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

一天零一夜的严肃大趴

Toronto91Camp 2018-06-19 22:31:04

我们出发去春游!


这是一个魔幻之旅,我们从安大略湖畔的Cobourg出发,为了传递一个橙色的小条(Jie Li Bang)。当跑起来的时候它弯曲在我们的臂弯,遇到队友它会突然变直重扣在队友的臂弯。我们像是着了魔,橙色小条扣在谁手臂谁就拼命奔跑。不顾烈日炎炎,黑灯瞎火,穿越晨曦迷雾,午夜森林。十二个小伙伴日夜兼程,用时26小时4分钟,在仙女和精灵(Qin You Tuan)的帮助下,终于把橙色小条传递到了相距三百零六公里外的Niagara Falls旁边。这一切只为了换回一串密语。。。



丨接力准备丨

寻找密语的集结号半年前就吹响了,那时候小伙伴们备战人间赛事,提升功力获取各种入场券。多是单兵作战,小范围合伙的较量。谁都没有寻找密语的确切预期,手头不过一张地图和厚厚的Bible,队长Daniel默默的承担了前期的大量的准备工作。直到号角就要吹响的时候,小伙伴们才聚集在一起认真学习,各自背诵要探险的路线,准备各种必须的装备。默默念着安全第一寻宝第二的口诀!寻思着各种美景和美食。。。


丨出发丨

2018年6月1号,我们假装自己回到了童年,丢下自家小朋友,天蒙蒙亮就起床出发了。八点到达出发点。遇朋会友好不热闹!


兴奋不已


不二不休:要开跑了,这些人还在拍大片


当然正事也是不能耽误的!


腿长腿短拿出来遛遛,杀人还不得记录在案!


丨第一车丨

九点出发的有17个队,其中多支友军,包括西部,活拜村,杜兰火锅等。活拜村的是熟人Katherine。烈日当头照,心情格外好,Jin Lei 跟大家一起拍戏的时候嘴巴都笑歪了,还有2分钟开跑的时候还帮着人家拿衣服照相,倒计时结束就按既定方针最后一个出发,造成最血腥的杀人惨案。开跑之后心率走高,因为担心ITB,也不敢放开了跑。到3k左右是个下坡跑的步子稍微大了一点膝盖外侧就开始叽歪。不过还可以忍受,路上碰见tuan队的强兄扇友情扇子,刚要感动,却听见他一边扇一边大喊,快来摄影照相!你说他啥目的啊这是,谁说胸大无脑来的?第一腿停了四个红灯,跑完还觉得蛮轻松,结果过了一会儿一坐下来发现有点悲剧了,腿它不听话了……


出发的志在必得,一棒就杀12人!哎,任务完成的太满,老天让你歇歇!


二腿的老鱼在起点就去了无数次无数次洗手间,在交接点又要去。看着老鱼是个佛性人才,但跑起来总是开始很冲动后劲不足,交接前师傅叮嘱他前半程别快了,但是叮嘱也没用,在人群的吵杂声中,他接到小黄棒,一个百米冲刺就出去了,效果明显,一下子就超过了两个---美女。虽然埋下了隐患最后两公里累得半死,到临近中午时他感觉比跑个马拉松还累,可是一想到这是一个集体任务(其实是前面还有一个大长腿没赶上呢)老鱼还是没有明显掉速地完成了任务!


带着网红帽,信心满满的老鱼。(网红帽乃是costco前阵子被疯抢一空的遮阳帽,老鱼哭着喊着要戴帽跑,让整车的人生生拦下,老鱼,您可别着339的号码呢!你自己跑的时候爱怎么造怎么造!)


三腿Luchi大兄弟是个实力派,淡定的默念路线,又带上runGo指路。他接过老鱼的棒一下冲出Sub400的速度,500m不到发酸的腿就让他回归理性。一转弯就是个大坡,看到三三两两的对手在啃坡。这一路坡上坡下挺多,着实给了实力派的他温柔杀人的机会,杀完了还礼貌的鼓励两句。气温开始升高,过了一会出了居民区,来到一片旷野,援助的van早早停下来等着给他送水,虽说短短10Km对他是piece of cake, 但此腿的路况起伏,天气闷热加上比赛的配速,着实令他消耗很大;三次及时送水很是必要。大兄弟一路上kill了9个对手,全神贯注的默念着数字,鼓励他冲向交接点。


亲,你不是连送水员也要杀吧? (跑太快送水的Frank都要追不上了。)

动作难拿,独家秘笈 (婀娜!)


其实交接点处的动力是这样的!Luchi跑来,虽然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他的眼里只有她!


