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他是安徽第一报人,儿子曾是国家领导人,女儿三次竞选法国总统

徽脸 2018-06-19 23:33:22
      徽脸说    

他曾跻身于《福布斯》首份台湾富豪榜之列,培育出中国大陆国家领导人成思危和三次竞选法国总统这样的杰出子女,的父亲成舍我,更大的身份是中国新闻史上敢于叫板权贵的“独立记者”。


成舍我,一个中国新闻史上无法回避的人物,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台湾。

他的《世界日报》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北京城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在学界、政界乃至工商界颇有影响。鲁迅先生“马上日记”等著作曾在该报连载,张友渔等共产党人也常在该报发表文章,也经常因刊登揭露丑陋、主持正义的文章遭到封门、停刊。

他的大儿子叫做成思危,在他赴台后一直留在大陆,曾担任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他还有一个儿子曾三次参与法国的总统竞选,因为是华裔,和总统均擦肩而过。

父亲蒙冤,少年心生记者梦

成舍我为官宦世家,祖父成策达随曾国藩弃耕从戎,曾在曾国荃麾下任幕僚,父亲成壁,字心白,于1900年获九品候补官位,举家迁往省会安庆。从此开次了成舍我二十多年的皖人文化情节。

父亲是九品小官,又自奉廉洁,家境每况愈下,不久成壁便被调往安徽省舒城县监狱任典狱长,成舍我也跟着父亲来到舒城。

1908年,各地相继爆发革命党起义,成壁管辖的舒城县监狱多次发生暴动,一次更让数十名囚犯破狱出逃。

知县并不想承担责任,想方设法保住官位,打算让成璧替他顶罪,并给了他大量的银子。但成舍我父亲个性倔强,宁可不要银子,也不肯顶罪。知县因为对成壁怀恨在心,故意将事实黑白颠倒,诬陷将此事嫁祸于成壁,不明真相的上级部门,将知县和成壁都撤职。

成壁蒙受不白之冤,再次举家迁往省城安庆。此间,成壁认识了上海《神州日报》驻安庆的记者方石荪,他很同情这位老乡的遭遇,经多方调查取证,由其子方竞舟撰文,写了一篇长篇报道,翔实的记述了舒城监狱暴动的真相。

方氏父子在报上披露囚犯反狱真相,为成璧洗扫了不白之冤。这一事件让少年成舍我感触很深,意识到新闻舆论既可深文周纳,锻炼人罪,也可伸张正义,讨回公道。这也为他以后投身新闻报刊业埋下伏笔。

以革命者的姿态开始新闻人生

成舍我在父亲蒙冤并洗白之时,正值清末动乱,虽是官宦之家,却是贫寒家境。无奈只好辍学,但是跟随父亲身后的学习,已经成为他一生宝贵的财富。

辍学后成舍我即加入安徽革命者韩衍领导的青年军,年仅13岁。因为少年之后所受的影响,喜欢读报纸、爱时评的他便时常撰文向《民岩报》投稿。

1912年6月1日创刊的《民岩报》,是民国初期安徽最具影响力的报纸之一,由程晓苏等在安庆创办。

第二年,因他的文章十分出众,被《民岩报》聘请为外勤记者。从此,正式开始了其近八十年的新闻记者及职业报人的生涯。

从1912年到1921年的九年时光,成舍我经历了民国初期的各种动乱,也成了自己的判断价值,这个时间里,不但做过主编、主笔、专栏作家,还由中国早期的领导人陈独秀和李大钊的帮助下,完成了北京大学的学业。

在这一段的时间,成舍我也从安徽来到北京,到后来办报,更是得到安徽老乡张恨水的帮忙

靠着节衣缩食的200块大洋,同乡长辈张恨水找的地儿,成舍我办起了自己的第一份报纸——《世界晚报》。他给晚报立了四项宗旨:言论公正;不畏强暴;不受津贴;消息灵确。

这是成舍我的第一份报纸,也让22岁的年轻人完成了由新闻人到报人的转变。

差点被军阀张昌宗枪毙

由于成舍我对报纸的定位,在民初的动乱年代里,也要冒着生命危险,其中军阀张昌宗就曾愤怒的要杀他。

“不畏强暴”的《世界日报》披露军阀张宗昌枪杀进步报人林白水,惹来杀身之祸。张昌宗派人将报社团团围住,声称成舍我不主动投案,便要半个时辰杀一个人。

张昌宗宣称:俺能杀一个林白,就不怕多杀一个成舍我。

成舍我不忍员工为自己流血,从当时的国务总理孙宝琦家中走出来,主动找到张昌宗,进了监狱。

嚣张的张昌宗专门放消息给英国路透社,要在21日午时枪毙示众,以震宵小。

闻听这一消息,成舍我的夫人萧宗当晚在国务总理孙宝琦的家门前跪了一夜。同时还宣称当年孙宝琦刚刚上任,所有舆论都在攻击,只有《世界晚报》声援的事情。

感念旧情的孙在尴尬中出面斡旋,从鬼门关救回成舍我

在汪府门前大骂汪精卫

1927年,成舍我在南京创办了《民生报》。成舍我是“写通讯的能手”,“脱离了政论家的旧窠臼”,知道应该“着笔事实报道”。

民生报批评时事非常精辟,因揭发行政院政务处长彭学沛贪污渎职劣绩------触怒了当时行政院长汪精卫,严令封闭民生报。”

