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漫漫编舟路

青衣的精神家园 2021-01-09 10:50:51

 

         《编舟记》(2013)是继《情书》(1995)、《谈谈情,跳跳舞》(1996)、《入敛师》(2008)之后的又一部温暖我的日本电影,而且出自于80后导演之手,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看之前没做背景了解,以为是老手之作,拍得举重若轻的叙事手法,全剧充满着东方的细腻。

         一个报社专门编字典的部门里几个工作人员的故事。他们的工作是编一部叫作《大渡海》的辞典,词条一直在更新,随时收录新生的略语、俗语、潮语、网络语言。一位资深老编辑退休,需要补充新人,于是我们的男主角小光就傻傻的登场了。他是个书呆子,不擅言谈,不擅交际,古板僵化。给他的“面试题”是解释什么是“右”?他先是呆站一会,然后说,写字的手是右手,我们站的位置你在我的右方,钟表上的三点是右边,面向南时靠西的一边……他还在绞尽脑汁的打算穷尽右,“面试”就通过了。于是就有了由一个不会与人沟通的人去编写一本用来给人沟通的字典。耗时:15年!

         编舟记主题是职业精神,同时也体现友情与爱情。

         在进入编辑部的第一天,小光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职业,从这份很多人看来枯燥无聊到爆炸的工作里获得了专属于他的巨大满足感,别人以为的寂寞世界很多时候是自己才懂得的乌托邦。晚上回家他告诉房东奶奶“我要为辞典奉献一生。”竹奶奶说:能在年轻的时候就找到自己这辈子想做的工作,你真是幸福。之后只要一路走到底就行了。同时也鼓励小光要多与人接触、交流。

         与此同时,小光爱上了房东奶奶的孙女香。是那种电光火石一见钟情的爱,他不会表达,痛苦万分,于是终于用毛笔写了一封情书,请同事西冈做参谋,西冈笑话他“你以为你是战国大将啊”,不过西岗的情商高就高在劝小光就那么原样递上去了,因为:对你有意,才会拼命想去读懂那龙飞凤舞的毛笔字。

显然香看不懂,那天晚上,香回来,小光坐在楼梯边等她,她气急败坏地责怪小光给她写了这样一份东西显示她很没文化,让她难堪,小光羞愧地一个劲儿道歉。

——对不起,我这就去重写。

——不用了,我已经看完了,因为无论如何都很想看懂,我便找能识这种文字老板替我看了。

——啊。

——但是真的很丢脸,收到情书一般人都不会希望被别人看到吧,老板还一再向我确认,可是没办法啊,我就是看不懂。

——真的对不起。

——我想听你亲口说,而不是写信,现在。

——嗯?现在?

——现在就是立刻马上啊,你是不是这个也要去翻字典查查?

小光君正要起身去翻字典,便被香拉住,不用真的去查吧。

——对不起。

——迟钝。

——对不起。

——直说吧。

——……我喜欢你。

——我也是。

小光受宠若惊。荧幕全黑。出现了竖排文字:“恋”:喜欢一人,寤寐求之,辗转反侧,除此之外,万事皆空之态,两情相悦,何须羡仙。

这便是老主编交给小光的作业,完成了,解释“恋”!


         后来他们俩约会,在摩天轮上,香随口问了一句,“摩天轮是谁发明的?”,小光愣了一下,翻包拿出词典,“不查也没关系”香连忙阻止住他。
    看到这我不禁傻笑,整部电影,他们的爱情,从来没有一句“我爱你”之类的话,他们的喜欢都在心里,直到最后,十五年后《大渡海》出版那天,回到家里,小光以“一直以来麻烦你了,请以后也多多关照。”这样一句平实简单的话,来表达对于一位贤妻的感激。香,脸上笑开来像一朵圣洁的花。

        

         回过头来说日本人职人精神,他们选择自己的职业,精益求精,不断砥砺自我,以虔诚的心态对待工作,对待自己的手艺。传统的日本职人往往一生只从事一职,很少会“见异思迁”。(为保持影评的文艺性,人力资源部分我另专题写一篇,在中国不具可比性,中国目前没有基业长青的公司,企业平均寿命都很短,还有如何评判员工忠诚度,不是混,不是熬,更不是论资排辈!)日本人自造了两个成语,一个叫“一生悬命,即一生把命都悬在所从事的职事上,是敬业精神的具体写照;另一个叫“一筋”,有点类似中国的“一根筋”,即专注于一道、一艺,从一而终,决无变心的可能。日本人尊重勤勉的职人往往超过崇拜出类拔萃的天才。

         小光就是典型的日本职人,那种投入痴迷和忘我,在最后工期即到的日子时,突然发现漏了一个词,他想到的是,漏了一个发现了,就很有可能还没有被发现的被漏了,于是全体加班加点重新逐条核对,这是一本“辞海”啊!


         看该片,我想到一个日本人,山上。他是我曾经的领导,我很少和人提及我曾经一家日本杂志社工作过短暂的半年,对山上的最佳印象是在一次社里举办的大型展会上,每个员工都会在分配到不同的岗位,山上君的地位在中国的公司里就是那种最多开场来视察或者致辞一下的领导,而他则是亲自发袋子,那天我和他分工在同一组,给每个进场的嘉宾发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公司资料,我能做到的只是微笑着把袋子递给客人。而他,则和我演示,要深深的鞠一躬,弯下腰,把袋子递给客人,说上一句欢迎光临(日语)。我当时头皮发麻,如此这般每个人都鞠一躬,非得把我的小蛮腰给闪了不可,可是人家山上君,一直就这么做的,中国同事还笑话他不断的给人点头哈腰!其实我们更应该觉得羞耻吧?我在这间杂志社里最大的感触是日本同事的“认真”,无论多么细小的事情,都体现出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职人风貌。但常常被中国同事笑话为小题大做。

         山上后来回日本总部了,我们不曾联系过,可是今天,请D帮我带到一句温暖的问候吧,谢谢他!他是我在那里的唯一回忆了。如果那个时候我看了此片,一定会把校对审稿做得更到位的。

         漫漫编舟路,一部电影,鞭策国人,学习日本的职人精神。突然感觉我也很适合像小光一样的去编辞海。也很想去某个大学的图书馆里做个小小的图书管理员。

 

青衣2014221日@北京


青衣2016@上海:近年来“工匠精神”被提得很滥,我想起这部日本电影。仅以此文献礼教师节,人类灵魂工程师:要爱心与匠心并存!

——你是什么大学的?

——玩大的!

——从小玩到大?

——嗯,不过,做你的学生,永远不毕业!


赏剧相关:

Ladies 之一:Aung San Suu Kyi

Shall we dance?

林看悲剧《驴得水》

林看肖申克的救赎

十年前的2006林看《大长今》




青衣,第一故乡安徽安庆,第二故乡上海梅陇。 1995年来上海定居,期间曾北漂2年半。曾就职于主流财经媒体、管理咨询公司、游艇俱乐部、大型金融集团。爱读书、爱写字、爱赏剧、爱画画、爱美食、爱旅游,主张“人生无处不玩票!”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我的公众号,谢谢!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