温柔一扣

画外音:这次的腿腿安排是由Rico,大家的师傅教练。这次的司机,按摩师,宝宝,陪跑员安排的。他心思缜密,熟悉路线和队友。因才施腿,特地把两夫妇安排前后腿。造成这对奶爸辣妈一路撒狗粮,这是后话。

腿四Jean,大热天的要跑一个10 公里上下坡路段。这段路线不复杂,但大坡很长。本着对师傅和队友们的充分信任,她也没有背水就上路了。天气已经开始渐渐变热,第一公里还在配速控制中,第二公里就开始长坡蜿蜒,有些掉速了,心里思忖为啥给安排个这么难的腿,又斗争这走还是跑。但转眼想起前三腿kill了那么多人,不能拖后腿,至少不能被kill。Mind clear了,脚步不停,一路小跑,快跑,慢跑组合,沿途师傅和Luchi送了3次水,西部队也在4公里给送了水。谁知最后一公里竟然有彩蛋,一个猎物(对手)在前面,Jean慢慢的跟在他后面,养精蓄锐,在最后五百米冲刺“杀”了他。


加油!跑完这棒就轻松了!


这腿跑完Jean像泄了气的皮球,呕吐恶心。好好休息,好样的外表温柔内心坚强的辣妈!


腿五的Tina从小就是体育棒子,跑步这件事情上从来就没让人操心过。Well,她好像什么事儿都没让人操心过。此时更无意外,匀速稳当渐进杀人如麻。庆幸气温还没热起来,因为不能全线支持,背上佳得乐出发,自己的第一棒路线复习的很清晰,力气充足,毫无难度地完成。


太容易了没故事:|一顿快餐的功夫就交棒了


腿六Frank的16公里,对于一个首马BQ的选手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但这时候已是晨雾散尽,艳阳高照,体感温度三十多度,异常湿热!他前一晚又加班到到凌晨一两点。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硬着头皮,接过金色的小棒飞了出去。


本打算以马速跑完全程,谁知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虽然超人无数,但是在十公里处就开始怀疑人生了。


眼神变得迷离


就这样悲催的坚持了后半程,在最后的直道才找回了飞奔的感觉。


一头扑倒在终点等待的队友人群里


一二车首次汇合


从大清早开始,一车的司机大佬就盼着中午可以吃上汉堡。等到六腿都跑完,他迅速载我们到达他念叨半天的mall,我们这才发现啥好吃的都没有,此时一个个经过一个腿拉练的我们只想吃点有汤水的碳水,谁还管一个司机大佬的要求啊。谁知司机大佬突然亮出身份“Excuse me, 我是baby,OK?"

"@#¥%……&* Seriously? 你是克丁嘛?

You are the Boss Baby? So who cares you are A baby! Let's go loading!"

And, give us a massage!

You will get a burger someday!


丨第二车丨


话说一车的战事已经打响,二车哪还坐的住,性急的早早到达汇合点,好吃的把后尾箱load到关不上!司机老苏显得从容淡定,所有的交接站地址都预先输入手机,12点过就妥妥的到了腿六交接点。 大家开始和友军们各种聊天各种合影。


踌躇满志,势在必得!

话说一车在快乐地吃着越南粉,二车开始了一场苦战。下午两点多,体感温度已经上升到35度,而且大部分路段都是在trail里面,没有van  support, 全靠自己背水。可气的是明明是trail啊,难道不该绿树成荫么!结果是几乎没有一丝树荫啊,全在大日头底下暴晒。//哭死


腿七老肖,Daniel队长在烈日炎炎的正午手忙脚乱接过Frank的接力棒,又一次强迫症的拿出手机想确认路线,好一顿折腾。出了trail右转上马路,本队车辆和友军姐夫村的鼓励加油是动力也是压力。跑了3公里已经全身湿漉漉的了,中间超过的有些已经在走路(seriously?还不到3k就要走),这3k也是他本腿唯一跑到马速的。接下来的爬坡以及高温暴晒彻底摧毁了Daniel的身体和自信,借着师傅的“叮嘱”偷懒,不要push自己,按着160多点的心率跑完全程,故事不多,超人不少。


虽说身心俱疲,但是交棒给领导大人一点也不能马虎!


腿八的二娘出发前一直在纠结,背水还是不背水?不停地忙着把那条可以背水的腰带和不可以背水的腰带换来换去。当某一轮换到不可以背水的腰带的时候,该去接班了,只好不顾一车人劝告,壮着胆上了路。虽然烈日炎炎下有点受虐,但在一车辉煌战绩的鼓舞下还是强打精神超了好几人。在洗手间排队时排在前面的那位lady就告知二娘超了她,不过现在只能乖乖排她后面啦。


得了金条的二娘跑的真美


虽说腿九的Carol才跑5公里,惜命的她还是背了一壶Gatorade和一壶水上路。结果水全部用来浇头降温了,才算没有中暑。


跑前,美少女


跑后,还是美少女(真虐啊)来自友军的问候,谢谢啦!


