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关于这场持续降雨,再开玩笑是你还没有意识到真实的可怕

南方人物周刊 2020-07-03 09:20:43


申明:本稿件的所有信息源均征集自微信,文中出现的所有姓名皆为微信名称。我们无法求证收到的关于这场持续降雨所有信息的真实性,仅希望尽我们最大努力,呈现洪涝灾害发生后最真实的场景。



1


2016年7月5日下午2点35分左右,本着及时了解灾情的初衷,我们在《南方人物周刊》官方微信上发布了受灾区域随手拍活动。


我们的运营人员刚返回到微信后台主界面,消息发布未满1分钟便收到了第一张照片,Christa给我们发了“落水的小狗”,颇令人有些意外。她留言说:“就是给你看看受灾的懵逼小狗。”如此生动的对照之下,另一张大水弥漫整个河堤/江堤的照片也顺而沦落为配菜。






Christa无心的玩笑让我想起了武汉人与内涝斗智斗勇几十年的场景。罗威廉先生在其所著的《汉口:一个中国城市的冲突和社区》中恰如其分的总结了武汉人鏖战内涝的豁达态度:洪水侵袭已经成为汉口生活中一件习以为常的事了,大众的反应已经形成了模式:堵塞水口,沿大堤安置好水车,准备好疏散用的高地,当地的善人会在城市的通衢上架设临时桥梁,较穷的人驾着小船去摆渡市民。重要的是,全城的人都在为新的一年里恢复城市而出钱出力。


有那么一瞬间,我彷佛还从彼二图的对比中感受到了一种戏谑:雄踞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连地沟油都无法战胜,岂会是洪灾可以打败的。


这傲慢持续了大概30秒不到,工作职责和好奇心让我们的运营人员把目光移向了其它图片。但显示消息的数字接连着变化,微信后台的消息数不断跳升,几乎每分钟之内都能收到数张照片,我们突然意识到,事实的严重性有些出乎意料。


下午2点51分,在我们发布“随时拍”行动15分钟不到,远在云南丽江、去往泸沽湖的路上姑娘王萍萍发来信息:“因为山体滑坡的原因,高速公路无法正常通行长达六个小时。水和食粮对于我们都是大问题,希望有关部门及时来解决。”



兴许是为了向我们证明自己言之为实,她又发来两条微信链接,可能错过了时间,截至我们搜集信息时,那两条消息已无法打开。


这算是一封求救信吗?


截止发稿时,24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未联系王婷婷。


你还好吗?我们为你祈祷。



2


对内涝,武汉人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应对经验。似乎无论内涝的形势有多严峻,武汉人总可以安安稳稳睡上一觉。如《三联》言:明日醒来,吃上一碗热干面,武汉人还有很多事要做。


聪明人利用这次持续降雨做起了生意。武汉国际广场路段积水,来往的行人需淌水而过,不免打湿鞋袜。车夫们用载货推车拉人,喊着“一次两块”, 生意还不差。







芷菡公子不巧遇上校车地铁同时停运,积水又蚊虫滋生,咬得她满腿大包。淌水走路,正装裙湿透,心一凉,走着走着就哭了。“满街都充斥着腐烂的酸朽味”,她这样形容此时的武汉。


芷菡公子或许会想,所有的不顺遂都源自这场该死的持续降雨。难道是老天在捉弄她吗?


因为这无止境的雨,身处东湖高新区的公司果断决定今日调休;武汉大学的正门口已经迷漫成海,有人划赛艇行进;武汉高铁站,出站口前坪积水严重,下水道井正朝外冒着气泡;中南民族大学内,学校宿舍停电无网,学校安排外围人员送水入宿舍,考试安排也延迟;湖北省武汉市晒湖小区涵洞被淹,居民们只能翻越火车道回家;解放路滞水及大腿深,途径此处的所有公交线路都停运了;俯看中山公园城中湖已有漫出之势……


还有读者发来消息:新洲整个县城已经沦陷;武汉防汛指挥部被淹。


●截止7月6日12时,暴雨灾害造成全市12个区75.7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22.65亿元。因灾死亡14人,失踪1人。(楚天都市报)


●6月30日到7月6日,武汉市连续一周的累积降水量达560.5mm,已经达到了历史一周降水量的最高值,甚至超过了1998年。(大楚网)


●6日上午,武汉历经24小时暴雨,累积雨量已达230.8毫米,是1998年“7·21”特大暴雨之后最大的一场雨。(新浪网)


●7月6日零时至15时,武汉市公安消防支队共接处警450起,调派消防官兵2722人次,出动消防车辆752台次,出动舟艇278艘次,营救被困群众550人,疏散群众4300人。(长江日报)


●7月6日,武汉再遭特大暴雨,城区交通已瘫痪,武汉市教育局发布全市停课通知。(新浪网)


●因连日暴雨,武汉新华路体育场被积水填满,如同一座“大浴缸”。(大楚网)


●为确保武汉安全,蔡甸区的沉湖将破堤放水,辖区内一万六千以上村民紧急转移。(中国之声)


