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硅谷式奋斗:要么疯,要么狂;要么富,要么死

后现代邮报 2020-06-29 11:08:34




硅谷负面


时间胶囊|纪念乔布斯最好方式,用日记和美剧调侃假乔布斯

硅谷负面之谷歌帝国将如何崩塌

硅谷负面之出身论:创业是圈子势利游戏,资本主义信徒沦为强盗资本家


美剧《硅谷群瞎传》再怎么讽刺搞笑,对号入座,也比不过现实中的硅谷“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有人问过风投大神马克·安德森,那家虚构的创业公司Pied Piper是否值得投资?他认真回答,“剧里描述的科技产品如果存在,确实会有很大的影响力。在商业领域,它可行吗?不确定。但公平地说,我们投资的一半公司都处于不确定之中……”


原科技记者、畅销书《乔布斯的秘密日记》作者、HBO热门剧集《硅谷》编剧之一丹·莱昂斯又出了一本揭秘硅谷新书《Disrupted: My Misadventure in the Start-Up Bubble》。它被翻译成《混乱:我在创业泡沫中的不幸遭遇》 或《无疾而终:我在新兴互联网公司的不幸遭遇》,海南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该书中文版,书名蹭热点译为《疯狂的独角兽:硅谷创业公司历险记》。

你为什么会成为喜剧演员?反正人们一直在取笑我,后来我想:去TMD的,还不如讲段子向他们收钱。


一个转型不成功的科技记者的亲身经历也能写成故事卖钱,中国的诸多同行可以受到鼓舞了。


莱昂斯是一名资深科技记者,从80年代就为《PC Week》等媒体撰稿。2006年,他在《福布斯》开设博客“史蒂夫·乔布斯的秘密日记”,以“假乔布斯”的身份撰写了一系列有趣的报道,吸引密切关注和各种猜测。他卖掉了这本小说的版权,虽然并未制作电视剧,但他与好莱坞搭上了关系:“超级掮客”阿里·艾玛纽尔、《宋飞正传》编剧拉里·查尔斯。他还著有故事集《最后一个好人》和小说《Dog Days》。


他后来加入《新闻周刊》,是这本风云纸刊关张前的最后一批人。2012年,52岁的他被公司“无情抛弃”。他在红火一时的ReadWrite网站待过,2013年去了营销软件公司HubSpot。


莱昂斯或许是最不怕被裁员的前科技记者。“我此前职业生涯都在报道科技和科技公司。也许每个报道科技的记者在某个阶段都会有这样的感受,我们就像小孩子经过糖果店把脸贴在玻璃窗上朝里头看,然后感慨,哇哦,这太酷和有趣了;然后那些你报道过的人,都变得极其有钱,而你也认识他们。我想科技记者应该都想过去一家科技公司工作……”


位于马萨诸塞州的HubSpot具备创业文化的一切荒诞元素,给莱昂斯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写作素材。它就像《1984》所说的“Doublespeak”(新语),混合了电影《上班一条虫》及基督教科学派的氛围。HubSpot向用户大量投放“可爱的营销内容”,其实就是常见又烦人的垃圾信息。


在HubSpot有许多啼笑皆非的故事,创始人和风投家以近乎串谋的手法,为拙劣的点子创造高估值;高福利吸引刚踏出校园的员工,无限量享用免费美食;员工只求等到IPO,以兑现股票;尽管估值约为20亿美元,但公司从未盈利;企业文化密码叫“HEART”,即5个单词的缩写:谦虚Humble、高效Effective、适应力强Adaptable、卓越Remarkable以及透明Transparent;如果有员工被解雇,公司的说法是他们被“毕业”,名字再也不会出现。


莱昂斯的转型并不顺利,作为营销专家没被重用,在团队被边缘化,变成做网站优化SEO的影子写手。他讨厌这家公司,与年轻的同事们有代沟,在Facebook上发表了许多“自找麻烦”的言论,暗地里希望被解雇……中间有几个月,他再次得到好莱坞的召唤,去参与撰写美剧《Silicon Valley》的剧本。


当他从HubSpot离职写《Disrupted》,公司首席营销官试图在这本书出版前拿到原稿,但随后被解雇。这简直是给莱昂斯送上一份大礼,他有些假惺惺地表达震惊:“为什么有人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只是为了拿到一本以娱乐为目的的回忆录?”