腿十,宋斌跑得吃得,搞怪也有一手,一路无话完成任务。


天气实在热,热,热,腿十一的Yi姐毅然决定穿运动不辣上陣。


湖北妹子也是不怕辣,辣不怕,不辣不怕  ”热“


带了一瓶水一瓶运动饮料, 但热的都不想拿出来喝,也许已经晕了,好在不到7公里,否则中暑是一定的。路上居然也kill 了七八个人。 


杀杀杀


由于乌龙地误把溜达公园的路人看作交接点,腿十二的Andy被迫在开跑之前多跑了一迈。


乌龙队友找不到北,开始逛公园


小牛Andy可是维特比马后紧接着渥马,马不停蹄的迎接今天的赛事!虽说他看上去粗粗,但是重感情珍情谊,听到前线传来的不断赶超杀人的消息,心里虽然小小郁闷:说好的欢乐跑呢?说好的吃喝玩乐逍遥游呢?坚持hold住,你们爱咋咋地,我后面还有700米的大坡要爬啊!可是等到和一车汇合后Andy看到Jin Lei受伤后难过的模样,Frank满头大汗冲刺的时候,心里颇为震撼:大家都在拼搏努力,是不是也该做些什么。他陪毅姐小跑一段后,接过小黄条开始自己的第一腿。由于四天没跑了,各个关节象生了锈一样,下午五点的炙热阳光火一样烤在头上,心中只有一个念想,动起来,保持跑姿,超过前面的跑者。9.2KM的多坡路段他杀人20!回头想想,这应该是他最累的一棒。


咳咳,师傅说base期腿就跑断了还怎么训练


另一边,二车队友们一路上想着给Andy补给,但一次次错过直到终点!有点凌乱,让我静静。让人多跑,又不给补给,Andy小牛这是组织对你的考验啊!


二车的六个腿跑完比预计又快了26分钟。饭点也到了!一车吃货奔赴CNE,老苏也困意全无,车也开得比前几个腿快了些,后来才想起原来Joy就在前方。


爱心夫妻义工档(老苏&Joy)


这次大家矜持一点儿,先跟美食照个相才开始狼吞虎咽,一桌子的美食当前,大家全然没有谦让啊,一碗碗的粥和香瓜,一个个牛肉馒头茶叶蛋下去。最后要不是Jennifer和Joy强行盖住水果盆和锅子,估计那些甜瓜粥啊全进David的肚子里(大家一路调侃David为何跑步不减肥)。严重感谢亲友团林子夫妇及Joy老苏夫妇!


遍寻吃货少一人


原来梦乡备赛事

Andy是个清规戒律特别多的,比如赛前三小时不吃东西,拉伸要做三遍,以至于每次刚跑完就问Yi他下一棒什么时间开始好决定吃不吃,车上这帮坏蛋总是选择Andy跑前三小时内开始吃东西,气的Andy经常车上睡觉。这不,车还在排队Andy就下车开始拉伸了,到我们都快吃饱喝足了他才拉伸完,吃了东西按部就班的又躺在Carol铺在草地上的垫子上睡觉了。


吃饱喝足,大家横在垫子上倒在车里各自休息去了,老肖也在草地上瞎滚几下准备夜间陪跑。留着义工坚守战场等待一车到来。小憩之后,天色已黑,大家头灯尾灯反光背心全部招呼上,等待一车到来。


丨一车二轮


赛前Jin Lei ITband和hip有伤,总教头Rico帮忙贴了kt tape,带伤跑了腿一,一路上各种按摩冰敷止痛药各种手段齐上,症状没有改善,跑了20米的一小圈,还是眉头紧皱摇了摇头,仓促中大家商量让Frank跑7k的腿13,此是Frank因为正午跑到怀疑人生,晒黑了很多,Jinlei看着不忍,拿出驰名商标的防晒防水防脱妆,人人长草,花见花想的资生堂小蓝瓶防晒霜。


“擦嘛?大葛?”

