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用生命筑起平安堤坝

监狱之声 2021-01-08 16:17:16

雨势越来越大。暴雨、河水冲击之下,靠在堤坝旁的小船左摇右晃。

只见船上那人,一手来回挥动指挥转运沙包,一手拿着木棒勉力保持平衡,全然不顾小船随时倾覆的危险。

他不是大片中的孤胆英雄,只是江苏省常州监狱的一名普通民警。

抗击暴雨洪涝灾害面临的生命危险,没有让监狱民警却步。雨幕洪流中,监狱民警的身影愈加挺拔。

他们不是“抗洪神器”,只是危难之际值得托付的一股力量。

 

抢险

7月1日之后,强降雨席卷江淮地区,河流水位陡升。

江苏省常州溧阳市竹箦镇,流经王渚村的高阪河水位持续上涨。到73日,疯涨的河水冲破了村民抢筑的临时堤坝。情况紧急,竹箦镇镇政府向设在当地的常州监狱求援。

7月31740分,急促的集结口令穿透雨幕。47名监狱民警在监狱尚德楼前广场集合,目的地是王渚村的临时堤坝。

只有50公分宽的临时堤坝已被雨水泡软,监狱民警扛上沙包向堤坝缺口传运,一步一陷,随时都可能滑跌入河水中。

焦急之时,有村民运来一艘船,意图将沙包装上船从水面运到堤坝缺口。知悉来意,民警杨莫第一个跳上船,一手指挥沙包装运,一手拿着木棒保持平衡,一来一回十几趟。

了解杨莫的人知道,他不熟水性,但在汹汹洪水面前,他把命都豁出去了,用他的话说,“当时没考虑那么多,就想着快点抢险”。

21时13分,堤坝缺口终于被堵上。此时,雨势更急,堤坝上,醒目的是监狱民警雨衣的反光条。

持续强降雨笼罩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北省江北监狱遭遇严峻汛情。

五农场是湖北省江北监狱最为偏远、地势低洼的“水袋子”,长达数十公里的渡佛寺河更是悬在5000亩庄稼、农舍头上的“地上河”,河底高出农田3.5米左右,河水多次破堤而出。

630日以来,几场特大暴雨给江北监狱防汛抗洪工作拉响了警报。根据湖北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的部署,江北监狱党委紧急启动防洪预案,全员上岗。五农场数十里长堤上,监狱民警轮番上阵,24小时查险堵漏。

然而,暴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湖北省武汉市险情不断。630日至758时,武汉市蔡甸区普降大到暴雨,多处民垸水位跳涨,超出最高防守能力。湖北省蔡甸监狱民警全力应对汛情。

7月6日上午,大雨滂沱,湖北省司法厅厅长谭先振赶往蔡甸监狱。抢险一线,谭先振给一线民警鼓劲:值好防汛班、站好防汛岗是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是关系到监狱安全稳定和周边群众安危的大事,一定要再接再厉,坚决打好这场攻坚战。

“没什么大碍了!没什么大碍了!”71113时许,河南省第二监狱监狱长陈好彬一脸疲惫走出监区。

7月823时至914时,河南省新乡市突降大到暴雨。河南省第二监狱是驻新乡6所监狱之一,在此次暴雨袭击中遭受不小损失。

河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石英说,此次暴雨灾害造成新乡6所监狱房屋受损近5万平方米,围墙倒塌460余米、受损860余米,电网、报警系统、隔离网墙和刀刺网受损1400余米,监狱大门安检及门禁系统等被水淹,办公区和家属区车辆被淹270辆,大批办公设备及家电家具受损。

7月9日早晨,河南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接到驻新乡6所监狱受灾情况报告后,迅速启动应急预案。

“大墙内的抗洪抢险是无声的,但又是异常紧张的。目前,驻新乡各所监狱全体民警和驻狱武警及增援兵力均坚守岗位,服刑人员思想稳定,监管秩序正常,未发生人员伤亡情况。”赶赴新乡指挥监狱抢险救灾工作的河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苗正钊说。

 

转移

浑黄的西河水倾泻而下,站在圩堤上的监狱民警默默流下眼泪。

7月1日,安徽省白湖监狱监管分局滨东监区接到紧急转移通知:“滨东监区将被作为蓄洪区,所有人员包括服刑人员及相关物资全部进行转移。”

由于此前做足了预案,短短3个小时,服刑人员在滂沱大雨中被安全快速地转入关河监区和坝镇监区。然而,部分民警却忙得连个人物品都没有来得及收拾。民警郎飞遗憾的是,女儿绘制的全家福沉在了水底。