《一网打尽》作者布莱德·斯通推荐:“《疯狂的独角兽》趣味无穷,引人入胜!它揭示了一些严峻的现象——隐藏在当代科技巨头们下的虚伪和疯狂的热情。”


《哈佛商业评论》认为,“乍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创业公司文化,但本书有些部分读起来会让任何使用互联网的人背脊发凉。”


《财富》资深撰稿人艾琳·格里菲思担心,“初创文化——从谷歌式的福利、零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到企业的啦啦队以及对使命的狂热崇拜,已经成为许多硅谷公司的梦想”,莱昂斯强有力地批判了这个问题。


《娱乐周刊》:正如汤姆·沃尔夫《虚荣的篝火》讽刺了80年代的“华尔街”,莱昂斯就最新的互联网泡沫在“硅谷”放了一把火。


《疯狂的独角兽》作者札记

By 丹·莱昂斯


在过去的10年里,我一直在编写有关科技领域的讽刺小品:先是撰写博客,之后创作小说,现在为电视剧写剧本。然而,一切我所虚构过的情节,都比不上现实生活中我在HubSpot供职期间所经历的荒诞,那是一家专门制作网络软件的科技公司。


本书按时间顺序,记录了我在HubSpot的所见所闻,此书并非凭空虚构的讽刺小品,书中所有情节都是真实发生的。在书中,我保留了他们的真实姓名,不过更多情况下,我还是用杜撰的假名或昵称代替。我还采访了很多现任和前任的HubSpot员工,他们同意为本书的创作接受采访,不过前提是我们的聊天不能记录在案。其中一些人甚至害怕跟我谈及HubSpot。起初,我认为这些人的顾虑是多余的;但随着事情的发展,我意识到他们接近有理由有这样的担忧。


本人在书中所提到的“硅谷”,并非特指在旧金山和圣荷西市之间那片曾孕育着科技初创企业、绵延60英里的半岛区域,而更像是“好莱坞”或“华尔街”那样,将“硅谷”作为一种行业隐喻。它存在于洛杉矶、西雅图、纽约、波士顿以及其他无数地点,当然还包括旧金山的海湾地区。


另外,书中“泡沫”一词,不仅是指某些科技初创公司的价值被疯狂炒高所引发的经济泡沫,而且诠释了在这些科技公司工作的员工的心态。这群被灌了迷药的、打心底里相信“初创公司神话”的员工,他们活在自己幻想出的“泡沫滤镜”中,心中充满着盲目的自信和自尊,无法接受别人的哪怕一点批判,他们脱离现实,接近没有意识到外界眼中的他们是多么的荒唐可笑。


我从2013年4月~2014年12月供职于HubSpot,而这家公司正好属于“泡沫”的一部分。2014年10月,HubSpot成功IPO,至今已有近20亿美元的市值。不过,本书不仅仅是围绕着HubSpot公司展开,更是讲述了一位年过半百的中年人在一个全新领域白手起家、重获自我的全过程,即使整个科技行业对于“年长”的员工充满敌意。


此外,本书还记录了这个行业的工作形态是如何改变的,并曝光了该领域众多的公司是如何一边宣扬“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一边在行动上与口号背道而驰。


神话与制造神话在当今的硅谷中不断滋生和蔓延。我创作本书的目的正是想揭露“独角兽”创业公司更加真实的一面,并戳穿那些英雄式创业企业家的虚妄迷思。HubSpot的们与其说是英雄,不如说是一群巧舌如簧的销售和营销骗子:他们巧妙地编织了一套关于转型技术的神话,并凭借着这套说辞,通过兜售这个从未盈利的公司的股票赚了大钱。


