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林看悲剧《驴得水》

青衣的精神家园 2021-01-11 07:32:24

 

老舍曾说:“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这是我看完《驴得水》后的第一感触。

 

《驴得水》是一出荒诞喜剧,也是如今难得可以无愧于“名头”的一出剧。故事发生在民国,讲的是一个乡村学校由于严重缺水,校长将一头驴虚报成英语老师,来为学校挑水。面临教育部特派员的到访检查,大家决定让一个铁匠来冒充这个叫“驴得水”的英语老师。而事情在特派员到来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突变,铁匠不仅蒙混过关,而且特派员对这位“驴”老师相当欣赏,并决定将他“包装”成教育家。事件的发展越来越超乎校长和老师们的预料。为了大局,校长不断让步,而局势也越来越失控,为了最早美好初衷来到乡村教学的老师们纷纷变成了另外的样子……——这算是《驴得水》的官方剧情介绍。

观剧结束后,我想怎么会定议该剧为喜剧呢?虽然前面加了个“荒诞”。剧场内笑声几乎持续全场,我想观众在笑的时候并不可耻,但是全剧结束后,我觉得我笑得可耻。心情逐渐沉重下来。

 

鲁迅先生说“倘只看书,便变成书橱,即使自己觉得有趣,而那趣味其实是已在逐渐硬化,逐渐死去了”我觉得观剧若只是在剧声里笑笑,那你并没有真正的收获。如果不在笑完之后思考一些什么,我是不是就像鲁迅《药》里的华老栓去买了个人血馒头?

此剧表面上看上去写的是教育,实际写的是人性经不起推敲,放在中国任何朝代都适合。

 

看开头,那是四个年轻人为了改变国民的“贫、愚、弱、私”而放弃城市来到乡村,过着艰苦的缺水生活,当然物质贫乏,为了改善教育质量,因公同时也因点私,让一头驴来冒名英文老师多得一份薪水,其实这不是什么大罪。有点好笑,也有点小聪明,“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也是他们的口头禅,也许还自认为很有范儿。可是随着事态的发展,为了钱(美国人的教育基金),为了权(争当校长),人人原形毕露,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原型是什么样,是随着剧情的发展一步步倒逼出来的。

 

         南朝梁简文帝说:“立身之道与文章异,立身先须谨慎,文章且须放荡。”那么此剧,编剧写得很放荡,剧本里的人物一曼在生活中也算放荡的类型,因为她和铁匠的老婆说,在我眼里,你男人只是个牲口,又和铁匠说:和你睡觉,不是因为喜欢你,如果那天来的是个锁匠,木匠,瓦匠我也一样和他睡觉,只是恰好那天来的是个铁匠。

         显然,她在城的时候是个交际花,来到乡村,只是为了没有人管她。当他的同事对她表达“我不管你的名声好不好,我就是喜欢你,我要娶你,以后你只许和我一个人睡觉。”算真诚吧?算真爱吧?一般的女人听了会感动吧?一曼淡淡的说:不行!对一于曼来说,渴望一份真感情,或许她可以不在乎和谁睡觉,但是对哪个男人成为老公还是有要求的。你听她在那里浅吟低唱:

 

我要你在我身旁

我要你为我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

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我要美丽的衣裳

为你对镜贴花黄

这夜色太紧张时间太漫长,我的情郎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风光

都怪这guitar,弹得太凄凉

哦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我的情郎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当学校临危,需要铁匠客串驴得水老师的时候,大家还是团结一致,轮番与铁匠谈判的,想要“说”服他的,但是他就一铁匠,你和他讲道理没有用,你得满足他,他想回家是因为家里有老婆。于是一曼决定“睡”服他。男人们一致默认这是唯一的好办法,也许对于一曼来说,不过是多睡一个男人,所以她刚刚开始的不肯向铁匠的老婆承认,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了保护铁匠的名声!同样是男欢女爱,铁匠则在一夜之间觉得自己以前26年是白活了,临告别还央求一曼多教他一点。回到家里,当然是当晚就东窗事发,因为他的技艺大增啊!我想前半场,观众的笑大多数因为这些黄段子吧。

 

        

         在骂一曼那段里,五个男人轮番骂一曼,在某种意义上说一曼对五个男人都有恩的,其中还有两个和一曼有一过一夜情缘,人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哪,当一曼最后连甩自己十二记响亮的耳光走向铁匠,此时的铁匠应该是得到了报复的快感,难道就忘记了彼时的耳鬓厮磨与依依惜别?所以铁匠洗了澡,穿了西装,说了几句洋文,在男女事情上开了窍,可是还是个铁匠。

 

         铁男当时不是说“驴穿上人的衣服,他还是头驴!”那么,人穿着人皮,他们还是人吗?铁男也说了“我们都是人渣!”至此,铁男还是有人性的,可惜到后来,人性经不起打磨,一点点的还是归于兽。而且差不多是最兽的一个。

 

         最后还是用佳佳的话来结束吧:你们这些老师是人吗?你们自己都不是人了,怎么教育别人?佳佳是个15岁的孩子。特派员说:老子说驴得水是老师他就是老师,教育部说他是教育家,他就是教育家!

         对于教育我不想评论什么,我只想绕过政治谈点人性。

         还有就是,编剧应该把一曼写得更深入一些,最终要有更强的张力,让一个“破鞋”去更充分的榨出那些道貌岸然的男人的奴性、虐根性,趋炎附势,落井下石,谁才是真正的卑鄙、无耻、下流!

中国最缺教育的,恐怕不是农民啊!

脂砚斋说:“为人要老实,为文要狡猾。”

 

 

青衣20131229

上海家中

 

 

2016青衣备注:放这篇话剧观感是为了丰富一下公众号的内容,初期最起码各种类型要放一篇。

我有点想不起来,我是专程从北京回来看该剧,还是有个出差苏州的计划顺便,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篇是我北漂时期唯一写的话剧观感,关键是,我在上海的家中写的,我对我的北漂期间文字一度非常的不满!在北京我是扬言要做剧院地图的,基本上到访过北京各个剧院,但是通常情况:老是订好话剧票,就突然有出差任务!最终因为继续北漂去内蒙而终于中断了北京剧院地图的创作!如果有可能,我还会来一场私人的北漂(不用工作专为北平),半年足够!


赏剧相关链接:

林看肖申克的救赎

十年前的2006林看《大长今》



青衣,第一故乡安徽安庆,第二故乡上海梅陇。 1995年来上海定居,期间曾北漂2年半。曾就职于主流财经媒体、管理咨询公司、游艇俱乐部、大型金融集团。爱读书、爱写字、爱赏剧、爱画画、爱美食、爱旅游,主张“人生无处不玩票!”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我的公众号,谢谢!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