7月1日晚,所有撤离工作完成,东大圩进洪闸缓缓开启,西河水以每秒230立方米的流量进入东大圩蓄洪区。

这是白湖监狱建立以来,经历的第六次开闸蓄洪,与以往的使命相同,这次开闸蓄洪,确保了白湖周邻地区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就在东大圩蓄洪当天,安徽省九成监狱在洪水围困下告急……

车轮激起的水花很快融入沉沉雨幕中,一辆警车向着安徽省九成监狱泊湖监区方向驶去。

车内坐着的,是安徽铜陵监狱狱政科长丁建文。此行目的,是押解从九成监狱泊湖监区转移的服刑人员。

九成监狱地处偏远的安徽省安庆市长江北岸九成畈,在800平方公里的华阳湖群中围湖而成。71日起的连续强降水让这里遭受特大洪涝灾害。尽管监狱民警奋力抢险,但水势之大出乎意料。7316时,安庆黄湖水位达到16.50米,远远超过15.50米的警戒水位。四周的洪水与九成监狱最低的押犯监区形成四五米的落差,大坝更是险情不断。

“服刑人员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安徽省司法厅厅长洪禹候每天多次查看灾情状况,要求省监狱局和九成分局时时注意汛情,适时启动九成监狱服刑人员转移预案。

为了确保服刑人员生命安全,安徽省司法厅和省监狱管理局决定对地势低洼、监舍楼层较低的九成监狱泊湖监区服刑人员、老残犯人员进行跨监转移。

7月5932分,九成监狱泊湖监区的监管大门缓缓打开,第一批5辆押解148名服刑人员的车辆徐徐开出。

这批148名服刑人员将被转移至安徽蚌埠监狱进行安置。紧接着转移到安徽马鞍山监狱的147名服刑人员开始转移,紧随其后的是转移到安徽合肥监狱的149名服刑人员。至当天1336分,转移最后一批150名服刑人员到安徽铜陵监狱的车辆驶离泊湖监区,九成监狱泊湖监区全部服刑人员及老残犯共计594名服刑人员得到安全有序转移。

洪禹候说,此次这么多服刑人员短时间内顺利实现了较大规模、长距离的安全转移,是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预案在先、精心组织、周密安排的范例,是九成监狱与4所接收监狱通力配合、无缝对接的典范,是武警、公安、监狱等部门通力协作的结果。

 

感动

平日里,监狱民警“成风化人”,以真心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疾风暴雨的危急时刻,监狱民警依然用自己的言行感染着每一名服刑人员。

6月2318时许,地处重庆市永川区的渝西监狱所在地区遭遇强降雨。

“监狱生活区外围墙出现垮塌迹象”“有发生泥石流的危险”“底楼监舍开始进水”……

监狱值班室内,对讲机的呼叫声此起彼伏。

情势危急,渝西监狱监狱长黄翰第一时间启动监狱应急处突预案。

“不要慌,不要乱,大家按照既定方案有序撤离,我来断后。”四监区民警周月元在走廊大声喊着。

两个小时,1000多名服刑人员全部集中到安全地带。

“急救药箱忘记带出来了,我必须拿回来。”周月元匆匆地跟同事交代后,折返监舍。

此时,监狱围墙至监舍之间的山体出现十多处滑坡,大量泥沙涌入监舍楼……

三十多分钟后,满身泥浆的周月元背着急救箱重新出现在大家视野里,几名上了年纪的服刑人员感动得直抹眼泪。

一切为了服刑人员的安危,暴雨洪水中的监狱民警也感动着服刑人员家属。

“我是滨东监区民警,因近期洪水,滨东监区服刑人员已安全转移到坝镇监区,现一切安好,勿念!代×××发。”到75日,这样的一条短信,已先后189次从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的坝镇和关河监区发出,飞越高墙电网,传到因白湖东大圩蓄洪转移的服刑人员的家人手机上。

“谢谢你,民警同志!获知一切安好,很感欣慰,也望你们多保重!全家敬上!”像这样的短信,很快回复到民警的手机上。

7月12320分,白湖监狱东大圩开闸蓄洪,300多名在白湖监狱进行狱内转移的服刑人员,转移到比以往条件相对较好的监区,生活用品齐备。转移后,为了让服刑人员尽快适应新的环境,接收的监区组织服刑人员拨打亲情电话、民警代发平安短信、给服刑人员家人写信等多种方式通报平安。

“东大圩蓄洪转移时间紧,因为亲情电话安装有个过程,我们民警就代发了部分平安短信。”白湖监狱坝镇监区民警夏为民说,亲情电话安装好后,尽量安排服刑人员通过亲情电话报平安,一些没有电话联系不上的,就让服刑人员写家信报平安。

来自暴雨洪水中的这声“平安”,让多少服刑人员的家人心中释然。然而,世人不知,在特殊的监管场所,监狱民警是用使命担当、用无声大爱、用自己的生命筑起这道平安的堤坝。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