本书的核心之处在于它记录了我艰难又自卑的自我发现之旅。当时的我,正尝试着在这家软件初创公司完成从一名记者到营销人员的转型。当科技产业正处于失去理智的时候,我也在与自己的心智博弈。我希望能通过这则姗姗来迟的故事,来一探初创企业幕后的究竟。

延伸阅读


在硅谷,朝九晚五属于失败者


作者:Dan Lyons,本文发表于《纽约时报》观点与评论版面

Dan Lyons是《Disrupted》的作者,他正在撰写一本关于职场文化的书。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陈亦亭、土土

来源:微信号“NYT教育频道”


硅谷为“不同凡想”(thinking different)而自豪。因此,在许多行业开始更加注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时,硅谷反其道而行之,把工作狂标榜为理想的生活方式之选可能看上去也说得通。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完全是作坊式的产业,贩卖以互联网为中心的成功学,称没有比创业更崇高的使命,还说要取得成功,必须愿意放弃一切。


科技行业从业者用“奋斗”(Hustle)这个词来描述这种极客突击队的生活方式。到处都能听到这个词,还能买到以它为主题的T恤和咖啡杯,上面印着“梦想、奋斗、利润、重复”和“比所有人都更辛苦、更忙碌、更努力”口号。你可以去为期八周的“创业奋斗”训练营(训练营!),也可以参加只有一天时间的奋斗大会(Hustle Con),听成功的“奋斗者”分享他们的诀窍。票价300美元左右(约合2000元人民币),或者你也可以花2000美元(约合13000人民币),成为“VIP奋斗者”。今年的大会已于6月举行,吸引了2800人,其中20多人花钱买了VIP票。


但对一些人来说,“奋斗”只是极端工作狂的一种委婉说法。加里·沃伊内楚克(Gary Vaynerchuk),又名加里·维伊(Gary Vee),是一位企业家,也是一名天使投资人。他在Twitter上有150万粉丝,还出版了一系列以《碾压它》(Crush It!)等为名的畅销书。他告诉自己的粉丝,他们应该一天工作18个小时。每天都这样。不能休假,不能约会,不能看电视。“想闪亮全场吗?想买飞机吗?”他在一场励志演讲中问道。“那就工作吧。工作才能让你得到这一切。”


沃伊内楚克还是苹果《应用星球》(Planet of the Apps)的评委。这是一档应用开发者争夺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资金的真人秀节目。在最近的广告中,一名参赛者旁边的引语是:“我几乎见不到我的孩子。这是必须承担的风险。”节目的宣传推文接着说:“为了最终的奖励,他将投入一切。”


天哪。这名参赛者正在开发一款应用,它能让你直观地看到商品目录上的一款咖啡桌放在你家客厅里是什么样子。我想,这款应用很酷,但它真的比见到自己的孩子更重要吗?筹集到一些风险投资的机会,真的是“最终的奖励”吗?(在Twitter上引发批评浪潮后,苹果撤下了这篇宣传推文。)


这对创业者来说已经够惨了,但普通员工也相信这种疯狂。去年,Lyft发表了一篇博客,称赞一名在开始阵痛后仍坚持载客并自己驾车去医院分娩的司机。批评人士从中看到了反乌托邦的意涵——Gizmodo网站的评价是“骇人听闻”——Lyft删除了博客。但该公司的员工,包括那名司机自己,似乎真的对文章引起的负面反馈感到不解。


一百年前,工厂的工人成立工会并举行罢工,要求改善工作条件和限制工作时间。如今,硅谷的员工却颂扬自己遭受的剥削。一款流行T恤上写着“朝九晚五属于无能者”(9 to 5 is for the weak)。一个名叫基思·拉布瓦(Keith Rabois)的风险投资人最近在Twitter上炫耀自己工作18年,休假时间不超过一周。渴望成为扎克伯格的人被告知,创业就像加入海豹突击队(Navy SEALs)一样。对某一类人——通常是年轻、男性——来说,磨难也是诱惑的一部分。


