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人这一生,应该找个爱我的?还是我爱的人结婚?

子夜有书 2018-06-19 04:08:05

子夜有书

《最受欢迎的文学公号 最具温情的文化社群》

爱情故事 | 人物传奇 | 暖心美文 | 情感夜话


在知乎上看到有姑娘问:

有一个我爱的人,和一个爱我的人,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哎!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那么,人这一生,到底应该找个爱我的还是我爱的人?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民国才女蒋碧薇的故事,或许,你从中她的故事中能有所启迪。


子夜有书主播:朵儿

不听她的声音|睡不着




人这一生,应该找个爱我的人?还是我爱的人?


作者|子夜




1917年,一个叫蒋碧薇的18岁富家小姐也遇到了这个问题。


是选择父母的包办婚姻对象查家公子还是选择自己仰慕已久的当时还是个穷书生的徐悲鸿。


18岁的蒋碧薇勇敢地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抉择。她顶着来自父母亲友们的重重压力与青年穷书生徐悲鸿私奔到了日本。


后来又辗转去了欧洲的法国,德国等地陪着她心爱的悲鸿四处求学。


求学之时,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全靠国家资助,常常会有饥一顿,饱一顿,无米下炊的时候。


可日子再苦再累,蒋碧薇都毫无怨言,她甚至偷偷跑去做女工贴补家用。


在巴黎那样的时尚之都,正值豆蔻年华的蒋碧薇看着街边橱窗里的美丽衣裙,却从来没舍得买一件给自己。


蒋碧薇坚定地相信,他的悲鸿如此刻苦努力学习,没日没夜废寝忘食地钻研大师们的绘画艺术,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出人头地,一定会苦尽甘来的。


她猜地没错,她的丈夫后来终于成了举世闻名的大画家。可她却只猜对了一半,那后一半却是她始料未及的。


-02-


1927年10月,在欧洲求学八年后,徐悲鸿和蒋碧薇回到了中国,这时的徐悲鸿早己不是当年的穷书生,而成了名声鹊起的大画家。


《徐悲鸿》

在南京美术学院教学期间,徐悲鸿邂逅了温柔美丽的女学生孙多慈。


第一眼见到她,就被她那双清澈的眸子所吸引,她齐耳的短发,一袭白裙,就像是一个未曾来过人间的仙女,那样的令人着迷。


从此以后,徐悲鸿教学更积极了,有事没事就会去教室看看,只为见见心中像神一样敬畏的仙女。在上课时,更是时常会走神,或者万分投入的有时一整节课都在教孙多慈一人。


 1931年7月上旬,国立中央大学爆出一条惊天新闻,艺术专修科招考新生,徐悲鸿主考的素描,当天结束,次日早晨,他就在工字大楼大门外,把考生试卷和分数当众公布出来了。孙多慈的名字高高排在第一位,95分,无人能及。


 当晚,徐悲鸿与蒋碧薇去朋友郭有守家赴宴,结果两人发生了激烈争吵。

蒋碧薇提出两条:

一  不要录取孙多慈,你可以把她推荐到其它大学去。

二  如果非要录取孙多慈,那就辞了中央大学的工作。


徐悲鸿几乎没有犹豫,立即选择了后者。


这一晚,徐悲鸿以离家出走的方式,向蒋碧薇表示了自己坚定的态度。但蒋碧薇不肯罢休,又从南京追徐悲鸿到了上海,矛盾继续升级。


徐悲鸿一怒之下,给蒋碧薇发了一封信:“我观察你,近来唯以使我忧烦苦恼为乐,所以我不能再忍受。吾人之结合,全凭于爱,今爱已无存,相处亦已不可能。此后我按月寄你两百金,直到万金为止。

