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悦·专题 | 陈美林评《儒林外史》(第四十一、四十二回)

悦的读书 2020-07-05 06:31:20

微信ID:ourreader 读一本书,走一段路,认识一群人. 悦的读书,您的户外书房




 前言 
   九月,南京全民阅读一月一名著活动正式拉开《儒林外史》的序幕。在本月的活动中,我们倡导回归阅读本身,每天两回,根据自己的体会畅所欲言。为了配合每天的阅读,我们特地精选了国内著名《儒林外史》研究学者南师大陈美林教授对每回内容的回评,以助大家阅读。学者的观点也仅仅是一家之言,我们更多的希望每一位阅读者能在书中读出自己的体会。欢迎大家投稿,我们将选取优秀作品在悦的读书微信公众平台进行原创首推,并向相关纸媒推荐。月底对阅读量最多的作品进行奖励。


第四十一回 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此回书继上回续写沈琼枝故事,并于其被押回扬州之际,船上相遇赴仪征之娼妓而转入汤由,汤实故事。

上回书末,沈琼枝已预赴南京去“卖诗过日子”。而此回书一开始,并不从沈琼枝以来南京写起,却以杜、武之视角叙写。如此,既写了琼枝,又续写了杜、武,从而为上回书叙及之“缘法”做了具体交代。杜、武初次知道沈琼枝其人,非由沈自荐,亦非杜、武已见其人,而是从码头上招牌知之。上回书末,沈自忖以卖诗过日子。而此回中出现的招牌上却将“精工顾绣”列于“写扇作诗”之前。此非作者漏写,必为琼枝事先估计不足,南京为东南“大邦”,人文荟萃,即使能诗,亦难以出类拔萃,为人重视,乃不得不得不借手工谋生。而从姚奶奶之言中,知其所绣亦为人购去,可见其确为凭一技之长自食其力者。而叙及杜、武初次晤面,仍非沈自荐,乃是杜、武前往相访。当面之前,先见沈痛骂“拿 ”之“喇子”,“却无实迹”一语正表明琼枝并非如武书所云为:“开私门”者流。此一事实已先为杜、武所亲见。后又闻其无视盐商奢华之言谈,对之更其钦佩,乃谋有以助之策矣。从此回书中得知,琼枝自幼丧母,父女分居,必为生活磨炼,方养成如此性格。据金和《<儒林外史>跋》、平步青《霞外攟屑》卷九,均云沈琼枝其事乃据松江张宛女子故事(其事见《随园诗话》卷四)写成。然文木老人即使借用此事,亦必重新进行塑造,赋予其凭一技之长自食其力、鄙视盐商奢华等种种品格,因而光华闪灼,夺人眼目,至于某些细枝末节,未尽合乎情理,此可能限于作者一己之经验,不可厚非。

武书自从从追随虞、杜诸人活动以来,其轻浮、自诩心性业已逐渐淡化,此乃受虞、杜陶冶之故。然亦时露故态,如对琼枝之估猜。但从其对琼枝之品评前后有所不同看来,其亦为善于改过者。

庄濯江为一“好友敦伦”君子,其子非熊却“眼张失落”看女人,一副轻薄相。此或为作者所慨叹之世风日下、一代不如一代之现象耶!

南京之初夏以及新秋景象,文木老人以清疏淡笔,点染勾勒,如在眼前。其所叙写之中元节清凉山地藏胜会,情景逼真。建国以前,犹有此举,唯规模不及书中所叙。此实为明清南京风俗系列画之一幅。

有论者认为妓院老板不当称“老爷”,应称“老爹”。殊不知称呼之乱与前文所写穿戴之乱,极其真实、形象地反映了封建末世礼崩乐坏之现实。卧本不误。


第四十二回 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

此回书由上回书沈琼枝同船的两个妓女引出汤六老爷,从而递进二汤故事,并由二汤收到家信,又于下回书中引出乃父汤总镇故事。

前此之《外史》中已出现二严(严大位、严大育),二王(王仁、王德)、二娄(娄琫、娄瓒)、二匡(匡大、匡迥)、二杜(杜慎卿、杜少卿)等,均为兄弟同写。彼等或为豪门贵,或为殷实富家,或以教书为业,或以拆字货卖谋生。文木老人叙写手法亦富变化,或先后出场,或共同进退;辈之言行心性,或类似或相反,各具千秋。此回书中却写了两辈两兄弟。汤奉,高要知县,前此已有叙写,此回中仅勾带一句;其弟汤奏,即镇远府总镇,此回书中虽未出场,然其“总督府”之灯笼,已从其家乡仪征招摇至南京,而渠之种种作为,于此回书之后方始叙及。此回书中具体叙写的兄弟则是汤总镇两位公子汤由、汤实。二汤可谓“难兄难弟”。在家乡,同游妓院,共说科场;于南京,一寻男风,一找女色。兄弟二人同时进场应试,亦同时名落孙山。二人之言谈行事,纯是纨绔子弟色相。

南京乡试之情景,由二汤说来如做功德,亦近道场,煞是热闹,亦是怕人。然除入场搜检以外,并未叙及乡试种种内幕。文木老人以秀才终身,于《外史》中揭擿科场黑暗、考试弊端,大抵止于府、院试、诸如宗师考庐州,有人买卖秀才功名;宗师考绍兴,有枪手入场代考;安庆七学生童府试,代笔,传递,一片混乱。止于周进主考广东南海、番禺两县,未终场而名次已定;范进主考山东兖州,查遍试卷以便推情等等丑恶情景,作者均予着力抨击。而于乡、会试之黑暗与弊端,《外史》中却少有叙写(召见庄绍光为博学鸿词科试、非会试、殿试),此为作者经历所局限,抑或为作者之顾忌耶?然文木老人于乡、会试实亦深为不满,此回书中之南京贡院情景,借二汤口中说出,似为嘲讽二汤,实亦对此“朝廷大典”颇有不敬。作者以调侃语气出之,实亦为一石二鸟之手法。

萧、诸葛、季、匡、马、蘧诸时文选家,前此已对侪辈之学识多有叙写,而彼等选批之时文,居然于南京贡院前发售,供各地前来应试世士子选购研习,显见科举末流之弊病已深入膏肓矣。

此回书中出现之王义安,已无昔日大观楼上之神气;廷玺较之往昔,则更龌龊,从此等下三流人日趋卑污,亦可觇知时移世改,社会风气每下愈况之真相。

 本文节选自商务印书馆《陈批儒林外史》一书


请关注并分享我们的公众号

请用手长按此二维码三秒钟

使用二维码识别后关注我们

微信ID:ourreader

欢迎加微信9292659,以获取悦的读书更多信息

投稿、批评、建议、意见等各种掺和都请联系:9292659@qq.com


........如果今天的分享让你有所收获

........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微信号

........推荐给身边爱读书的朋友

........让我们一起用阅读

........汇聚碎片时间

........点亮品质生活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