真相是,这些创业者和他们的员工付出的额外努力中,很多是没有意义的。根据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家约翰·彭卡韦尔(John Pencavel)在2014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一周工作超过56个小时几乎不会带来生产率的增加。但重要的可能不是生产率,而是表现出责任感和团队精神。


“人人都想当模范员工,”目睹很多科技行业员工压力过大的湾区临床社工阿尼姆·阿韦(Anim Aweh)说。“一个女人告诉我:‘对员工的期望不是聪明地工作,而是努力地工作。就是工作、工作、工作,直到再也动不了。’”


这已经造成了悲剧。去年,优步(Uber)的工程师约瑟夫·托马斯(Joseph Thomas)自杀。他的遗孀将其归咎于公司工作时间长、心理压力大的拼命文化。


现在,一些人开始反击。软件开发人员戴维·海涅迈尔·汉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正试图说服创业者,让他们相信不用累得要死也能成功。(遗憾的是,这一点居然还需要说。)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汉森指责风险投资人用“根深蒂固的创业神话”给创业者洗脑,“不仅颂扬掏空自己,还把这作为基本要求。”他说,风险投资人在剥削创业者。他们的态度是,“要么让我富起来,要么就死在尝试的过程中,”他写道。


到目前为止,“死在尝试的过程中”的可能性更大。绝大部分创业公司都会以失败告终。取得Facebook那种级别的巨大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没人比风险投资人更清楚这一点了。他们通过把赌注分散在几十家公司上,并把它们都搅成一股狂热来增加自己成功的几率。


汉森的文章把工作了18年却几乎没有休假的风险投资人拉布瓦单独挑了出来。这在Twitter上引发了一场争论。拉布瓦抨击说,汉森轻松对待的创业方式堪称完美,但只是“对希望一事无成的懒人而言”。


汉森和商业伙伴贾森·弗里德(Jason Fried)经营着一家名为Basecamp的芝加哥软件公司,雇佣了56名员工,公司已经在盈利。每周的工作时间上限为40小时,夏季削减到32小时。汉森先生拥有足够多的空闲时间,可以作为业余车手参加耐力赛车比赛。


2010年,两人出版了一本谴责工作狂的书《重来》(Rework),明年他们还要出版一本《平静的公司》(The Calm Company)。汉森对我说,“看到人们在创业的祭坛上被要求放弃假期、睡眠、青春、家庭和伦理”,他们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他们举办研讨会,发表了很多公开演讲。弗里德说,他们的发言通常都被很好地接纳——尽管在旧金山,他们经常听到“不可思议的吸气声”。汉森则说:“有人对我们说,我们的雄心壮志还不够。我们并不试图改变世界。这种扭曲的毒害太深了。”


成为下一位高科技界身家上亿的20出头名人,这种机会的吸引力依然很大。每年有数以千计的新人涌入旧金山,希望能够接受这种奋斗的宗教的洗礼。如今的情况已经很恶劣,但以后还可能更加糟糕。


延伸阅读


《疯狂的独角兽》中的电影福利


该书提到了一些风靡全球的热门经典影视,与情节完美融合。“海南出版社”微信号整理了其中30部电影。

《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

01

《辛普森一家》是美国历史上最长寿的情景喜剧及动画节目,对流行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也赢取了大量奖项,被《时代》周刊等评为90年代最优秀的情景喜剧。它从许多角度对美国的文化与社会、人性及媒体做了幽默的嘲讽,经久不衰。

 

我曾对它精通无比,但他们改变了它曾有的样子。现在我对它一窍不通,它也变得奇怪亦让我害怕。


——原书文前页

《假期历险记》(Vacation)

02

本片具有公路电影需要的所有元素。冒险、惊险、刺激、搞笑、甚至是无厘头,每一个元素、每一段旅程都充满忍俊不禁的笑料。

 

