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太湖文史】血雨腥风上格城

太湖网 2021-01-09 09:35:25


                       (曹仁始筑上格城)
上格城亦名乐城堡 

 位于安徽省太湖城东23公里小池镇后河村的山冈上,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其1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城、郭、亭、台、庙宇和祠堂的遗址,至今仍清楚可辨。这座城原门有四,城门皆为砖拱,大西门...

  上格城亦名乐城堡,位于安徽省太湖城东23公里小池镇后河村的山冈上,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其1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城、郭、亭、台、庙宇和祠堂的遗址,至今仍清楚可辨。这座城原门有四,城门皆为砖拱,大西门还有城楼,六柱支枋、飞檐翘角,正面系杉格门。十年浩荡,惨遭毁坏。其气势恢宏的城隍庙,古色古香的张氏宗祠也被拆除,城内幸存的一块清初“祠塾碑记”青石刻碑,高达3米、宽1.3米,碑文736个柳体字,完好如初。

    上格城居山冈之上,居高临下,形势险要,易守难攻。河西为小池万亩平畈,东扼潜山、怀宁和望江等县通往太湖的大道,北边系广阔沙滩,南接连绵起伏的丘陵。故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三国时曹操与孙权在合肥以南、蕲春以东的庐江郡征战激烈。魏将曹仁(曹操堂弟)为控制合肥至蕲春的交通要道,在太湖小池驿附近修筑城堡,屯兵养马,与东吴孙权抗争。这个城堡就是上格城,后曾作青城县治,明清时改名乐城堡。明朝大将史可法凭借上格城抗击张献忠农民起义军。清咸丰九年(1859),曾国藩率军进逼安庆,北路围攻太湖。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会同捻军十万人支援太湖,在上格城附近连营百座,使清军被迫反攻为守。后人对上格城一带的战事良多感慨,清人陈于谦在《上格城吊古》中写道:“古戌凄凉驿路东,断烟荒草落残红。黄沙空掩征人骨,战马犹嘶野树风。归垒几家忘帝力,山城半壁籍天工。孤臣心事同流水,千古兴亡感慨中。”

    今天,上格城周围仍有许多因昔日军队安营扎寨而得名的村落和山冈,如广峰寨、应家寨、荞麦寨、烟囱寨、放马包和盘营岭等,它们和上格城的废墟一起,记载着古战场的硝烟,诉说着历史兴亡的故事。

上格城1984年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距太湖县城东四十里,有一处被人遗忘的古城——上格城,来到这里,可以去追寻太湖的悠久与沧桑。  

    上格城位于小池镇后河村的山冈上,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据清《太湖县志》记载:“青城废县,在县东四十里,本魏将曹仁筑。”也就是说,上格城是唐朝时青城县治所在地,最早是三国时期魏将曹仁所建。

    太湖西汉时为湖陵邑地,大体属庐江郡。东汉时省湖陵,入皖县。三国时属于扬州,其时杨州分属曹魏和孙吴所有,九江、庐江等二郡14县属魏地,丹阳、会稽、建安、吴郡、豫章、庐陵、庐陵南部等七郡146县属吴地。约於今江苏省南、安徽、江西、浙江、福建数省之地。曹魏在东南与孙吴对峙于长江淮河一带及汉江长江一带。太湖县的地域就在魏吴对峙面上。上格城一度成为双方争夺焦点。

上格城居山冈之上,居高临下,形势险要,易守难攻。河西为小池一望无际的平畈,东扼潜山、怀宁和望江等县通往太湖的大道,北边系广阔寂寥的沙滩,南接连绵起伏的丘陵,故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三国时期,魏将曹仁为阻击孙权西进荆州,曾在此安营扎寨,抵抗东吴军。曹仁(168—223),字子孝,沛国谯(今安徽亳县)人,为曹操堂弟,少年时期就好弓马戈猎。东汉末年,豪杰并起,曹仁就“阴结少年,得千余人”,在淮、泗之间来回活动。曹操起兵之时,他就带着这批人投奔过去,曹操任命他为“别部司马”、“行厉锋校尉”。曹仁先后讨徐州、攻吕布、征张绣、战官渡、破马超、守樊城、破襄阳,是曹操第一代大将之中唯一被封为大将军、大司马的人物。

    据民国《太湖县志》记载,汉献帝建安年间,安徽潜山到上格城一带,征战激烈。“建安四年,孙策袭庐江取之。六年,吴孙权暨孙韶率徐晃破太守李术于皖。十九年夏闰四月,孙权使其将攻皖,破之。先是,曹操以朱元光为庐江太守,屯皖。孙权帅吕蒙和鲁肃攻皖,拔之,获元光。权拜蒙为庐江太守”《县志*武备志》(第197页)。当时曹操与孙权在合肥以南、蕲春以东的庐江郡争战激烈。魏将曹仁为控制合肥至蕲春的交通要道,在太湖小池驿附近修筑城堡,屯兵养马,与东吴孙权抗争。这个城堡就是上格城,明末时改名乐城堡。

乐城堡的刀光剑影

    明末,右佥都御史、兵部尚书史可法在安庆、池州等地与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队交战的时候,重修上格城。史可法题匾:乐城堡。

