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常星民:守望(外八章)┃微刊NO.321┃诗散文

现代诗歌 2021-01-08 15:24:29


常星民的诗歌

守望

(外八章)


※守望

 

  写不尽一片叶子的前世今生,欢乐与感伤,生命色彩的浩瀚 ……

  此刻,秋之掌心,将你缓缓抚慰;鸟儿切切吟唱。岁月的履痕,依旧脉络清晰,那是一部宏大的史章啊……

  微风,轻梳你淡然的思绪;阳光将你的最后容颜珍藏。眷恋中,你疼痛的影子一晃,落下——

  来年的枝头,会有无数的青春的你,继续为一棵树的承诺,守望。

 

 

※石塑

 

  取憨厚友善,或凶猛狡黠,于尘世的刀锋之下:十二生肖,各自拥有一种姿态,一抹神韵——

  刻刀,握紧在谁的手里?

  一个瞬间,足够定格一场生命史。来回过往的人群,穿梭于其间,穿行于自身的内部,每一步,又怎能绕得开那个巨大的圆。

  聚焦一个点,在时空的光照里成型,各自的永远。

 

 

※灯 盏

 

  灯盏,从醒来就开始奔赴,梦,一直在路上。那一场场虚拟的快乐与幸福,苦痛与灾难,在意外或虚构的情节里,与自己面对,或作对。

  把“向上”高举头顶!一口无形的井里,岁月与时光无以丈量。信念的光明衔在口中,激情一次次点燃,又无端熄灭。

  这虚幻之光啊,这永恒的黑!真实的天空在哪里——

  灯盏!灯盏!

 

 

※牧笛

 

  牛背,一支牧哨吹醒满垅流溪,几颗湿润的音符挂在水草间,映照出牧鞭几多顽皮。大笠帽罩着一个七月,还有七月一个赤裸裸的欢喜。心儿,弹跳着风,在地上打几个热滚……

  刹那间,满目新绿,溶入金色短笛。

 

 

※故 乡

 

  我怕思乡的情绪会发芽,一天天长成急促。怕路过开往故乡的车站,唯恐坚定的凝眸,会扎痛游离的神往。

  我怕长鸣的汽笛,会分散行走的方向:我怕,眼前晃动的故乡,突然向我张开有力的臂膀……

  故乡,在远方,也在一念之间的行程,我怕来不及给自己一些交待,就把荒芜打进行囊。所以,我总是避开那些,频繁开往故乡方向的车辆,我只能在心里,一次次地,把问候和祝福,悄悄捎上。

 

 

※青 春

 

  居于神秘的巢穴,被少女怀上——那是怎样的丰腴和丰满。花肆无忌惮地开,叶无拘无束地绿,风潜入赶走鸟鸣,大地的花边罗裙在悸动中颤动,男孩的心事,就有了不安分……

  小桥上,身影婀娜游动,秋波微转,滴落在晶莹的河水里,开始柔软的吟唱——雾起了,所有的心情,再也找不到不盛开的理由。

 

 

※外 婆

 

  外婆跟我叙话时,灯就灭了,风就紧了,草萋萋扎痛了双眼,泪已在梦里流干……

 

  那年,外婆与我不辞而别,毅然决然收起她单独的想法。从此,我生命的河堤就破溃成灾。几十年过去,我一次次在梦中痛醒,又一次次携疼痛入梦,我的外婆,还是一样用慈祥而温暖的手,缓缓地、轻轻地、不厌其烦为我擦去伤,揩去痛——这些已成定格!我的生命,也就因此充满了爱和坚强!

 

 

※娘的心

 

  娘的心脆弱,一寸路一个痛,儿的心穷野,走向天边不思回。所以娘的心一寸一寸痛到天边。

  山的那边住着娘,山高路复远。一年300多个日夜,叠加,娘的青丝便一根根患上了冰冷的雪白。皱纹深了,满了,脊背一天天勾下——那是儿震翅欲飞划下的伤痕吗?

  其实,儿的翅膀扑楞得再响,又怎能飞得出娘的心坎?

 

 

※放飞

 

  山从这开了个缺,风从此处进来,心,就有了放飞的出口——何时起,我就坚信山里面住着神仙,神仙法力无边,能让浮躁不安的心静下来,会给飘泊落寞的灵魂以温暖慰藉……

  每当云涌,每当风起,我便来到这里,让思想张开翅膀,给灵魂一次沐浴的清凉。让生命,重新找回一个起点……



诗散文

常星民 ,男,汉族。 安徽省望江县人。业余练习写作多年,作品散见于《安徽文学》、《安徽日报》、《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报》《振风》《星星》《中国魂》《安徽青年报》《安庆日报》《安徽法制报》《中国诗歌报》《贵州作家》《安庆晚报》《韶关日报》等等报刊。 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诗作协、安徽省作协会员。有多篇作品多次入选《中国散文诗年卷》、《星星》诗刊散文诗人档案。


请输入
请输入请输入

高雅、恬静、自信、独立


诗意人生    坐起看云



微刊第三二一  期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