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以案说法】患儿被弃医院,医患“疙瘩”如何解?

医法在线 2020-07-06 14:05:54


案情:

2016年3月7日,高龄产妇江某到安庆现代妇产医院分娩,入院诊断有流产的迹象。3月9日,江某分娩一男婴,出生时是脐带绕颈两圈,新生儿重度窒息。当天清晨,婴儿在安庆现代妇产医院医护人员及父亲吴某陪同下,通过120急救车转入安庆市立医院新生儿科治疗,入院诊断为:新生儿窒息,呼吸衰竭等症状。

  吴某在入院记录、病情告知记录单、病危通知单签名并预交医疗费5000元。

  经安庆市立医院医护人员一个月的尽心尽力治疗,患儿生命体征稳定。鉴于患儿状况业已过新生儿期,不属于新生儿科治疗护理范畴,需要转上级儿童医院做专业的康复治疗。4月10日,医护人员告知患儿家长:“患儿可转上级医院进行神经系统康复治疗,继续营养脑细胞对症治疗。”然而,吴某、江某却一走了之,不再到医院照看患儿,任凭医院多次催促,也拒绝来医院办理患儿出院手续,不履行法定监护责任。

  无奈之下,安庆市立医院于5月19日向安庆市迎江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吴某、江某为患儿办理出院手续、履行抚养义务,腾退所占病床,并支付医疗费4万余元。

法庭判决:

6月21日,根据吴某、江某的申请,法院依法追加安庆现代妇产医院为该案被告,共同参与诉讼。6月30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

  庭审后,法官于7月14日就此案组织调解,因吴某、江某拒绝到庭参与,无法协商。

  最终,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吴某、江某在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为患儿办理出院手续、履行抚养义务,腾退所占医院病床,并向安庆市立医院支付医疗费4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被告吴某、江某拒不执行判决。9月下旬,安庆市立医院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最后经法院与医院多方努力,在充分协商之后,吴某夫妇跟随主治医生一同赶往医院,接儿子出院。

法律分析:

1、被告吴某、江某与安庆市立医院医疗服务合同的认定。吴某在入院记录、病情告知记录单、病危通知单签名并预交医疗费5000元。吴某、江某与安庆市立医院形成医疗服务合同关系。

2、被告吴某、江某对患儿的抚养义务。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我国《》第8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父母作为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必须对未成年子女的人身、财产以及其他一切合法权益加以监督和保护。本案中被告完全违反了法律的规定,没有对患儿履行抚养义务。

3、关于遗弃罪。根据我国刑法第261条规定,遗弃罪是指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本文中如果被告的行为理论上可以构成遗弃行为,但考虑患儿利益的最大化,案件从法律和情感等多方面考虑,使得案件最后的等分止争。

近年来,患者家属出于各种原因将患者留置医院不理不问的事情多有发生,很多时候医院不知怎么去处理,甚至出现医院工作人员集体养小孩、养老人的现象,这是家庭的悲哀,是社会的悲哀。

医院一定要学会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本为案情摘自中国法院网,引用不做商业用途,若有侵权请与作者联系。欢迎将本文转发朋友圈。)


(关注“医法在线”公众号,了解医疗、医改、法律等最新动态,免费提供医疗法律咨询。欢迎投稿:yifa_online@163.com,感谢您的支持!)

(医生和律师,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两个朋友!)

医法在线

(关注医疗,关注法律,关注医法在线!)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