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特稿丨电竞少年的“黄金时代”

南方传媒书院 2021-01-08 09:53:56


南方传媒书院-特稿

特稿推荐 | 电竞少年的黄金时代

作者肖云

南方传媒书院学员

指导老师  陈安庆(院长)


2016年底,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宣布设立电竞本科专业,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专业并非为了培养电竞选手,而是更多地培养行业内的从业者,学校希望可以为电竞行业带来更多幕后工作者,从基础配置上优化电竞环境。1月16日,中国传媒大学的官方微博公布了明年数字娱乐方向的招生专业目录,其中电竞专业作为全国首例开设专业正式招生。多家媒体纷纷以《打游戏也能上大学》诸如此类等标题报道此事件。17日,南广学院关于电竞方向的艺考拉开了帷幕。

最近,电游玩得溜也能上大学、成大事的观念渐渐被公众所认知。此篇特稿瞄准距今四五年前,国内电竞行业并不被公众熟知并看好的那个年代职业电竞玩家们的故事。此文多方面可圈可点,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



人物描写细致入微

文章开头从主人公李祥打游戏的手进行描写切入,细致入微。语言对话、动作表情等描写交替刻画,通过人物的细致刻画将电竞少年们的那个“黄金时代”步步代入。文中对李祥的手的描写值得我们学习。
1
这是一双灵巧的手。它能在1秒钟内敲击5次鼠标,也能在电光石火间把箭头移动到屏幕上任何一处想要的位置。(文章开头)
2
除了灵巧,李祥的手还有些粗糙。他的手背因长时间暴露在干燥的空气中而长出了褶皱,即使已经退役两年,手腕上因长期训练磨出的老茧仍然清晰可见。(第二段开头)
3
那间40平方米左右的训练室,是队员待得最多的地方。每天12小时左右,除了吃饭时间,他们都会坐在电脑前,几乎动也不动地盯着屏幕。因为长期握着鼠标,他们大多都有手腕的伤病,一些队员的肩膀和颈椎也有问题,疼痛、麻木的感觉随时都可能袭来。(细节描写)
4
有些队员经常莫名的生气,无法控制自己骂人。有些队员前一天还因为赢了一场比赛膨胀到飘在空中,第二天就为一次失误自卑到了低谷。(情态描写)
对比贯穿冲突剧烈
对比贯穿全文,至始至终最明显的三条线是——曾经辉煌一时与如今错过了黄金期风光不再的对比,玩电竞等于不学无术的观念与谋求电竞作为职业出路的对比,中韩两国电竞行业发展状态的对比。

曾经“辉煌一时”与如今错过了黄金期风光不的对比:

1
凭借这双手,李祥在游戏中杀敌无数,不可阻挡。他因此进入了梦寐以求的顶级职业电竞战队,22岁那年,他赢得了2012年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区的一项冠军。当他用这双手把自己签名的T恤抛向台下时,上千名观众张开双臂,高喊他的名字,为他欢呼。
2
李祥最终在北京找到了一份网站的工作。只不过,为他争取来这份工作的,不是他曾经获得的冠军,而是他那张大学毕业证书。他希望,有一天,他能在简历上自豪地写上,自己曾是电子竞技的中国冠军。
3
游戏解说、直播平台也搭上了这班快车。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杨义退役后,成了一名LPL比赛解说,闲暇时他自己也会在某直播平台解说高水平游戏。他告诉记者,这些工作能给他每年带来上百万元的收入,“如果再接一些地方比赛的解说,收入会更高。”
玩电竞等于不学无术的观念与谋求电竞作为职业出路的对比
1
最开始,除了吃住和一台可以随时免费使用的电脑,这个职业甚至不能给他一分钱的工资。他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比赛奖金,可就连那次达到自己职业生涯巅峰的WCG中国区冠军,也只给他带来3万元的回报。
2
刘晓接触过很多热爱电竞的年轻人,但他们中却有很多人都分不清“打游戏”和职业的区别。“不是所有的‘网瘾少年’能成为电竞明星,更多人都死在‘成神’的路上。”
3
李祥也曾被家长、被老师放弃。迷上竞技游戏后,他的成绩单上多出了几个挂科的“F”。有段时间,他几乎成了班里的空气,辅导员也不再提醒他缺课越来越多。在大二那年,他终于向父母摊牌,休学进入了职业电竞。
4
“一些很好的苗子因为家长就荒废了。”刘晓摊摊手说。为了阻止孩子“去外地打游戏”,一些家长把孩子锁起来,有的甚至以自杀相逼。
5
在没有进入职业队之前,这些孩子被父母指责不务正业、被亲戚拿来作为反面教材。刘晓还记得俱乐部的孩子刚入队时,有的沉默不语,有的乖张暴戾。但只要打开电脑,哪怕只是一场普通的训练赛,他也能从每个人的眼中看出对胜利的渴望。
6
因为休学加入了职业电竞战队,回校后又经常断断续续出去参加比赛,李祥的大学并不完整。离开学校时,他只拿到了毕业证。他的专业是软件工程,可现在他连最基本的代码都搞不懂。那些他曾经没空在意,甚至记不清名字的大学同学,现在有些已经成了白领,有些自己开了公司。
中韩两国电竞行业发展状态的对比
1
“硬件上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在其中一家俱乐部的会议室里,俱乐部经理刘晓坐在印有队标的定制椅子上说。他指了指头上,那是一块加入队标元素的异形吊顶,“价值上百万元。”
2
这家俱乐部也被国家体育总局统计到了数据里:2015年,中国电竞行业相关产值已经超过500亿元。国家体育中心信息中心主任丁东曾估算,这个产值在2017年将达到千亿美元,成为一个更大的市场。
3
在杨义看来,这些“专业素养”来自韩国电竞成熟的体系。“从小方面说,人家俱乐部管理非常科学,后勤、赛训都有一套准则。从大的说,人家有行业联盟,有行业共识,和篮球、足球联赛没什么区别。”
4
和国内不同,就连队员退役后的职业生涯,韩国的俱乐部也会“管一管”。他们大多都设置有企业文化部门,负责队员的职业规划。不管是重新回校学习,还是继续从事电竞行业,俱乐部都会提供意见和帮助。
5
而在更大的体系中,电子竞技是韩国“文化立国”战略中的重要一环。韩国的电竞联盟是隶属韩国旅游观光部下的政府部门,会长是国会议员,他的责任就是在国会为电子竞技争取地位。就连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也曾经在WCG的现场与冠军得主进行过一场表演赛。在韩国的每一座城市,几乎都设有电竞场馆。
还原历程揭露问题
这篇特稿的一个亮点在于选取主人公李祥,这个曾经光鲜却错失机遇的电竞少年,通过其经历和回忆,揭示出曾经执意投身于电竞行业的少年如今并非都能过上鲜花与掌声并存、名利双收的生活。


一方面含蓄地表达出对中国电竞行业未来的展望,另一方面通过李祥这一人物缩影以及当时的电竞产业状态表达了一番忧虑——赶上黄金时代的少年们是袖手旁观还是趋之若鹜?资本的追逐下中国电竞行业的红海会如何风起云涌?


此外,文末提及到“获得父母的支持,南昌一位12岁少年退学专职开直播玩《英雄联盟》”这一曾经引起热议的事件,以及文中所述“俱乐部门前家长主动带着孩子前来面试”转变的态度,最后再以李祥凭借大学毕业证书而非“电子竞技的中国冠军”的头衔在北京争取到了职位收尾,再次对比强调曾经不被大多数国人看好的电竞行业如今或许真正迎来了黄金时代。

·END·


南方传媒书院
特稿推荐

微信号:shendutuji1

特稿编辑部

总出品人:陈安庆

编辑校审:张攀文

责任编辑:张攀文

南方传媒书院·出品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