我正打算回到我关于搬进山区的高谈阔论,她把我打断了。我们俩都深知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我们不可能跟古瑞斯伍德一家那样经历种种的滑稽冒险,花整个夏天开着房车在美国四处旅游。

——原书第19页

《土拨鼠之日》(Groundhog Day)

03

Bill Murray饰演电视气象预报员Phil,尖酸刻薄、自以为是。他一觉醒来,发觉周围的一切都是昨天的重演,开始时他紧张、不知所措;进而狂喜,有了控制一切的力量:泡妞变得易如反掌,抢银行就像捡垃圾那么容易。生活终于可以被设计、被控制了,法律、责任、道德、一切限制统统见鬼,无论闯下什么弥天大祸,明天早上六点,一切又都重新开始。终于有一天,他对此乏味了,感叹一切都是白费,天一亮,所有的努力都不复存在,他撞车、跳楼、上吊、自焚、自刎……试遍了所有方法,可是明早六点一到,恶梦又将重新开始。

 

第二次泡沫正酝酿成形。跟我年纪相仿且同样经历过第一次网络泡沫的人们,如今在旧金山街头闲逛,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比尔·莫瑞 在《土拨鼠之日》里所扮演的角色。我们之前经历过上一次,而这一遭估计也会以泪水收场。

——原书第29页

《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

04

一部急风骤雨般的电影,它似乎在模仿主人公的成功之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急速上升之后,小扎,史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不过是个住在租来的房子里的26岁年轻人。

 

旧科技产业由一群工程师和MBA们组成领导,而新科技产业则充斥着一帮年轻又无德的江湖骗子。这些年轻人(绝大部分是小伙子)就是在电影院看完《社交网络》 离开后还想成为电影中马克·扎克伯格的那种人,而电影里则把他描绘成一个说谎、偷窃、背后使诈的小混混。

——原文掠影第32页

《飞哥与小佛》(Phineas and Ferb)

05

编剧惊人的想象和创造的才华赋予了生动的剧情,每首歌曲也让人回味无穷,贯穿在整部剧中的勇气与创造的赞美、关于冒险与安全的思考、生活与责任的辩论、以及人物正反派间的悖论也给这部动画片带来了非凡的价值。

 

有些则是发给汉斯·杜芬舒斯或者杜芬舒斯邪恶公司的CEO,因为我有次用这个名字填了公司发的表格。“你好,汉斯。”来自我的好朋友兼前经理“僚机男”发来的提醒如是说,“你知道杜芬舒斯邪恶公司市场营销的ROI是多少吗?”

——原书第55页

《上班一条虫》(Office Space)

06

每个角色都出神入化,每个场景都讽刺得入骨三分。上班族做白日梦,生性懦弱的彼得被意外催眠,由此性格大变,翘班、迟到、顶撞老板,却意外获得升职和重用,但彼得并未因此被招安,反倒开始谋划一场倒戈的阴谋……

 

而我在HubSpot 的同事,则是相当重视DISC个性评估。这情形像是由迈克·乔吉导演的电影《上班一条虫》 里的桥段,讲的是在一家名叫Initech的公司里当一个企业傀儡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戴夫和戴比一直在邀请想当志愿者的同事上来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我低着头确保跟他们没有眼神接触。谢天谢地,我逃过一劫。”

——原书第73页

《超级名模》(Zoolander)

07

爆米花电影,父子情,兄弟义,爱情,竞争,认识和探索自我价值。

 

我感觉自己是威尔·法瑞尔在《超级名模》里面所饰演的人物穆格图,在他彻底失去耐心的时候,他会撕心裂肺地叫喊道:“难道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吗?我感觉自己像吃了疯药一样。”

——原书第80页

《飞屋环游记》(Up)

08

小男孩卡尔怀揣着对冒险的热爱,偶遇假小子艾丽,他们有一个梦想:去南美洲的“仙境瀑布”探险,但直到艾丽去世,这个梦想也未能实现。终于有一天,老人卡尔用五颜六色的气球拽着房子飞上了天空,去实现他们未曾实现的梦想。