蒋碧薇看了这封信,气得眼冒绿光。


-03-


1934年10月22日,金秋时节。


徐悲鸿带着艺术专修科绘画组三年级孙多慈等10余名学生去天目山写生。


《孙多慈》


在天目山师子岩的一处僻静处,娇媚可人的孙多慈摘下两颗喻意着坚贞爱情的红豆,含情脉脉地放到恩师的手里。


徐悲鸿深情地看着这两颗带着孙多慈体温的红豆,紧紧地抓住了孙多慈的手,眼神中满含柔情。

缓缓地把孙多慈揽在了怀中,体内的荷尔蒙不可抑制地喷涌而出。


两颗红唇紧紧地纠缠着,激情婉如燃烧着的火焰,在两颗年轻的心间滚滚燃烧,放肆地纠缠。


忘记了他是有妻子的,忘记了这是公共场所,忘记了和他们一起来的那10余学生的存在。忘情地沉醉在那偷来的激情中。


激情就像火药,没有点燃的时候,它是一团不起眼的黑灰,一但点燃就如爆竹般猛烈一发不可收拾。

如火!如烟!如梦!如幻!


这时,其中一个学生正好爬到了此处,正在对焦取景,相机里却闯入了徐老师与孙多慈同学的亲密接触,唇齿相交。


没几天南京城里各大报纸上就流传开了徐悲鸿与女学生的桃色新闻。


-04-


很快,这个路人皆知的桃色新闻就传到了蒋碧薇耳朵里。


蒋碧薇双手发颤地握着报纸,看着报纸上那两人激情饱满,红唇交织的照片。顿时,气得肺都炸了,顺手拿起报纸撕了个粉粹。


无力地摊倒在地,望着墙上那张与徐悲鸿的合影。


她想起:

  • 自己当年是承受了多少压力才与他私奔的?

  • 陪他度过了多少暗无天日的混账日子?

蒋碧薇越想越气,最后怒不可制地冲到了学校,并找到校长,要求学校出面干预。


她更是要亲眼见见那个绯闻的女主角孙多慈。


蒋碧薇冲进教室看着画画画得无比认真的孙多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妒忌,愤恨,恼羞成怒地一把夺过孙多慈手中的画。


顺势拿着旁边的一把尖刀,把孙多慈的画捅了个千苍百孔。


蒋碧薇拿尖刀一样的眼神刺向孙多慈,嗓门提高了八度扯着嗓子:“告诉你孙多慈,如果你还继续勾引徐悲鸿,你的下场就将和这幅画的下场一样。”


孙多慈吓得蜷缩在墙角,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满含着透亮的泪水。


恰在这时,徐悲鸿走了进来,看着痛哭流涕的孙多慈,心一下就软了,搂起孙多慈左右安慰。


蒋碧薇气得牙在嘴里打转,愤恨地扫视了两人一眼,冲回了家。


-05-


蒋碧薇憋着一肚子气回到家,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她不是个旧式女子,她是个留过洋的,有思想,有见识的新女性。在她的观念里,我的丈夫就是我的丈夫,绝对不能容忍别的女人。


《徐悲鸿与蒋碧薇》


可蒋碧薇这一闹,并没有挽回丈夫,反而把他推向了孙多慈。

见到孙多慈那楚楚可人的委屈神情,徐悲鸿越发觉得愧对她,他想尽一切办法来弥补对孙多慈的伤害。


1935年,春节以后,徐悲鸿就开始积极准备帮孙多慈出版画册“孙多慈素描集”。


徐悲鸿考虑到出版需要的费用不少,从来不舍得卖画的他,竟然在“中央日报”刊登出徐悲鸿卖画的新闻。


蒋碧薇看到那则新闻,心中的火气更大了。

想想从前,无论日子多么难熬,即使到了无米下炊的时候,也从未见他卖掉他视于珍宝的画。而如今,竟然为了那黄毛丫头要卖自己的画。


真是天大的讽刺,那她蒋碧薇算什么?


