南开学生刘兆吉都有过相关的论述或记载,证明确有此事,只是比较一致的是二人有冲突是肯定的,打没打起来,是不是打的这么惊心动魄、断子绝孙则各有说法。

我个人认为二人对骂这事是有的,刘文典飞踹委员长应该是没有的,那样的话,刘文典就不是彪悍了,而是彪了。

当然,人们不但希望二人冲突是真的,更希望刘文典飞踹老蒋是真的,因为这体现了文人的气节、骨气,更重要的是读书人看了都解气。

对了,结局还没说呢,刘文典打完之后,当然得被关进监狱了,但在蔡元培等人的帮助下,这事只是按治安打架事件处理,关了几天就出来了,狂人刘文典出来后还四处炫耀说:“我一生除被一位老和尚打过,没有谁敢打我。他蒋介石虽然把我关进了牢房,他也不敢动手打我。”

不过安徽大学的校长是当不成了,最终的结果是刘文典被正在清华做校长的原蒋介石的秘书罗家伦请去,在清华大学做了国文系主任。

更多精彩历史文章,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真历史”,每天都有6——8篇精彩的历史等着你。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