"要!” 大葛心下一喜,依稀知道女儿就用这个,两个女人都有推荐,必是增白防晒之佳品。于是豪迈地到处乱抹,小黑脸秒变白煞风,面无血色,杀气腾腾。


画外音:只因为Frank涂了这款防晒霜,又带着女儿的粉帽子,一路上粉嫩白皙,引来无数好奇的,羡慕的,嫉妒的询问。后来天渐黑去,小白脸偷偷去卫生间企图洗掉,万万不曾想到,防水效果奇佳,又很傲娇很有原则滴拒绝用Tina的卸妆水,结果就一路白到了家。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Frank跑出去之后,大家激烈讨论,研读Bible,终于整明白整个赛程需要至少18个女腿。Tina面无惧色,自告奋勇跑双棒。按下不表。


自从老鱼没追上前面的长腿美眉,一路上念念不忘,自此改名小鱼。转眼14腿的机会就来了。小鱼接棒后进入waterfront trail,沿着Ontario湖边跑,有树荫和湖面涌上来的冷空气,跑起来很舒服。一半路程后离开trail,前面1k处隐约有目标,由跑姿和马尾辫判断,应该是长腿美眉,动力来了;不过对方实力强劲,距离一度变远,奋力前进,超越了几个(不是想超过你,而是前面有美女,在追她),在距离还有1km时终于跟上还有10米距离,采取跟随策略,省省力气,留待最后一刻好一举超过,如果最后几十米力量不足出现胶着状态就不好了。如其所愿,最后100米加速,顺利超过对方,交接到Luchi; 但是下一棒对方实力太强了,是否能被对方赶回来呢?


等着我的好消息!


腿15Luchi 接到小鱼传过来的金条,想嗖的飞出去,结果为了躲避围观的吃瓜群众(工作人员),差点跪在地上。此腿就是在Kingston 路一路小下坡,7k,扛着未从上午疲劳恢复的大腿,嘈杂的街区,闷热的黄昏,更是遇到了350pace的大神,killed 9 but be killed once,头回被kill内心更嘈杂(事后和其他队的队员一聊,此“老头”搞铁三,他们的队长)好吧,服了。另有刨根问底的队员到底打听出来原来“老头”只有38岁,Luchi刚刚松了口气,没料那厢领导的声音幽幽的后面传来:喂,一样的年纪,CHENG LUCHI你是怎么搞的?!



腿16 Jean的这段路线五公里不到,此时该杀的杀的差不多了,倒是开始担心不长的腿容易被杀了。两公里左右补水后更加快了脚步。虽说Jean自觉自己跑得慢,心里想着不拖后腿还能稍微kill两个过过瘾。但她具有优秀跑者的优秀素质,坚持不服输。这一程她也心满意足地嗖嗖嗖kill了4个人。再上一小坡完美交棒。


人家都单腿跑,这回Tina终于双”短“腿连发,腿17和18开始时夜色将至,她第一次带上头灯跑步,跑几步它就滑下来,前一公里基本上在跟头灯做斗争,后来干脆决定将它高高置于头顶与日月争辉,自个儿专心跑步。这才发现好像跑错了,湖边分散开的多条trail很容易误入歧途,心里知道错了,又不知道对的在哪里,这样跑出第二公里才上了正道。很快跑完了右短腿。左短腿(18腿)Tina获得队友给的补给,天色已经全黑,无奈头灯照天空,我自摸索往前行,好在市区一段多有各种昏黄的灯光,顾不得欣赏夜景,一边搜寻队友的Van一边奔跑,队友也在繁忙的交通状况下找机会补给!果真是我的眼中只有你们,你的眼里只有我啊!过了一个小公园,转眼看到Rico等在桥下指引上桥交棒,面面俱到,操碎了心啊!


十八站交接处,终于吃上顿好的了!

天亮吃到天黑,带着头灯吃晚饭

其实那盏头灯戴在林子先生头上,而我们只是专心的吃喝。谢谢林子夫妇,服侍的这么周到。感激的又多吃两茶叶蛋!


热粥极得大家的青睐,喝完了还在想念。正在这当间,百马王子Jack和congcong翩然而过,得知友军的粮仓里粥水富足,随派两强壮的去“借”。吃罢大家才感心满意足。杯盘狼藉的收拾工作就不客气的留给了后勤们(再次感谢!),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往24交换点。


交换点里三三两两的睡客散开在体育馆里。环境昏暗,很安静,所以没有多啰嗦,大家找好几个靠墙的位置,铺开休息。Luchi把睡袋让给最辛苦的Rico,商量好2:35起床。Tina为了干干净净睡觉,精精神神跑步还跑去洗澡刷牙,虽说干净了无奈怎么都无法入眠。因为二车半夜跑的飞快,比预定时间早半小时到达。多亏Tina无眠,她赶紧去拍醒陪跑的Rico,拍了两下,没反应,斗争了五秒只好狠心的戳了他三下!哎呀,真不忍心叫醒你啊,Baby!又要出发啦!


夜幕降临,听说?队正在逼近,寻找密语的旅程也已过半!一车休息的时候,二车正在第二轮的午夜厮杀。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安庆死飞价格交流组@2017