 

而扎克的问题在于他朝三暮四。我们要往南走!不,我们改朝北!我们要坐飞机!不,换火车!不,换自行车!我有一个同事把扎克比作电影《飞屋环游记》里那只活泼好动名叫道格的狗,他一直被松鼠搅得不能集中精神。

——原书第85页

《绿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

09

一场莫名其妙的飓风将桃乐丝和她的小狗从堪萨斯州吹到Oz仙境,途中她遇到代表农民的稻草人,代表工人的锡人,象征参议院的怯懦的狮子。掌控翡翠城金融机制的是只崇拜黄金的魔法师和巫女,人民必须戴着系有黄金扣带的绿色眼镜。故事的结尾,所有善良的人民只需揭发魔法师和女巫的欺诈行径,在黄金和白银复本位货币制度的世界中就可以天下太平,幸福繁荣。

 

这就跟某个声音从燃烧的灌木丛传来,并给我们下指示一样。就像《绿野仙踪》里有个人藏在帘子后面那样,是不是?我们就处在这种境地吗,扎克?我们是不是就在《绿野仙踪》的欢乐国度里?

——原书第115页

《大亨游戏》(Glengarry Glen Ross)

10

 

想象一下《大亨游戏》的场景,跟其中只有4名销售人员相比,这里有100名员工,他们都刚20岁出头,全都在讲话,都在用一套说辞,一遍又一遍。可以肯定的是,在HubSpot的电话销售人员推销的不是廉价股票或者冒名地产。他们推销的是货真价实的东西。我反正没看出来他们在从事诈骗或者违法的事情。这仅是些技术含量低的小把戏。在HubSpot,他们被称为商务拓展代表(Business Development Representative),简称BDR。他们穿着短裤和T恤,反戴着棒球帽,在办公桌前喝着啤酒。

——原书118页

《单身男子俱乐部》(Old School)

11

 

他们喝着玛格丽塔鸡尾酒,嚼着玉米片,而哈里根戴着巨大的草帽在人群中来回穿行着——就是人们在墨西哥戴的那种草帽,懂了吗?——如同现实版的“弗兰克·‘坦克’”一样,就是威尔·法瑞尔在《单身男子俱乐部》里面饰演的那位可以玩转啤酒和乒乓球游戏的角色。

——原书第127页

《诺玛·蕾》(Norma Rae)

12

改编自真人真事,诺玛·蕾一家都在南部小镇中的棉织厂工作,环境十分恶劣。总工会派来一名组织者协助当地组织工会,受到工人们冷嘲热讽和老板无理阻拦。对不合理事物具有挑战勇气的诺玛站了出来。

 

某天在内容工厂,当我试着引起我同事注意的时候,我经历了某种《诺玛·蕾》时刻的感觉。具体一点来说,当时我们在讨论糖果墙。人们在谈论能有这么多糖果可以吃是多么赞的一件事。而我试着说服他们糖果墙只不过是整个骗局的一小部分。

——原书第143页

《王牌播音员》(Anchorman)

13

四大“贱客”,一朵带刺的蔷薇,外加一群发动武林大会的同行业各路英雄,把令人艳羡的电视台播音员这个行当以恶搞的形式展现出来。

 

原文掠影为The Ron Burgundy of Tech。Ron Burgundy,即朗·勃艮第,为电影《王牌播音员》中男主角的名字。片中男主角事业有成,但风流成性。喜剧《王牌播音员》正是围绕朗·勃艮第及其跟班所所发生的种种遭遇。

——原书第155页

《欢乐音乐妙无穷》(The Music Man)

14

电影保存了百老汇原版最迷人的元素。精明的乐器商扮作音乐教授Harold Hill,到衣阿华州小镇River City,以高超技巧和超级感染力成功说服居民小镇需要成立一个男孩乐团,整个小镇疯狂,除了两个——镇长、钢琴女教师兼图书管理员。

