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他们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A日记 2020-11-25 09:57:30




7月4日一大早,一位武警战士双脚的照片刷爆了朋友圈。照片中,一名年轻的武警战士,眉头微蹙靠墙坐在一条板凳上,橙红潮湿的救生衣,沾满泥浆的迷彩裤筒下面,那双脚板腐白、褶皱纵横,看上去皮肉两离的大脚正对着镜头。

他是谁?他在哪里?他正在干什么……一连串问号,闪现在了脑海里。随后,笔者踏上了寻找这位武警战士之旅。


照片始拍者是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支队后勤处长张广州。笔者想先与其取得联系,结果对方手机始终处在无法接通状态,遂决定直接赶往他正率部抗洪的怀宁县平山镇程家圩。


程家圩位于长江支流皖河西侧,圩内有着万亩粮田和好几个村庄。7月2日,上游皖河发生决堤,圩内鸣凤、大洼、石牛等几个村的圩堤险象环生。


那些兵娃子累得真是够呛”,一位正在圩堤值守的徐姓大爷,闻知我们来找抗洪部队,率先翘起大拇指。他指着脚下那堆凸露在水面的白色编织袋介绍说,前天上午十点多,那地方出现大管涌,几十个武警战士搬沙石、扛土包,“忙到下午四五点钟不得歇,好几个娃子下到水里就没见上来过”。中途,大坝上还突来塌下去过一个直径1.5米、深7米左右的大坑,官兵们又花了两个多小时把它填平加固,“走的时候都摸黑了”。


与徐大爷告别,我们根据他提供的信息,沿着满是泥泞的大堤,一步一滑艰难走到三公里外的大洼村。据了解,昨天晚上,这里的圩堤出现了十几个大小管涌,战士在齐腰深的洪水中作业了三个多小时,险情基本得到控制


“大概晚上九点半左右,雨下得特别大,打在脸上眼睛都睁不开”,当地一位村民指着不远处一间低矮破旧的土围子告诉笔者,官兵们当时实在吃不消,又担心大堤因管涌溃坝,所以也不敢走远,“只好在那间废弃屋子里歇一会儿,等雨稍稍小了点又跑出来跳进水里接着干”,直到今天凌晨两点半。




“他们现在好像在金牛那边”,一位路过的大姐见笔者淋得像只落汤鸡,热心提供了这条意外信息。


在湿滑逼窄的土路上亦步亦趋,赶到石牛村已是下午三点多。笔者透过雨幕,远远看见一条条橙红色的影子“嗷嗷”叫着在大坝上飞奔。由于持续暴雨不停,洪水随时都有漫堤的危险,官兵们正个个小老虎似的在扛运沙袋增高加固堤身。


靠上近前,擦亮眼睛仔细寻找,终于在那一张张裹满泥巴的年轻脸庞中,找到了一张有点眼熟的脸,于是赶紧把他拦下来,恳请他能脱下鞋子看看他的脚。这名战士把包投进管涌中,有些茫然地望了两眼,还是脱下了灌满泥浆的鞋袜。


眼前这双被洪水长期浸泡得有些浮肿的脚,粗看与微信照片中的那双脚十分相像,几乎一致,但细瞧却又不是。


“赶紧加油扛,别杵在那儿”,一名领章挂着中校警衔的干部,扛着一个鼓鼓的沙包从身边快步走过,冲眼前这位战士喊。


他就是张广州。搞清来意,他探过头来看手机微信照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这张照片就是他昨晚带战士们在大洼村那间废弃屋子小憩时拍的。照片中这双大脚的主人公名叫焦磊,山东临沂人,2011年入伍,今年25岁,现为该支队一大队二中队战士,此时正和其他六名战友在一公里外堵一个单独管涌。


“请焦磊回话”,张广州通过对讲机呼叫两遍后,对方马上有了回音。笔者提出想与他见面的要求,没想到对讲机里传来这样回答,说他现在任务很紧急过不来,“其实张处长当时无论拍谁的脚,基本也都是照片中的那个样子……”


松开按键,对讲机里再也没有动静。耳畔,风雨依然很大。



6月底以来,安徽部分地区连降大暴雨、特大暴雨,大别山区、长江沿岸一些地方遭遇5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给当地居民造成了严重损失。


然而,洪水无情,人有情。在这场抗击特大洪水的战斗中,一群逆水而行、救护百姓的抢险救灾人员在洪水中留下了令人感动的身影,让我们一起来铭记这些感人至深的瞬间。


参加抗洪抢险的解放军指战员在抗洪现场,利用间隙抓紧时间吃上一点。


合肥市肥西县三河中学内,一位官兵的双手满是泥土。


7月3日,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村民相互扶持,转移至安置点。


7月2日晚,宣城市宣州区沈村镇胜利圩近五百米圩坝水位已超过极限,面临溃坝危险。干部群众一同加固堤坝。


7月2日10时许,池州市东至县公安消防官兵和医护人紧急救出一名60多岁的遭洪水围困的病人。



7月1日,国网巢湖市供电公司员工在抢修中挂接地线。




面对洪涝灾害,子弟兵们总是奔赴在抗洪抢险第一线。他们日夜奋战,浸泡在泥水中。泥泞的抢险道路上,那些动人的面孔,深深刻印在我们的脑海之中。


点赞!向奋战在安徽抗洪一线的“战士们”致敬,也向传递给我们感动的图片拍摄者致敬!

未完待续,由于字数限制,只能更新到这啦,喜欢本文的同学,可以扫码下方二维码或者手动关注公众号"a-riji"阅读后续内容哦!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