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说三毛

青衣的精神家园 2021-01-12 13:46:29

我刚刚结束为期6天的台湾跨年旅行,昨晚从有三毛气息的宝岛回到有张爱玲味道的上海。今天:2017年1月4日,以一篇5年前的文章来纪念三毛,26周年。——青衣·上海


2011年1月4日,三毛去世20周年,我到当当又买了一套三毛全集(11本)回来,并且花了一周时间,晚上回来洗好澡就窝在温暖的被窝里,伴着齐豫唱的《橄榄树》、腾格尔唱的《三毛》,读完全部。还有2张三毛说书的CD也一并听完,以这样一种方式纪念三毛。

   竟然发现,我最少有20年不读三毛了,而且我也预感,这套书看完之后,束之高阁,也许要再过20年才会重新翻起,当然如果我有孩子的话,肯定提前取下来给她阅读。我大约是十几岁时候读三毛的,三毛给我最深的印记是“流浪”和“爱情”,当然还有“沙哈拉”不是从地理老师那儿听说的。


我从小就有一颗“流浪”心,也许是受了点三毛的影响。孩提时代的我不停的期待长大后要“仗剑走天涯”。长大后我的确是离开故乡了,如今的状态却是在上海“隐居”了16年!

   “爱情”嘛,女人总是浪漫的。在我的上一封情书里,我还和我的“情人”模糊的提到张爱玲和三毛,这次重温三毛时,我终于找到了原文。情书里的回忆文字和原文差的不多,对于记忆力超差的我来说总能记住刻骨铭心的话语!这是我的一项特殊才能!(啊,我终于发现笨笨的我总算有一项才能!)

 

   结婚以前大胡子问过我一句很奇怪的话:“你要一个赚多少钱的丈夫?”

   我说:“看得不顺眼的话,千万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亿万富翁也嫁。”

   “说来说去,你总想嫁有钱的。”

   “也有例外的时候。”我叹了口气。

   “如果跟我呢?”他很自然的问。

   “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他思索了一下,又问:“你吃得多吗?”

   我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就这几句话,我就成了大胡子荷西的太太。


 若干年前,似乎有个人跑出来置疑三毛的爱情,我没读他的文字,我觉得那个人很无聊,不过是想借三毛来炒作自己。结果是他肯定没炒作成功,如今谁也不记得那厮的姓名了。

 

   三毛是个用不来第三人称的人,始终用“我”在创作,这样的人肯定真诚、率性!三毛还是个善良的女人,她经常让陌生人搭她的车,送药给穷人,看望并照顾孤独的老人、为异乡的中国人扫墓、送钱给需要帮助的人,还有给予年轻人的心灵关怀……


 这次重温,我竟然发现了三毛的自杀情节,由来已久啊,所以她选择自杀不是偶然!只是让人心痛,生命多么宝贵?三毛,你为什么不活成个老顽童呢?

      

    有一次,三毛在墨西哥的博物馆里,对一个神像产生兴趣,那是“自杀神”,好奇的问导游“自杀神到底司什么职位,是给人特许去自杀,还是接纳自杀的人,还是叫人去自杀?”导游答不出回她一句“你好像对自杀蛮感兴趣,为何不问问那些影响力更深的大神呢?”三毛觉得世界上哪一种宗教都不允许人自杀,只有在墨西哥发现了这么个神,反而觉得这种宗教给了人类最大的尊重和意志自由!——《自杀神》

   看哪,谁说自杀不是意志自由呢? 我们没有权利选择生,但是有权利选择死啊!


有一次在琼瑶家里,琼瑶逼她说“我答应你,琼瑶,我不自杀。”临走时,又逼她:“回去第一件事,是当你母亲替你开门的时候,亲口对她说:‘妈妈,你放心,我不自杀,这是我的承诺。’”——《送你一匹马》

 

    还有,在给读者的信里,她坦然的承认自己有过,有过两次想过以死为解脱的方式!但是她也同时鼓励读者:请你,担负起对自己的责任来,不但是活着就算了,更要活得热烈而起劲,不要懦弱,更不要别人太多的指引。——《自爱而不自怜》

 

   其实更早的时候三毛也有对死亡正确态度,她说过“我要守住我的家,护住我的丈夫,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虽然预知死期是我喜欢的一种生命结束的方式,可是我仍然拒绝死亡。在这个世界上有三个与我个人死亡牢牢相连的生命,那便是父亲、母亲,还有荷西,如果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在世上活着一日,我便不可以死,连神也不能将我拿去……”

   她也曾经埋下伏笔,与父母对话过“如果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不死鸟》


三毛的一生,是“游于艺”的一生,不能游的工作,做起来吃力,不能游的书本,也就不去读了。念书不为别人,包括食谱在内,念书只为自己高兴!——这个我不仅赞同并且在践行。

 

   好了,亲爱的三毛,时别20年,我完整的重温你了,接下来,你会被我放到书架上,至少20年后再见面噢!那时候我就和你一般大了!

 

    而我,我将会热烈的活着,因为我爱我的父母!感谢他们把我带到人间来游走一番,多么神奇的经历啊?如果有可能,如果幸运的话,我也会带一个生命到红尘里来,让她也翻滚一遍!不禁想到宝玉,到人间来是为了“受享、受享”……

 

    亲爱的三毛:再见!愿天堂的你,人间的我,都好!

 

                                                                 青衣2011年1月21日

                                                                   紫藤家中



读书相关:




青衣,第一故乡安徽安庆,第二故乡上海梅陇。 1995年来上海定居,期间曾北漂2年半。曾就职于主流财经媒体、管理咨询公司、游艇俱乐部、大型金融集团,现为大国企小职员。爱读书、爱写字、爱赏剧、爱画画、爱美食、爱旅游,主张“人生无处不玩票!”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