回想这十几年来的相处,他一心扑在绘画上,家中大小事物都是蒋碧薇一人在操持。


选择一个自己爱的人,就注定了自己处于感情的被动位置。意味着包容,理解,迁就。


-06-


1937年7月11日,这是徐悲鸿1年以来,第三次下安庆来找孙多慈,这次来安庆主要是给孙多慈的“个人西洋画展”助威。


两天后,画展结束,徐悲鸿买了半夜12点多的船票。


深夜的皖江公园里,弦月如钩,繁星点点。孙多慈小鸟依人地挽着徐悲鸿的手臂,走在洒满月光的林阴小道上。


在公园的一处长椅长,两人相拥着坐下。孙多慈含情脉脉地望着徐悲鸿,一想到马上就要分别,孙多慈眼泪“唰唰”地往下落。


孙多慈拽着恩师的衣袖,想要开口挽留,可张开的嘴,最后又无奈地闭了回去。


徐悲鸿缓缓地伸出手轻轻地拂干孙多慈脸上的泪痕。握着孙多慈那双如凝脂一般白嫩的手,在掌心来来回回地蹭着。眉头紧紧地跻到了一起,内心翻江倒海,此刻他多想牵着她的手远走天涯,找一处无人相识的地方,共度余生。


徐悲鸿痛苦地抉择着,一边是爱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爱的情人。他哪一边都放不下,迟迟下不了决心,要舍弃哪边都会是像在他身上割肉。


可最终他还是松开了她的手,踏上了回城的客船。


孙多慈握着徐悲鸿的手还散在半空中,夜好深,风好凉,凉风席卷了她的秀发,在空中乱舞……


-07-


1937年,抗战爆发。

徐悲鸿在此期间去新加坡教学,一走就是几年。


蒋碧薇在炮火中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四处逃命。面对那随时都有可能拉响的防空警报,她似惊弓之鸟。


《蒋碧薇与张道藩》


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南京城上空又拉响了那刺耳的防空警报。蒋碧薇顾不上穿鞋,抱着两个孩子无力地蜷缩在墙角。两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

在这一刻,从来没有过地恐惧,悲伤,委屈,席卷了她的五脏六腑。


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后,一个身材清瘦的男人出现在蒋碧薇面前。紧紧地搂住了她。


这个清清瘦瘦的男人叫张道藩。他在巴黎时就对蒋碧薇一见钟情。苦于她已为人妻而无法表白。后来,他一直用他的方式默默地守护着她。


他把她们母子三人接到自己带地下室的公寓里避难。那时的他,已是国民党的高级官员。


地下室里,蒋碧薇怔怔地看着张道藩:“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连命都也不要了吗?你不知道刚才多危险。”


张道藩双手搂着蒋碧薇的腰:“因为我爱你,为了你,我可以命都不要。”呼吸急促而有力。


说完用唇赌住了蒋碧薇的红唇。蒋碧薇吓了一跳,本能地扭动着身体挣扎了一下。


很快她的心里防线被彻底击垮,身体慢慢变得柔软。

人们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一遇火就会融化。而此时的张道藩就是一把火,一把雄雄燃烧的欲火。


一夜缠绵过后,蒋碧薇已不再留恋那个伤得自己千苍百孔,前半生为了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所谓爱人徐悲鸿了。


她的心已经接受了张道藩这个爱自己胜过一切的男人。她享受到了这种被人爱,被人疼,被人宠的滋味,是那么的令人着迷。在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之间,这次她终于选择了爱我的人。


-08-


1942年,客居新加坡等地达三年之久的徐悲鸿回到国内。

此时的蒋碧薇对徐悲鸿已毫无眷念之情,昔日的情宜也早已在这几年的磨励中消失殆尽。


《张道藩与蒋碧薇》


在这几年中,张道藩的脉脉温情,早已取代了徐悲鸿的位置。


女人或多或少都是感性主导,一个让她感觉踏实温暖的怀抱,一个让她感觉安全放心的肩膀,在她累了,困了,乏了的时候可以安心依靠的胸膛,如此而已。


夜很静,蒋碧薇斜靠着坐在书桌前,她娴熟地点了一支烟,猛地吸了一口,嘴唇一翘向上吐出一团浓烟,烟雾燎绕地盘旋在头顶。


在尼古丁的作用下,她的脑子渐渐浮现出一幅幅昔日与徐悲鸿在一起时的画面。在巴黎,他可以自己不吃饭,也要省着留给她吃,寒冷的冬夜,他可以整晚整晚地搂着她给她温暖。


一转眼,便成了过眼烟云,早已成了回不去的往事。


一根烟已燃尽,她照例拿起笔来给张道藩写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给道藩写信,就成了她最快乐的事,不论什么好的,不好的心情都想说给他听。


她知道,只要是她说的,他都爱听,这已经是写的第999封信了。

她轻轻地打开那个装着信件的红木箱子。


随手拿出一封,那是张道藩写给蒋碧薇的第一封情书。


亲爱的的雪,我本来不愿意你用这个名字,因为雪虽洁白,但是太容易溶化了。可是我现在叫你雪了,就让你自己所选的这一个字,永久留在我的心坎上吧!