    史可法(1601年~1645年),明末政治家,军事统帅。字宪之,又字道邻,汉族,祥符人(今河南开封),崇祯元年(1628年)进士、东林党人。授西安府推官。历任户部员外郎,郎中。崇祯八年(1635年),随卢象升镇压各地农民起义。崇祯十年(1637年),被张国维推荐升任都御史,巡抚安庆,庐州,太平,池州及河南江西湖广部分府县。崇祯十四年(1641年)总督漕运,崇祯十六年(1643年)七月拜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攻占北京,弘光政权建立后,拜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时称“史阁部”。时议设刘泽清、刘良佐、高杰、黄得功江北四镇,以可法为兵部尚书,督师扬州。后被朝廷排挤。兵败,以身殉国。

据民国《太湖县志》记载,崇祯十年至十三年,史可法任巡抚期间,多次率军援救太湖被张献忠所围。崇祯十年为抗击张献忠,请示朝廷拨款重修了上格城,并亲自题写匾额:乐城堡。但城未修好,张献忠军就攻来了。上格城被张献忠的农民军占领。后史可法会合总兵左良玉的部队,才将张献忠赶走,始解太湖之围。

    清咸丰年间 (1859),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又在上格城一带与清军进行了激烈的拉锯战。

    这年8月,清廷令曾国藩援皖,镇压太平军及捻军。曾即与湖北巡抚胡林翼商定攻皖战略,后率军由湖北进驻宿松,并令福州副都统多隆阿、总兵鲍超驻扎于太湖县城西境内的八里岗,后分别移师至太湖新仓、岔路,与曾形成三角之势包围县城内的太平军。为接应城内被困的太平军,英王陈玉成率军由安庆向潜山、太湖进发,捻军也组织部队增援。多隆阿即命鲍超抵御,陈玉成在上格城一带修筑了应家、何家、广峰等寨。城内太平军得到英王已到的消息即变包围为反包围,内外夹击鲍超。在多隆阿的援助下,双方死伤无数,僵持不下,只得就地休整。第二年年初,再次决战于上格城与小池驿一带,陈玉成寡不敌众,伤亡数千人后不得不退至安庆。

    关于上格城还有许多传说。据当地上了年纪的老人介绍,抗日战争中日本兵可没敢在上格城附近烧杀抢掠,因为1942年一小股日寇想进“城”骚扰时,突然城墙上出现一巨人,手持大刀,怒目圆睁,日寇被吓得屁滚尿流,夹着尾巴逃跑了。传说这是魏将曹仁显圣,不容许日寇侵犯他的同胞。传说归传说,但当地百姓对曹仁的敬重从该地上城寺里供奉着曹仁的牌位就可见一斑了。

走进上格城

    清代本县诗人陈于谦在《上格城吊古》中写道:

    古戍凄凉驿路东,断烟荒草落残红。

    黄沙空掩征人骨,战马犹嘶野树风。

    旧垒几家忘帝力,山城半壁藉天工。

    孤城心事同流水,千载兴亡感慨中。

   走进上格城,满目凄凄芳草、寂寞的树和那古老的寨墙,环视这座缄默肃立的残垣断壁,能感受历史的沧桑沉重。

    一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城、郭、亭、台、庙宇和祠堂的遗址,至今保存极少。据记载,这座城原有四门,城门皆为砖拱,大西门还有城楼,六柱支枋、飞檐翘角,正面系杉格门。“文革”十年浩劫,惨遭毁坏。其气势恢宏的城隍庙,古色古香的张氏宗祠也被拆除。城内幸存的一块清乾隆元年所立的“祠塾碑记”青石刻碑,高达3米,宽1.3米,碑文736个柳体字,完好如初。

    据《祠塾碑记》,张氏族众48户于明末迁入城中,以防寇乱。旧《太湖县志》载:一次城被贼围,城内粮尽。突夜有金甲人手执大刀登城巡走,贼以为援兵至,亟引去,始免于难。乃醵赀为48户城隍会。但城隍庙毁于明末战火。据寺内留存的修复城隍庙石碑和《祠孰碑记》记载,清代多次修复,但又遭太平军毁。同治三年,仅修正殿和山门。经过战火和动乱,上格城城隍庙经过多次破坏和修复,已失去了昔日的辉煌。今天,上格城城隍庙新建了上、下殿和居士楼。经过批准,城隍庙改名为上城寺。寺的历史沉淀着沧桑起伏的往事。

    在上格城的厚重的土路上徜徉,犹如走在时空隧道里,稍加留意就可在夯土层中、河水里捡到远古时代人们遗留下来的器具残物、唐宋时期的陶瓷碎片。在这里,发现并出土了大量的唐代画像石,其造型线条质朴生动,极为珍贵,足见昔日的辉煌。    古堡中现存遗迹还有明代遗留下来的城墙,城墙为青砖砌筑,外用山土夯实。经几百年风雨剥蚀,仍现当年金戈铁马的场景。

   今天,上格城周围仍有许多因昔日军队安营扎寨而得名的村落和山冈,如广峰寨、应家寨、烟囱寨、放马包和盘营岭等,它们和上格城的废墟一起,记载着古战场的硝烟,诉说着历史兴亡的故事。

    20世纪80年代,安徽省人民政府将上格城遗址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