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大山作证——记集团公司“岗位能手”矿产资源中心高级钻探工王青松

铜陵有色报 2021-01-14 07:21:06

  “脚上沾了多少大山的泥土,就是对大山倾注了多少情感!”是的,从事矿山钻探生涯的13个春夏秋冬里,他寒来暑往,跋涉一山又一山,常年转战在大山的凄风苦雨里;参与打孔不下300个,个人钻探量突破20000米,创造多项记录。他就是集团公司“岗位能手”、矿产资源中心高级钻探工王青松。

  人勤春来早,人勤地生金。2011年4月的一天,初春的安庆铜矿潘家涝像是铺了一层绿油油的毯子,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这是一个充满无限生机的季节。矿产资源中心在潘家涝矿区实施的探矿作业中,实现历史性突破,创造单孔钻探深度1406米的最高记录。王青松正在这座山上紧张地忙碌着,他将完成起套管的最后一道工序。

  2010年12月份,王青松奉命到潘家涝矿区施工zkw4604号钻孔,这是集团公司新一轮深部找矿的重点工程,设计1400米。以前,谁也没有经历过这么深的钻孔,打下去就创造新的纪录。这里荒无人烟,到处是坟茔冢地,周围还露天摆放着几口棺材,每当夜幕降临,黝黑的棺材和冰冷的墓碑在摇曳的灯光下显得阴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面对荒凉而艰苦的环境,王青松全然不顾,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保质保量保安全,高质高产高效率,早日完成任务。当月25日,轰鸣的钻机在王青松的操作下缓缓启动,金刚石钻头开始了它艰辛而漫长的“旅程”。创造纪录注定不会一帆风顺,当钻进不足百米时,

  生产就出现了一道难题———岩层出现裂隙,漏浆严重。钻孔内不返浆谁也不敢冒然钻进,王青松心急如焚,常规堵漏方法用遍了也无济于事,面临停产的尴尬境地。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经过仔细琢磨和反复试验,他对堵漏液的配比大胆创新和新堵漏材料的大胆应用,不仅堵漏效果明显,而且节约原材料,一举破解难题,使生产得以顺利进行。

  为了早日实现既定目标,王青松和工友们不敢有丝毫松懈,你争我夺,各不相让。第一个月钻探进尺就突破800米大关,这在矿产资源中心单机月产量是前所未有的,他也打出了单班20米的最高纪录。面对成绩他没有沾沾自喜,继续朝目标进发,钻到1000多米时,突然遭遇破碎带,堵钻频繁,异常难打,一天钻进不足10米。王青松焦急万分,他积极探索,冷静思考,创新出一种新的钻进方法。这种方法进尺均匀,不易堵钻,但操作起来辛苦,不但要目不转睛地盯着拉力表,而且要不停地调节卷扬制带,一个班下来,腿酸手软脖子痛。凭借这种打法成功穿越了200多米的破碎带,他打出了单班8米的最好进尺。

  操作上精益求精,时间上分秒必争。有一天深夜,王青松操作中发现卷扬钢绳在天轮处拧劲,对钻进有影响,他立即爬到20米高的钻塔顶部进行处理,正当他有条不紊地排除故障时,随着“咯吱”一下,他“哎呦”的一声惨叫:“不好了,我的胳膊…….”工友看到他痛苦不堪的样子不知所措,焦急地望着塔上的他。原来王青松排除故障心情迫切,用力过猛,胳膊一下脱了臼,疼痛难忍,动弹不得。工友急忙把他从塔上护送下来,他没有因此休息片刻,待胳膊复位后又投入了紧张地作业中。

  王青松和他的工友们就是这样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奋战,顺利钻进到指定深度,为圆满完成任务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1年8月,时至盛夏,酷热难耐,安庆铜矿牧岭在烈日的烘烤下成了“火焰山”,钻探帐篷内像烧透了的砖窑,热得令人气塞难喘。王青松操作钻机整整6小时了,他挥汗如雨,全神贯注地盯着钻机的钻进标尺,钻孔到了1100米,不能有丝毫大意。突然,起着冷却和润滑作用的泥浆在钻孔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凭着经验判断,遭遇了地下溶洞,不采取措施将铸成烧钻废孔的大错,他果断停钻堵漏。堵漏?谈何容易,首先把3米一根的钻杆从1000多米的钻孔内拔出来解除掉,然后灌注封堵材料,不仅繁琐,而且体力消耗大。

