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穿着吊带裙逛菜场

青衣的精神家园 2018-06-19 22:27:04

      上海人喜欢穿着睡衣逛菜场,一般男人多数穿格子,女人多数穿棉的带有花边的,我以前也对此觉得有些不雅,上个周末,我突然理解了上海人,这是多么休闲的感觉?上海话里的“适意”二字最为精准!他们在周末里,逛着自己家门口的小菜场,进行一项非常休闲的家务活动,没有必要工工整整。我初到上海的时候写文批判过上海的菜场吊带裙现象,如今我以欣赏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风景,一是成熟,一是包容,三是融入。

     那天,我突然找出一件吊带裙(不是睡衣),平时我会在吊带裙外面套一件小外套出门,从来不露背。但我今年从来没穿过吊带裙,一时半会找不到小外套了,于是我就这样出门了。还特意穿了双人字拖,感觉好轻盈!我喜欢菜场里有些菜农喊我阿姨,有的喊我小姑娘,有的喊我小阿妹,无所谓,怎么样我都感觉妥当和亲切!

    其实穿什么,完全在个人的自由,只要不要太吓人。比如穿睡衣逛菜场可以,但是不要太透明。我突然想起来有一次,我和四个朋友一起吃饭,二男二女,除了我他们三都是已婚。不知道我们怎么谈起来睡觉,他们三就在说夫妻睡觉,居然他们两个男的都说和老婆是一张床上盖两床被的,互不干扰。我很惊讶,我说结婚了还盖两床被?如果是我一定每晚都会抱着对方睡,他们哈哈大笑。我说我曾经在一封蹩脚的情诗里如此写道“我想用双手勾住你的脖子,把脸埋进你的胸膛。”他们笑,问我有没有实践过?我说目前还没有,后来我想想估计这动作是否有点难以实现?要练练瑜伽让身体柔韧性好。

     然后说起居家穿衣,我的女伴说:我在家里洗过澡从来不穿衣服。我们又哈哈大笑,我说:你公公婆婆看见怎么办?她说:反正他们不会到我楼上来,我就光着身子在楼上到处乱走,我老公也习惯了。多么自在啊?和任何邪念无关,仅仅是因为“舒服”!我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也衣冠不整,有几年夏天我特爱只穿一件我哥的大T恤。我妈妈常常对我坐得四仰八叉愤愤不已,说我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吃没吃相。我说:妈呀,我在自己家里!

     因此我们也应该理解海滩上那些裸体的外国人,他们只是在享受阳光!无需大惊小怪!

   找个心情特别的时候,我要穿着旗袍去买菜。尤其喜爱上海人那句“管侬啥事体?”(与你有何相干?关你什么事啊?)


青衣2010715

黄浦江边儿


生活随笔:



青衣,第一故乡安徽安庆,第二故乡上海梅陇。 1995年来上海定居,期间曾北漂2年半。曾就职于主流财经媒体、管理咨询公司、游艇俱乐部、大型金融集团,现为大国企小职员。爱读书、爱写字、爱赏剧、爱画画、爱美食、爱旅游,主张“人生无处不玩票!”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