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美文】人间有味是清欢 作者:黄小卉

徽派语文 2021-01-10 06:37:04

人间有味是清欢

安庆市华中路第一小学   黄小卉

   我想我一定要写这个男人,哪怕只言片语,哪怕言不达意。在人生的旅途上,相信他还会一直陪着我前行,从少年到白头。穿越时光的长河,他一直或狡黠、或温柔、或坚定地对我微笑。

鬼才黄霑的那一首“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琴笛合奏,演绎出江湖之血雨,天地之磅礴,人生之沧桑,世外之逍遥。人们在大气开阔的旋律中,不禁对快乐、美好、自由充满向往。试想古今文人中,谁可抚琴这一曲,非他与嵇康莫属。

少时眼中的他,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生活逍遥自在,没事游游西湖,寻找佛印寻乐。在他与佛印辩佛法的故事中,印象最深当属“我看你是谁”的狗血桥段,佛印看他是尊佛,他看佛印是摊粪。故事本有深意,隐含“物相心生”的禅机,但却严重贬低了他的心胸与学识。可是,年少的我却总喜欢看他俩的笑话,乐一乐。这个好美酒好美食好游玩的嘻哈公子好似那么的亲切,没有杜甫的沉郁,也没有李白的“高不可攀。”他就是凡人,有着许多的小开心,小算计,亦正亦邪。

“花褪残红青杏笑。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青春时,又爱上了这种婉约小令。这是最喜欢的暮春之景,每每读到,好似又回到故乡的四月,村头桃花飘零,青杏藏匿,村外田野碧绿,溪水潺潺,燕子低飞。不去想“天涯何处无芳草”到底想诉说什么,撇去那恼人的党派斗争,如此明艳的春景就是一幅水彩画让人心生向往。“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三句词就是一部才子佳人小说,姑且取名《笑秋千》。“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又让多少人在他的爱情里唏嘘不已。如此婉约的词句背后必有一颗细腻柔软浪漫的心,难怪朝云跟随到天涯海角。 

年岁渐长,才慢慢在他或婉约或豪放的诗词中,读到深沉的悲伤,那悲伤深深藏匿心里一角,却化作美酒、美食与天同乐。青年名噪京城,却一生被党派之争裹挟,请命做外官。不得志,心郁闷,“欲乘风归去”,又怕“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还是世间美好的生活让人贪恋,他不舍离去。他是最会在这苦难的尘世间寻找快乐的人。快乐,也是一种能力。乌台诗案之后,被贬黄州,俸禄不够生活,于是他在城门外的高坡上,开荒种田,自给自足,取名“东坡先生”。也是如此跌宕人生,他开创豪放诗词之先河。“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时空纵横,气象恢宏,儿女情长,“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哪知黄州不是他最后的停靠站,他一贬再贬,至惠州,至儋州。“拣尽寒枝不肯栖”“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凄凉”,原来,在人生低谷,只要是血肉凡人都难以抗衡,都有心灰意冷、万念俱灰的时刻。可是东坡就是东坡,只要有人有景他又瞬间让自己快乐起来。他在黄州亲自操刀,烧起“东坡肉”,煮起“东坡汤”,“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高笋试春盘。”春茶野餐,俱已呈上,“人间有味是清欢”。这就是经历人生大起大落之后的豁达,淡定从容。来荒蛮之地惠州,他“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来到儋州“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哪里都有风景。一日,我和友人夜游西湖,谈论人生最高境界是什么,不是看透人生的皈依佛门,而是看透尘世,依然生活在尘世,依然热爱尘世的那一种清明。正如东坡一样。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仗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在人生的最低谷,读一读这首《定风波》,这个豪迈而温情的男人将陪你喝上几杯温酒,牵着着你的手,竹杖芒鞋癫狂而行,看尽人间美景,吃遍人间美食,前方,也无风雨也无晴。

(徽派美文,分享佳作,支持原创,欢迎赐稿!455075739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