因为彭学沛是萧宗让的姑父,成舍我的姑丈。亲友考虑到亲戚关系,劝成舍我放弃揭露彭学沛,但成舍我没有答应。

见亲信被曝光,汪精卫大怒,借故关押成舍我40日,最终在社会人士的干扰下,汪精卫将他放出。

蒙受这等冤枉的成舍我自然不甘心,出狱后专门来到汪精卫的府前大骂,做记者的成舍我口中汪精卫骂的狗血喷头,还让汪不敢抓他。

这也成了《民生报》在中国新闻史的一段轶事。

反复较量中,成舍我给汪精卫,也给中国新闻史留下了一句名言:“我可以当一辈子新闻记者,你能当一辈子行政院长么?”

中共查封成舍我报社,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1937年,日军攻占北平前,成舍我以身家为代价,拒绝进入“维持会”,誓死不当汉奸。北平被占领之后,成舍我抛弃一切财产,费尽周折,去香港办报。直到香港沦陷,成舍我携妻将雏,在日军轰炸的中国大地上办报办学。

在香港,成舍我与一拨号称“第三势力”的知识分子往来相处,他们既反对中共,又不欣赏国民党,故而暂时流亡在港澳一带没有随国民党政府入台。但是成舍我一直在犹豫之中。

对中共提出的很多东西,成舍我都很赞成,特别是后来做了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儿子成思危更是亲近中共。

但是北平和平解放时,中共将他的《世界日报》当作国民党系统的报纸没收了。他对报纸被没收一事耿耿于怀,这是促使他日后由香港辗转前往台湾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台湾被“禁报”37年,却让他成为台湾首富

成舍我移居台湾。退守台湾的蒋政权为巩固威权体制,推行报禁政策,成舍我创办报业帝国的梦想,就此中断,而这一禁就是37年。

虽说日后台湾报禁的废除,让他在九十高龄的时候赢得创办《台湾立报》的机会,但是,就其一生而言,他辉煌的报业生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退而求其次,成舍我考虑变办报为办学。到台湾后执教于政治大学等高校的成舍我,于1956年创办了“私立世界新闻职业学校”,后改制为“世界新闻专科学校”,为今日世新大学的前身。

在他三十余年的宝岛办校生涯中,始终未有放弃“兼容并包”的办学精神,对台湾的民主运动有着间接的贡献。台湾名记者陆铿在纪念成舍我的文章中说,他“能团结使用各种不同立场、观点的人”,“谈到政治立场,则是左、中、右、独,无所不有,反映了成舍老的博大胸襟”。

因为他的思想也让他的大学成为台湾最受欢迎的民办大学,所创利润更是丰厚,但是这些钱在他死后全部捐给了学校。

成舍我一生节俭,谢世前跻身于《福布斯》首份台湾富豪榜的他,每天乘坐的只是一台台湾产的旧车。但他为一生中最后一份报纸购买的印刷设备,却是最昂贵最先进的。

终身反对台湾独立,不去美国当寓公

成舍我虽然胸襟博大兼容并包,但他终身反对台湾独立。到台湾时已经55岁的成舍我,有着割舍不掉的故国情怀。

在他创办的世新大学校园内,有一副他写的对联,镌刻在“长青亭”柱上:国难方殷,壮志不随双鬓白;中兴在望,孤忠永共万山青。

对联中虽有今天的我们难以理解的“中兴复国”,但他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台湾独立的立场,清晰可辨。

成舍我的学校在台湾不仅赫赫有名,而且资产殷实。有人劝他将财产转移到美国,并申请在美国的永久居留权,成舍我当即拒绝,他说,我的故乡在大陆,他的事业在台湾,绝对不去美国当寓公。

一直到1979年,任职于化工部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的成思危,因公赴美,年逾八十的成舍我才离开台湾到美国,与分别了28年的儿子相聚。

1988年,成思危携妻女与父亲会面于香港。在祖国统一问题上是个乐观派的成舍我,特意要儿孙们陪他到落马洲隔岸远眺深圳,他说,待到条件时,一定要争取回大陆一行。

他告诉儿孙:这一次遥望深圳,其实是遥望大陆,一定要记得大陆是根的所在。

据他的家人说,他最想的事情就是再次回到安庆去呆上一阵儿.

遗憾的是,成舍我并未等来这一天。1991年4月1日,成舍我病逝台北。


徽脸推荐:

彭德怀牵挂一生的女人,77岁写诗悼念前夫让世人泪流满面,107岁仍然健在

他痛恨获得诺贝尔奖的儿子一辈子,临死还拒绝见最后一面

我是一个安徽人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