我希望你是这“雪”。

是那喜马拉雅山世界最高峰的雪,宇宙间最高贵,最洁白,最令我崇拜,珍贵,心爱的雪,我希望有一天能死在这雪里。

这雪会结成冰,给我作一口晶莹皎洁的棺材,雪妹妹,海枯石烂,斯爱不眠,誓终身不忘此语。


振宗血书


瞅着这封情意绵绵的情书,不知不觉,眼泪已浸湿了她的双眼。


一边是深爱着她的张道藩,一边是她拼了命去爱的徐悲鸿,在爱与被爱之间,她徘徊过,犹豫过,摇摆过,最终她终于股起勇敢选择了爱她的张道藩。


她提起笔来,就像往常一样给张道藩写信,告诉他,徐悲鸿回来了,她苦恼极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道藩收到来信后,立马回了一封信。

给她以精神上的抚慰。


也是这封信给了蒋碧薇力量,她彻底地下定决心与徐悲鸿离婚。

很快徐悲鸿就答应了蒋碧薇提出离婚的所有价码,包括100万分手费和100幅他的画。


-09-


彻底恢复自由后的蒋碧薇以后就公开与张道藩住到一起。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


既是同居一屋,两人仍会书信传情,情意绵绵。


一日张道藩躲躲闪闪地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蒋碧薇说:她「张道藩的法国妻子素珊」回来了,哎……转过身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蒋碧薇先是一惊,她没有想到这天来得如此快。她明白是时候了,自己该退出了。这十年来的神仙岁月已够她回忆一生了,她该知足了。


夜深人静,蒋碧薇独坐闺房,回忆一幕幕,昔日与张道藩在一起时的柔情蜜意,心自难平。


拿起笔来给张道藩写分手信,这也是她写给张道藩的最后一封情书。


宗:

我曾有过这样的想法:自从我被悲鸿遗弃以后,如果没有和你这一段爱情,也许我会活不下去。然而在这二十余年缠绵悱恻的生活里,多一半的时间我都在自怨自艾,为什么还要重投情网,自苦苦人?


但是我现在感到非常满足,不仅由于一切的凄怆、悲酸,矛盾与痛苦等,都已成为过去,而且,我十分感激你给了我那么多温馨甜蜜的回忆。

我的一生还算是幸运的,因为我曾享有你热烈深挚,永矢不渝的爱。“海枯石烂,斯爱不泯”,我希望这一段恋情,真能留传下去。


我认为你也应该毫无憾恨,撑过那么些年人前强笑,泪洒心田的日子,上苍毕竟赐予我们这么多的补偿,我们还能不知足吗?


二十年前你的愿望和预言,果然全部实现,你曾说:“倘使真有上帝,真有爱神。

我想我们今生今世,在未死之前,一定会得到一个有利的时间和环境,来安慰我们的。”

“只求我俩能漂流到一座小岛,尽一日之欢,然后双双蹈海而死,死而无憾!”


宗,有利的机会与环境十年前就奇迹般地降临了,我们等于再世为人,有整整十年的时间晨昏相对,形影不离。


在迟年伤暮的时候,却竞绽放了灿烂的爱情花朵。十年,我们尽了三千六百五十日之欢,不顾物议,超然尘俗。


我们在小园斗室之中,自有天地,回忆西窗赏月,东篱种花的神仙岁月,我们对此生可以说已了无遗憾。


宗,我每每想到我们所处的环境,以及你为了爱我所表现的牺牲精神,你确巳使我获得莫大的荣宠和幸福,没有人会怀疑你对我的爱不够挚切,不够忠诚! 


