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写在清明的怀念︱​胡志前

大秦文摘 2021-01-11 09:26:12

大秦文摘︱原创文学平台致力于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大秦文摘◎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第159期

编辑︱大秦小编

版式10号视觉





「  写在清明的怀念 」

文 / 胡志前

2001年,我姐姐因心脏病殁于家中,是年62岁,十六年来每想到这事,我会满腹伤悲,痛心疾首。特别是在清明思亲的时节。

姐姐病倒的七天里,忍受饥饿。弥留之际,身边无人照看。尽管她支撑这个家几十年,风雨不避,日夜操劳,但结局凄凉,一直叫我暗自流泪,唏嘘不已。

姐姐把三个儿子养大,婚娶生子,立灶分居。是为母亲的她,尽到了自己的义务和责任,其艰难可想而知。

1962年姐姐响应国家号召,回乡务农,几十年间,没有一天不是在劳碌愁苦中度过。她天资不算低,身体也不差,经营家庭旰食宵衣,干起农活干净利落,但就是这样一位希图执著梦想,埋头苦干的人,等来的却是自己过早离世。

姐姐1940年出生,她聪明伶俐,18岁进西安庆安公司,为正式职工,以品行端正,工作认真,和人相处很好,曾一度被领导推重,评为先进工作者。因工作需要,两年后她被调入西安饮食服务公司。先后在解放饭店,南院食堂,五一餐厅工作。接待过周恩来总理。那时候正值饿饭年代,亲友来西安,常为吃一顿好饭来找她,她至真至诚接待,时间长了,别人对她多有非议。1962年她响应党支援农业的号召申请回乡。这一年23岁。

其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姐姐家分的粮食不够吃,常要采集些野菜,瓜果以济用。我姐姐有孩子吃奶,还要下地挣工分,常常饿昏在田间地头。那段艰难的日子使姐姐的健康受到危害而且无可挽回。使她过了几年暗淡的生活。

姐夫每月42元工资自己用过所剩无几,还要赡养其母,给生产队交缺粮钱,为维持家里的日常花费不受尴尬,姐姐忍饥受饿,在旱地,在水田,没黑没明的干,以致患上了风湿性心脏病,无钱医治。即使这样,她仍是力排病痛,从不误工。从不说苦,也没有任何对家人的激愤之言。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土地承包,她家三亩多责任田的水地,须得她经营。单就水稻来说,每年谷雨时节育秧,要翻耕,平整土地,下种后,要天天看水。把水引到秧地,深了不行,浅了更不行。要灌均匀,得慢慢浇灌不可。有时晚上出去看水,人要在田间等候很长时间。且不说下暴雨时,深夜去放水的冒险了。插秧时节,人在水里一泡就是一天,顾不得吃喝,你说能不辛苦,能不生病吗?

姐姐事必亲躬,相当节俭,从不铺张,很长时间不吃肉,只吃蔬菜下饭而已,就连每年应付年事包粽子的芦苇叶,她都要去十几里的灞河边的普华乡去折采。可正是这样一分一厘的积攒。才为三个儿子完了婚。建了两次房,后又买一处地皮。这是她颇为艰难也确为卓著的生涯。也许当时她意识到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家室的积贫,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几多辛劳中心脏病发作,在当地农村医疗站挂瓶,不见好转。看着姐姐的病态一天不如一天,无钱去大医院治疗,那时候我正忙于供给两个孩子上大学,手头拮据,想帮他忙心有余而力不足。

到了2000年七月,没想到意外的事发生了,我的二外甥因给邻人帮忙伐树,不慎从树上掉下来致残,当即被送往西安唐都医院。高位截瘫宣告了他今生悲惨.。姐姐为他的失足感到痛恨莫及,心境象蒸汽一样难以散开。我姐家本来就不宽裕,钱,花一大滩,日复一日,在财力不支的情况下他不得不转回县医院住几天后回家消磨了。不这样做是不可能的,失去自理的他陷入这样一个活着。头脑里无尽的语言带着鲜血的气息湿漉漉的闪现,两年后生命终结。时年28岁。

我姐姐本来就有心脏病,这事对她的打击难以承受。她陷入自虐般痛苦的深渊,难以解脱。官司整整缠了两年,使姐姐身心疲惫。她每天足不出屋。吃饭时,碗,送到手中又冰冷地打回。在这种情况下,心脏病加剧了。

一个星期天,我的女儿由西安回来,我们一同去看望她。一进门刚搭上言,猛然间她昏倒了,脸色变紫,呼吸短促,令人始料不及。女儿把她紧抱着吓得浑身打颤。我赶忙叫了救护车,一路上她昏昏迷迷上了医院的心脏监控床后才慢慢好转。在县城做生意的弟弟交了钱,办了手续。紧接着三夏大忙,她便在我弟住的向阳大院小住一阵,吃中药治疗,缓解后便回到自己家大寨村。这时秋收将至,原以为中药发挥效力,病情缓解,大家心存侥幸之心。可是,一日密云飘过,她又突然中风不语。右腿和右胳膊失去指挥,彻底瘫痪。我看她时,她触动了两下身子,终未能挣扎起,只是流泪。一天,二天,三天,汤水不进,第七天辟谷,离开人世。一直叫人痛心不解。

生活在农村,含辛茹苦,从未享福的姐姐,我对她的离去该说什么。境遇之特殊,事故之突然,贫困之酸苦。我们之麻木。想起来多么无奈,一丝一毫都叫人伤感。

寒食节,我在海边给她烧纸,大海苍茫,天空堪蓝,猛抬头望见了远方,远方竟究是什么,太阳光温和地斜射过来。恍惚间,似乎那白云深处看到了姐姐的笑,那无忧无虑的笑是那么真切,我便在点燃的香蜡前叫一声“姐姐”,更觉得我姐还在。顿时一阵心酸。而我姐姐这时好像对我又叮嘱着什么。我真渴望从太阳中获取一种滋养我的灵性、人性。由此我为自己的姐姐写下了这样粗糙的文字。

 



关于作者

胡志前,陕西西安蓝田人,蓝田县作协会员,蓝田文学评论部副部长,现客居辽宁大连。自幼热爱文学写作,尤以诗歌散文见长,作品散见电台,报刊诸端,并多次获奖。著有散文集《在阳光下行走》,中篇小说《流泪的士途》《伤口的花朵》》《爱的守护》等作品。



上期精彩文章

杂谈 :谁是“辱母杀人”的原罪︱王军

又见大雪纷纷(外一篇)︱张淑琴

三宝和娘︱史会敏

那年,我高考︱王丽

丰子恺:人间有味是清欢

为什么唐僧死活不让打白骨精



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致力于优质的阅读体验

长按二维码关注订阅

编辑:大秦小编版式:10号视觉

声明︱图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投稿邮箱︱603498426@qq.com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