龙王爷在武汉的管理好像真有点乱了套。



3


关于此次灾情的留言中,“安徽”是出现频率“仅次于“武汉”的第二高频词,“武汉”出现了90次。但“安徽”仅出现了10次。如果不是看到董里的言论,我们或许都没有意识到。


董里说,“很多安徽网友抱怨为什么明明安徽淹的程度和湖北差不多,甚至比湖北严重,但为什么关注度这么少。于是我百度了一下,因为安徽对于中国而言就是泄洪区的存在。亲身经历泄洪,那种好心塞别人无法理解。”


因为这场持续不断的降雨,“安徽对于中国而言就是泄洪区的存在”这种论调又一次在网上被传开。


在安徽省牛头山镇万子村,小苏打水正在通过微信为村民们寻求帮助。从他的留言里我们得知,7月3日以来连续几天的强降雨致使万子村的万子圩溃破,所有村民在洪水来临前紧急撤离,没有来得及带走任何财产物资。


一夜之间,整个村庄淹没在洪水中,二千多村民受灾无家可归。


灾情发生后,目前除了在外打工的村民和寄宿在亲戚家的村民外,还有五百多位受灾村民被转移到木闸万子中心小学安置。






截止到7月5日,水位已下降。但灾民的物资急剧匮乏,灾区以老人小孩居多。困在灾区的村民饮食主要依靠外界资助。在卫生健康方面极缺板蓝根,香皂、牙膏、牙刷、卫生纸、老年人衣服、内衣,女士用品等等。 


他还写道:“物资是当前救灾的关键所在。一些在外务工的年轻人自主组建的志愿小组,对于灾情如此严重的村庄只是杯水车薪,救灾工作的长期性,严峻性使得我们不得不求助于社会的关注,关注这个极其平凡,极其渺小的小村庄。这里的中老年人、幼儿孩童,迫切需要社会的帮助,我们希望早日重建家园。”


与此同时,景深也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大陇乡希望借由我们发声。近段时间持续降雨致使堤坝快要撑不住了,很多农民和百姓连日来在坝上抗洪,但洪水随时都可能冲垮堤坝。需要加固的大梗上没有休息点。她所寻求的只是帐篷、蛇皮袋以及花塑料薄膜。


Maven azure告诉我们,黄湖内涝严重,水位已超警戒线很久很多,安徽省安庆市九成监狱分局将近600名服刑人员转移到了马鞍山、蚌埠等监狱。


据人民网消息,安徽六安境内的六大水库均在泄洪。自6月30日以来,淠河灌区上游佛子岭、磨子潭、白莲崖、响洪甸四座大型水库先后泄洪,横排头渠首枢纽工程面临大流量洪水运行考验,最大洪峰流量4640立方米每秒。横排头及时启用应急预案,确保工程运行安全。


截止7月6日9时统计,安徽省累计受灾人口1140.3万人,因灾死亡31人,因灾失踪3人,直接经济损失258.7亿元。(中新网)



4


不止是安徽,在长江中下游及两户地区,洪灾造成的损失也极为惨重。


江西:


江西省水文局5日首次发布今年最高级别的洪水红色预警。据民政部门统计,本轮强降雨已导致江西近80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9.1亿元人民币。(中新网)


广西:


7月3日至4日的24小时内,广西柳州市最大降雨量达269.9毫米毫米。持续强降水已致部分中小河流出现20年一遇的洪水过程。(中新网)


湖南:


7月4日,湖南省境内多条铁路线路临时封锁,列车出现了较大面积晚点。受暴雨影响,至7月13日,仍有多趟经停株洲站的列车将采取停运措施。(新浪微博@柳州发布)


重庆:


今年以来,重庆先后遭遇5次强降水过程,造成197.58万人次不同程度受灾,因灾死亡23人、失踪3人,直接经济损失23.14亿元。(中新网)


江苏:


截至7月5日20时,本轮暴雨洪涝灾害已造成46个县(市、区)75.5万人受灾,6.58万人紧急转移安置,损坏房屋超过1万间。(央广网)


……


但由于受灾极其严重,武汉仍旧是最受牵挂的地方。


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三弓路距离长江江滩约三百米。目前持续的强降雨导致三弓路路段积水及膝,淹及沿街人行道以及商户,地下水漫灌,部分井盖松动,附近的居民出行极大不便。






昨日早晨,李克强总理奔赴距离三弓路不远处的青山区长江干堤,指挥现场抢险救灾。身临现场的干干感言:“李克强总理的到来让我们顿时觉得无比温暖。路上的交警、士兵、救援车辆经过时,更多感受到的是大义凛然的澎湃以及无以言表的温暖。”


武汉理工大学的校园内,有人划起了皮划艇,给困在宿舍里的同学送饭。






这是鸡血少女于零点48分发来的照片,也是我们截稿前收到的最后一张照片。


别再把这些求生的无奈当作玩笑了,关于这场持续降雨,再开玩笑是你还没有意识到真实的可怕。


与其坦然接受无法改变的事实去承受一切,不如我们早先做到未雨绸缪,将危险防范于未然。


感谢郭汝菁及高佳协助整理资料

文|艾尔 佘余 胡紫秋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