 

想象一下有一个机密的政府实验室,在那里,科学家把托尼·罗宾斯的DNA和《欢乐音乐妙无穷》里的害羞多变的推销员哈罗德·希尔的DNA混在一起。想象一下一头身穿条纹西服的灰熊,用他的后脚站着,并谈论着通过“破坏性的创新和转型”来改变世界。

——原书第155页

《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

15

 

休伊·路易斯重回舞台并演奏了一曲《时光倒流》,接着,伴随着巨大的假雷鸣声,制干冰机将舞台以烟雾笼罩,随即Salesforce.com的联合创始人帕克·哈里斯 把一辆白色特斯拉开上舞台,他从车中跳出来,身穿白色的实验室大褂,头戴着蓬乱的雪白色假发,打扮得跟电影《回到未来》里面的艾米特·布朗“教授” 如出一辙。

——原书第162页

《我不能死》(Logan’s Run)

16

西元2274年,人类居住在由电脑控制的城市,无忧无虑,追求享乐,但到30岁时每一个人必须接受考验,一个探究永恒、重生的试炼……

 

他告诉我,他对HubSpot的第一印象是公司让他想起了电影《我不能死》,这是一部反乌托邦式的科幻电影,讲的是为了阻止人口过多,人们一到30岁就会被处死。

——原书第169页

《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

17

关于纽约警察和检察官的故事,1990年首播,至今仍受瞩目,节奏紧凑,扣人心弦。

 

那下一步会是怎样呢?或许这位年长的员工会公开搞臭公司。或许这位年长的员工会起诉公司。或许审理这个案件的法官也有灰色头发。虽然我关于法律的知识都是我在看《法律与秩序》 时学到的,但我的感觉是这位灰色头发的原告也许会赢。

——原书第179页

《美国精神病人》(American Psycho)

18

改编自布莱特·伊斯顿·艾利斯极具争议的同名小说,描述20世纪80年代末期美国都市生活的黑色社会讽刺片。

 

使问题复杂化的原因是硅谷现在吸引着一群不同的人,他们是一群道德败坏的年轻男性。这群人或许并没有《美国精神病人》 里面那位名叫帕特里克·贝特曼那么可怕——一个反英雄主义式的投资银行家兼连环杀手,但也八九不离十。

——原书第189页

《华尔街》(Wall Street)

19

经典商战电影。

 

这些创业公司才不是被贪婪驱使的戈登·盖柯或者伯尼·麦道夫 ;他们是参与民权反抗的罗莎·帕克斯和马丁·路德·金。

——原书第191页

《富贵逼人来》(Being There)

20

 

“大脑门”表示“僚机男”把公司放于自己利益之前,甘愿为新来的同事放弃一半的职责。“僚机男”让我想起了《富贵逼人来》中彼得·塞斯勒 所饰演的傻子英雄“老园丁”畅斯,在电影中,他一跃成为美国总统的顾问,而在电影结束时,他竟亲自领导椭圆形办公室。“僚机男”并不是傻瓜,但他也没有聪明到哪去。他只是在对的时间出现在对的地点。他现在是一家即将上市交易公司的副总裁,究竟是为了什么?仅仅是“富贵逼人来”而已。

——原书第199页

《明星伙伴》(Entourage)

21

 

在我一边为《新闻周刊》撰稿,一边把我的“假史蒂夫·乔布斯”小说改编成电视节目的那段期间,某天我正在办公桌前,这时我的iPhone突然响起,竟然是阿里·伊曼纽尔。阿里是著名好莱坞经纪公司Williams Morris Endeavor的头儿。他就是电影《明星伙伴》中“金子”阿里的现实原型。

——原书第212页

《硅谷》(Silicone Valley)

22


 

显然他是我的经纪人。瑞安说HBO要上一个名为《硅谷》 的新剧,他们正打算播出第一集,而且我的老朋友拉里·查尔斯已经跟制片人打好招呼了——如果这部剧可以拍第二集的话,我能否前去洛杉矶加入编剧组?

