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暴雨袭击南方 险情严峻!

播视网 2018-06-20 01:46:00

长江中下游持续大暴雨:有最坏打算,做最强准备!

6月30日以来,长江中下游沿江地区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很多地区,一片汪洋。

今天(7月5日),李克强总理抵达安徽视察防汛工作。李克强表示:一定要把保障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


△李克强5日抵达安徽阜阳王家坝闸视察淮河防汛。在王家坝水文站,总理查看实时监测数据,要求对可能出现的强降雨和超警戒水位做好万全准备。李克强强调,王家坝闸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一闸千钧,要全局在胸、科学值守,切实筑成“千里防汛第一关”。

这几天水情有多严重,来看安徽芜湖滨江公园的一个一家三口的雕塑。


△这是洪水来临前的样子

△7月4日时雕塑完全被淹没

暴雨袭击南方 湖北险情最严峻

此次强降雨过程中,湖北、湖南、江西、江苏、贵州等省份,上百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水位洪水;而且不到两天时间,长江一号、二号洪峰,就相继形成。其中,湖北的险情尤为严峻。在湖北全省,近1600公里的堤防超设防,5大湖泊超汛限水位。

在宜昌,隔河岩水电站大坝自1998年后第一次开闸泄洪。


在鄂州,体育场变成了大澡盆。


在举水河新洲段,出现了溃口。


武汉市内,45处路段渍水严重,车辆无法通行。



4日,有消息称安徽省六安市一家养殖场因大雨被淹,6000多头生猪浸泡水中20小时。员工撤离前最后一次涉水走进猪舍,与精心饲养的生猪诀别(上图)。5日上午,一家公司派出救援组和铲车,救援人员边拉边抱,抢救转运生猪。

洪灾已致186人死亡

防汛抗灾,尤为令人揪心的,是不时传来的人员伤亡消息。国家防总截至7月4日统计:

“硬件”给力 长江干流未发生险情

眼下,全国很多省市的水情、雨情,已经超过了1998年的纪录,而各部门对今年汛情,也早有预测,几乎一致判断今年将发生不亚于1998年的特大洪水。

在1998年之后,国家对长江干流堤防全面实施了加固工程,因此,这些堤坝,不管是质量还是抵御超大洪水的能力,都有了大幅提升。面对严峻的汛情,让人担心的同时也有欣慰的是,今年的汛情,主要集中在中小河流和农村,而整个长江干流,迄今为止没有发生一处险情。

对此,现在正在防汛第一线的长江科学院副院长陈进解释道:“长江干流问题不大是因为1998年大洪水以后,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对堤防进行了加固。再加上现在有三峡等控制水库的调度,调度的灵活性已经增加了很多,所以长江干流问题不大。现在主要是这些湖泊和地方上的一些中小河流危险性比较大一些。

抗洪防汛出现新问题

硬件虽然上去了,然而抗洪防汛又出现了一些新问题。

湖北:一线抗洪人员紧张

当紧急汛情出现,安排足够的人手,坚持24小时严密排查,是保障堤坝安全的必要措施。然而,根据湖北省洪湖市统计,目前下属的一个村庄,能够抽调出的50岁以下男性劳动力不足百人。当地村镇很难在短时间内动员所需要的大量壮年劳动力,参加抗洪防汛。

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洪湖分局局长张守雄:“现在洪湖市政府,一个是用民兵预备役的力量,组织集中抢险;第二就是对工厂人员进行登记,有重点的选拔,第三就是工厂、城镇抢险,日常的巡查还由当地的农民来进行。”

安徽:如何落实责任到一线抗洪人员身上

对于安徽,目前抗洪工作的难点,是如何把责任落实到一线抗洪人员身上。

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新闻发言人蔡正中:“我们现在落实了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防汛责任制度,像基层的防汛责任人员,要到岗到位,接到什么预警信息,就要通知到乡、到村、到组,这些责任人要到一线去,包括指挥组织抢险,指挥组织人员转移。”


△视频:有最坏打算,做最强准备




新闻多看点

NEWS MORE



这些照片有没有让你感动?

暴雨之中,救援也是惊心动魄。

7月1日,突如其来的山洪,很快漫过了湖北孝感大悟县杨平镇新寨村的河道,水深达到一米多。为了一个三岁的孩子,消防员刘晓鹏冒险救援。



7月3日,安徽安庆武警安徽总队第一支队战士焦磊正在两条小板凳上休息。最让人关注的是他这双脚,这双脚已经在洪水里头泡了19个小时了。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抗洪抢险的战士们。

大雨滂沱里,他们不穿雨衣;为了运沙袋,他们浑身是泥,里外湿透;六十斤的沙袋,他们每个人扛三百个,来回跑六百趟。



因为险情紧急,官兵来不及吃饭,只能趁难得休息时间迅速吃馒头,他们已坚守30小时。这无关乎后勤保障,连炊事班的人都在扛沙袋。


他叫李金龙,一名军人,6月27日他正在休假,凌晨,洪水来了,家中被淹,他叫醒父母又跑出几公里叫醒数百群众。随后,他就地参加救灾,4天3夜没怎么合眼,救出17人。


此刻,他们仍在一线奋战!向他们致敬!




编辑/郭爽

©央视新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更多资讯

防洪救灾 众志成城!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