  攻坚克难对王青松来说是家常便饭,牧岭的山上没有路,坡度高达70度,异常难走。

  为了早日投产,钻机安装初期,他全凭肩膀扛了50多米直径130毫米和直径91毫米的套管,300多米直径75的钻杆,还有诸多的白泥、火碱、聚丙烯氨酰等钻探材料,一天下来,浑身汗水湿漉漉的,累得精疲力竭。入夜,空旷的山野万籁俱寂,只有钻探帐篷内的孤灯彻夜长明,王青松站在钻机前聚精会神地操作着,蚊虫肆虐,身上叮出密密麻麻的小疙瘩,奇痒无比,他全然不顾,争分夺秒地苦干着。

  记得一次在安庆铜矿负700米中段施工过程中,遭遇钻孔出水,浑身湿透,眼睛被水眯得也睁不开,硐室内的照明灯遇水全部炸掉,漆黑一片,钻杆从钻孔内被冲击出来,像离弦的箭一般,撞在硐室帮部瞬间被折断,乒乓作响,钻杆飞溅,场景惊心动魄。

  在这样的作业条件下,他凭着惊人的毅力和过硬的技术,打下了8个钻孔。

  还有一次,王青松在正常钻进时,钻机上的水接首轴承突然损毁,只听“咔嚓”一声,十几米长的高压管瞬间从水泵上拽掉了下来,像是挥舞着的皮鞭,在钻杆上急速地甩动着,若打到人身上后果不堪设想,多亏王青松反应敏捷,迅速停车,才避免了事故的发生。

  从钻孔内拔钻杆是项劳神耗力的苦差,王青松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就在前几天,他发现进尺有点迟缓,判断是钻头经过长时间钻进内径扩大造成的,毫不犹豫地上杆查看,果然不出所料,钻头内径消耗殆尽,迅速更换,仅用一个班就使生产恢复正常状态。钻杆一根一根的从钻孔内艰难地拔了出来,堵漏材料投进了溶洞等待发挥作用。王青松并没有停歇,拖着疲惫的身躯跳进泥浆沉淀池忙活起来,汗水和着泥浆裹满全身,面部也成了大花脸,一个小时就清理泥浆一吨多,为下一步生产创造了有利条件。

  安庆铜矿乌尖山zk4603钻孔是矿产资源中心有史以来设计最深的一个项目,2012年9月施工。

  由于岩层风化比较严重,一开始就遇到了裂隙、偏钻、漏浆等诸多麻烦,在钻进至509米时,钻机发生共振,钻杆磨损严重,内管有时拉不上来,无法正常钻进,经过测斜发现0至400米钻孔偏斜3度左右,400至500米钻孔偏斜多达8度,生产陷入停滞。正在安庆铜矿应急疏通充填管道的王青松临危受命,参与这个孔的“诊治”。他深知这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早在2008年,他赴智利银山探矿过程中,就遇到过这样的先例。zk8401钻孔是日本人设计施工的,由于当地地质结构复杂,孔内不返水,卡钻严重,钻孔危在旦夕,工程量完成不足一半,日本人就无可奈何地“丢盔弃甲”逃跑了。

  王青松和工友们接手后,冒着恶劣的气候,对这个“病入膏肓”的钻孔夜以继日地进行“手术”,连续三天三夜奋战在工地上,经过孔内“护壁”、“架桥”等应急办法,使钻孔“起死回生”。在智利工作的两年间,他和工友们施工钻孔15个,无一废孔,为甲方提供了详实地地质资料。

  王青松一踏进乌尖山就投入钻孔的紧张“治疗”中,普通纠斜效果不佳,他们就利用先进的液动螺杆钻对钻孔进行纠斜,这招果然奏效,钻孔很快转危为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一天晚上10点多钟,乌尖山突发山林大火,火势迅速蔓延,严重威胁钻探帐篷的安全,如果不及时控制火势,帐篷被燃,投入的心血将付之一炬。干了一天的王青松急忙爬到山上灭火,一直忙到凌晨两点钟才将大火扑灭。这样的力气活王青松从不在乎,他最怕的是钻孔出岔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不,钻孔问题接踵而至。当钻进1650米时遇到了粉化层,阻力大,易堵钻,进尺慢。王青松集中精力,时时刻刻注意孔内动态。

  有一天,正常钻进中,水泵压力从2MPa迅速升至8MPa,他知道孔内粉化层坍塌了,急忙提钻至安全位置,避免了一起埋钻事故的发生。

  王青松和工友们就是这样每天谨小慎微地操作着,把钻头成功打进1854米,顺利完成任务。又一个新的钻孔深度纪录在他手中诞生了,王青松来不及休整,又步履匆匆地奔赴新的征程……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作为一名矿山钻探工,大山里总有王青松忙碌的身影,13个春夏秋冬伴着他匆匆的脚步而去,遛走的是岁月,流出的是汗水,留下的是成就。他毫不掩饰地说:“眷恋大山只为钻探找矿这一行!”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