——原书第213页

《生活多美好》(It’s A Wonderful Life)

23

 

我感觉自己就像《 生活多美好》中的乔治·贝利——我正准备跳河寻短见的时候,我的天使出现了。那个天使,就是我的新经纪人瑞安。他就是我的天使克莱伦斯。愿上帝保佑你,瑞安。

——原书第214页

《办公室》(The Office)

24

 

在这里,我的老板是51岁的迈克·乔吉,他创作了《瘪四与大头蛋》,《乡巴佬希尔一家的幸福生活》以及《上班一条虫》。我的另一位老板阿拉克·伯格45岁左右,是《宋飞正传》和《消消气》的主要编剧。其他同事则参与制作过《我为喜剧狂》 和《办公室》等其他电视剧。

——原书第217页

《疯狂高尔夫》(Caddyshack)

25

 

在赚取曝光上,跟安德森相比,杜尔就是个小儿科。想象一下罗德尼·丹泽菲尔德在电影《疯狂高尔夫》表演的角色——身材魁梧、说话聒噪又四处钱——你就知道安德森在风投的会员制世界里所塑造的形象了:他比别人挣得多,又会吸引别人的注意。2009年,虽然他已经稍有名气,但安德森仅仅是管理风投资金的新人。而6年之后,他成为了硅谷最著名,或许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投资人。

——原书第224页

《人体异形》(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

26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托洛茨基”是变了——里里外外。这就像电影《人体异形》里最后一幕一样,你认为唐纳德·萨瑟兰还是人类的时候,但当他向前指着并张开嘴的那一刹那,你意识到他已经变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原书第234页

《忠奸人》(Donnie Brasco)

27

 

“我当时想到了这一幕,”他写道,然后附带着一条Youtube视频链接。他想到的那一幕是来自于电影《忠奸人》。电影中阿尔·帕西诺饰演一名黑帮小头目,而强尼·戴普则饰演一名渗入黑帮的卧底。在Youtube的剪辑中,帕西诺在与戴普关于谁是奸细的问题上对质。他说他把自己的名声都压在了戴普身上,如果发现戴普就是那个奸细,那他也死定了。

——原书第238页

《黑道家族》(The Sopranos)

28

 

这太扯淡了。这家伙已经企图把我赶出公司,然而他现在让我保证一心一意在这里。下一步会是什么?我们是不是得刺破手指,把血滴到圣彼得的画像上,就像《黑道家族》里一样?

 ——原书第239页

 PS,还有两部电影作者没有直接提及,却在文中多次使用其中典故以此隐喻作者讲述之现象,在此也分享给大家。

  《拨开迷雾:山达基教与信仰囚笼》(Going Clear: Scientology and the Prison of Belief )

29

 

我一直在读劳伦斯·怀特所著的《拨开迷雾》,这是一本关于山达基的书。一个邪教的首条要求就是你不能评判这个邪教。你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搞砸,也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犯错。你可以搞出个差到家的搞笑模仿视频,也可以发明像是博客标题生成器这种东西。只要你热情且忠诚,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原书第195页

 

我们被教导:生活的每个方面,都会有一种“HubSpot式”的处事方法。没人能解释“HubSpot式”究竟为何意,但这确实是人们会一直用到的说法。有些人比其他人更“HubSpot式”,有些人则是百分百的“HubSpot式”,他们的“HubSpot属性”之高无人妄议。这些人“流橙色的血”。他们的意见不能被质疑。他们差不多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就是HubSpot的山达基里面的八级运作的希坦。

——原书第58页

《琼斯镇惨案:人民圣殿教的兴亡 》(Jonestown: The Life and Death of Peoples Temple )

30

 

查克很肯定地告诉我他们不是。“在任何一个地方,如果创始人带着泰迪熊去开会”他在回复我的时候写道,“离琼斯镇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原书第82页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