四十多年前我们初相见时,大错已经铸成,“恨不相逢未嫁时”,古今中外,有多少宿命论者在这样的爱情悲剧下饮恨终生。


然而临到你头上,你便像追求真理般锲而不舍,你和我用不尽的血泪,无穷的痛苦,罔顾一切,甘冒不韪,来使愿望达成,这证实了真诚的人性尊贵的爱情是具有无比的力量的。


现在我们再回顾四十年来的重重劫难,不是可以 会心一笑吗?宗,你该晓得我是多么佩服你的果敢和坚毅。


现在好了。亲爱的宗,往事过眼云烟,我们的情缘也将结束。

让我们坚强一点,面对现实,接受命运的安排,在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情爱问题必须告一段落,好在我门已经有了弥足珍贵的果实。


一希望你,不必悲哀,无须神伤,你和我都应该感戴上苍,谢谢它对待我们的宽大与仁慈,甜美的回忆尽够厮伴我们度过风烛残年。


欢迎素珊和丽莲「张道藩与素珊女儿」的万里归来,祝贺你们乔迁新居,重享天伦之乐。素珊的细心熨贴,将会使你的桑榆晚景,过得舒适安逸,请你平抑心情,恢复宁静。不必再惦念我,就当我已振翅飞去,永不复回。


我将独自一个人留在这幢屋子里,这幢曾洋溢着我们欢声,笑语的屋子里,容我将你的躯体关闭在门外,而把你的影子铭刻在心中,我会在那间小小的阳光室里,浴着落日余晖,看时光流转,花开花谢。


然后,我会象一粒尘埃,冉冉飘浮,徐徐隐去。宗,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还是坚持那么说:真挚的爱无须形体相连,让我们重新回到纯洁的爱之梦中。

宗,我请求你,别再打破我这人生末期的最后愿望,我已经很疲累了,而且我也垂垂老矣!


虔诚的祝福你和素珊,以及可爱的丽莲,怒我不能向你道再见了,不过,最后的一次,让我向你重申由哀地感激!


-10-


从此以后,在蒋碧薇居住的弄堂里。



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个打扮时髦的老太太「蒋碧薇」在牌桌上谈笑风生,仿佛那些纠心地过往从来就没来过。


每到夜深人静之时,她点起一只烟,嘴里吞云吐雾,脑海里却在像放电影一样,回忆起她与徐悲鸿,和张道藩的红尘往事。


每当想起徐悲鸿时,她脸上的表情总是凝重地透着忧伤,而每当想起张道藩时,她的嘴角总是会不自觉地上扬。


人们都说,蒋碧薇总是活得那么洒脱!活得那么纯粹!


可这其中的滋味……


谁?又能真正体会?


就像高胜美「不再留恋」里唱的那样


我怎能忍住一切的伤痛

我深埋心中难以形容

虽然沉默,心却难平

不再留恋?为何眼眶依然红肿

几时几时,能藏住回忆

从此忘了那甜蜜朝夕

不再留恋,不再叹息

时光总是不留痕迹

啊!茫然无语

叫我如何告诉自己

……






子夜花语:


这世间的爱情有千千万万种。

也许很难有一种爱情是十全十美的,选择爱你的人,就要舍弃自己追求的快乐。选择你爱的人,有时候就得舍弃自己的自尊。


其实,不论选择是爱还是被爱,只要自己乐意就好,遵从自己内心的感召,我选择我乐意!爱与被爱,分分合合,不管结果如何?


我都欣然接受。你说呢?




作者简介

子夜《朱海霞》,会讲故事的女文青。用独有的女性思维,深度解析人生故事。子夜时分,来《子夜有书》听子夜讲故事,听别人的故事,品自己的人生。《子夜有书ID:ziyewuge252829》




主播:朵儿,子夜有书特约主播。她的声音,不听睡不着。微信公众号:主播朵儿。个人微信:loveying1127





子夜有书

一个有故事的频道


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    他的故事




长按二维码点击关注


一个故事      一篇美文     一首老歌     

有情怀         有格调        有思想

一个值得你置顶的公号


戳 阅读原文惊喜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